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给ko的情书(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这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郝眉正在致一门口摆pose找灵感,同来找灵感的愚公。


“眉妹啊,你也卡壳了?”


郝眉摇头:“没有,我这次的工作两天前就交上去了,最近在帮ko分担一点,可是他今天不让我动,让我好好休息。”


愚公一脸鄙视的看过去:“所以,你是来前台这里是来休息的是吗?”


郝眉摇头:“不是,我是来思考问题的。”


 


从外面买饭回来的妹子,正好听到两人的对话:“思考啥呢。”


愚公翻了个白眼:“怎么哪都有你啊,真是阴魂不散啊。”


妹子扔了个盒饭过去:“吃你的饭去。”


“谢啦,我就在前台这儿吃,正好,眉妹来说说到底咋回事?”


 


郝眉皱着眉头托着下巴:“就是……你们觉不觉的两个人在一起需要一点情趣啊。”


妹子和愚公一同点头:“当然需要啊。”


“那你们觉得除了送礼物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能让人心动的东西?”


妹子看看愚公,愚公看看妹子:“譬如什么呢?”


郝眉气结:“我要是知道譬如我就不用问你们了。”


 


愚公吃着油腻的盒饭,戳戳同在吃油腻盒饭的妹子:“你上学的时候有没有被什么男生追过,他们送给你什么,你说出来,让眉妹学学啊。”


“我?”妹子有些为难的开口。“我们那个时候,就是散步,围着学校的那个湖,再送送花什么的,都俗的很。”


 


“送花?”郝眉重复道:“可是买回去之后很快就烂了。我还想过要送盆栽。”郝眉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可是ko喜欢的花花草草都是那种名贵的很的,我送的那些薄荷什么的,只是浪费他的时间而已。”


 


“美人师兄啊,你就是想讨ko师兄的欢心呗,这不简单吗,你色诱就好了啊、”妹子面不改色心不跳。


 


愚公一口饭差点喷出来。


 


妹子纠结的看过去:“你反应这么大干嘛,又不是要你色诱。”


 


郝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早就试过了。但不能次次都这样吧,我也太没有新意了,上次给他打了一条围巾,他也挺高兴的,比色诱还高兴,虽然说两个人在一起都是食色性也,可是…日常戳心的感觉,也是很重要的。”


 


“那…我们就不知道。”妹子摇头。


 


“哎,我再想想吧。”


 


妹子和愚公带着盒饭往致一里面走,猛然一下妹子喊道:“师兄,关键心意,只要是你送的就算是张废纸,ko师兄也是会很高兴的。”


郝眉看过去,用力的点头。


 


Ko要加班,郝眉自己一个人先回家,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还在码代码的ko。


Ko似是感觉到那股子留恋,招招手,把郝眉抱住。


“不走?”


“一个人回家也没事。”


“你在公司也没事。”


“我可以帮你分担工作。”信誓旦旦的开口。


Ko摇头:“我这次有一半的工作都是帮忙,不用了,你应该多休息。”


“哎。”


“我答应咱妈要好好照顾你。”


“你居然搬出我妈来压我!你学精了。”


“嗯。”


“还嗯!”


Ko眼底的笑意藏不住:“等我一起回去吧,你在办公室玩一会儿电脑。”


愿望达成郝眉笑呵呵道:“好。”


 


郝眉坐在ko对面,就这么看着ko,思绪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要是在高中的时候就遇上ko,自己也看上ko了,那自己要怎么才能追到他?


“对了!”郝眉叫起来。


“嗯?”ko抬头。


“没什么。没什么。”郝眉连连摇头,悻悻的坐下来。


 


两人回家的路上,郝眉星期好似很好的样子,ko拉住他:“慢点走,小心摔。”


“没事,你不是在嘛。”


“嗯。”


 


郝眉趴在厨房的小吧台上看着ko切菜:“ko啊,咱们今天吃啥?”


“你喜欢吃的。”


“每天吃的都是我喜欢吃的,你做一点你自己喜欢吃的呗。”


“我不挑。”ko答道。


郝眉切了一声:“骗鬼呢,你喜欢吃鸡肉和芹菜还有螃蟹,还是喜欢章鱼和桂鱼。”


Ko眉头一抬:“你怎么知道?”


“每次吃饭你都多吃那几个,真当我不知道?你眉哥是那么粗心的人嘛?”他得意洋洋的道:“只能你对我了如指掌,我不能对你一知半解吗?”


Ko看着郝眉,柔然笑起来。


“喂喂喂,别这么笑啊,你这样的笑容很容易引起你眉哥犯罪,让我想献身给你。”


 


“嗯,吃完饭再献吧。”


 


“切,我去收衣服。”


 


Ko弄完饭菜后,发现家里没有动静,就进去阳台找人,人没有找到,却看到一张放在叠好的衣服上面的信封。


Ko打开有些古派的信封,里面是郝眉小学生字体的一封情书。


 


他这样写:


致郝眉今生最惦念的人。


 


Ko,你好。


 


你来的不晚也不早,时间和阳光都刚刚好,或许你不用说话,仅凭一个拥抱就能知道我们会让彼此欢笑。


 


你不会是我锦上添花烈火干柴的撕心裂肺。


你仅是我简单温柔,暖如初阳的细水长流。


 


我们可以去美丽的地方流浪,开最快车,喝最烈的酒,只要是你我,那样就好。


 


但愿时间不紧不慢,恰好许了你我一生。


 


若是人生必要许下一个心愿。


 


只求,你我。


 


远离疾病,岁岁平安。


 


Ko抬头去看,发现郝眉露出半个脑袋正在偷看自己。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进来:“我…想了很久,也写了好多遍,这个是最好的,哈哈哈,不能让你总是对我那么好,我也应该表示表示对吧。”


 


“郝眉。”


 


“哎。”


 


“让我抱抱你。”


 


END


 


妹子和愚公不是一对啊,他们两个是很好的兄弟,愚公不喜欢妹子这一型的,能驾驭住妹子的男人估计太少……


而且,我也舍不得,把妹子就配出去,让他们每天这么插科打诨不也挺好的嘛。


对吧……


对吧……


END

评论
热度(457)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