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你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情(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愚公一大早就歌唱着,美滋滋的游荡在致一的各个角落,郝眉和ko来的时候正好对上愚公春心荡漾的脸。


“你……有喜了?”郝眉毫不客气的吐槽道。


“去你的,你才有喜了。”愚公指了指实习生区:“有个妹子约我吃饭。”


“哦?”郝眉八卦的探出脑袋:“谁啊,谁这么不开眼居然看上你了。”


愚公翻了白眼:“能不能聊天啊,咱们还是不是一家人了?居然这么损我。”


“我只是客观的陈述事实。”郝眉一本正经。


愚公气结:“你跟着ko学坏了。”


“别这样,说说,到底谁啊。”


 


妹子带着八卦的表情走过来,指着正在找文件的女生道:“就是那个,瘦瘦小小的那个。”


“以你们女人的眼光来看,你觉得那个妹子长得如何?”郝眉一脸纠结的看着公关妹子,公关妹子嘿嘿一笑:“这个女生可能是胜在性格。”


 


Ko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郝眉。


 


郝眉怼了怼ko:“你觉得,那个女生好看吗?”


 


Ko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郝眉:“哪一个?”


 


郝眉指着:“就那个。”


 


Ko匆匆瞟了一眼,随即眼睛又转回来:“看不清。”


 


郝眉疑惑的看过:“看不清?你是不是眼睛不舒服?要不要配一副眼镜?”


 


一旁的妹子看不下去,噗呲的笑起来:“美人师兄,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病。”


 


郝眉不解:“什么病?”


 


妹子说:“嘿嘿,除了喜欢的人之外,看其他的人都是浮云都是路人甲。你的明白?”


 


郝眉立刻涨红脸,又有些得意的拍拍ko:“这个病嘛,还不错,不用治的。”


 


妹子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这个病的晚期,就是多看别人一眼都会死。”


 


愚公听不下去:“你差不多得了啊,这明显是在助长这两个人肆无忌惮的秀恩爱之风,就算是个腐女,妹子适可而止好吗?”


 


“怎么只能你灿烂不能我泛滥啊,找你那个小巧玲珑的阿妹去。”


 


愚公:“嘿,你这丫头,简直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妹子转过头,看到ko手里的保温壶:“师兄,你们两个中午又要吃什么啊,能不能带我一个啊,我交伙食费……”眼馋的看着ko手里的保温壶。


 


郝眉说:“这个啊,这个是老三要我们帮微微师妹炖的鲫鱼汤,吃饭这个问题啊,我怕ko累着,你还是不要凑到我们家来比较好。”


 


“哎,果然美人师兄你也病了。”


 


愚公无奈问道:“眉妹得的是什么病啊。”


 


“别人多看他家男人一眼,他就不舒服的病。”


 


郝眉洋洋得意的挽住ko的手:“这都是绝症吧。”


 


妹子谄媚的看着郝眉:“反正你们两个也没有要治的打算。”


 


“嘿!!够了没啊,请注意一下这里还有一只单身狗好吗?”愚公咆哮了。


 


妹子哈哈大笑扔了个棒棒糖给愚公:“吵死了,安静点。”转念看着郝眉:“美人师兄,你们给微微师姐做汤做什么?鲫鱼汤,貌似是给孕妇下奶的吧。”她睁大眼睛看着两个人:“我去,不会吧,师姐怀孕了?”


 


郝眉眉头一跳:“老三到底是从哪里把你招来的?料事如神啊,你一个月工资多少啊。”


 


“还真是啊。”愚公也瞪大眼睛:“这可是喜事啊,他们为毛不说啊。”


 


“因为红包很贵。”妹子答道。


 


“老三说ko给微微师妹炖一次汤,我和ko就有一天带薪的假期,我们明天要去拍照片,所以,今天就用鱼汤来换。”


 


“拍照?你们两个去年不是才拍的吗?”愚公回想着。


 


郝眉说:“每年一次,纪念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哟,看不出来啊,美人师兄你这么有情趣啊。”


 


郝眉:“我怎么就有情趣了?”


 


妹子挑着眉:“等你们老了之后,把这些个照片一张张翻出来,看看一年一年你们是怎么老去的,窝槽,你们两个也太会玩了吧。”


 


郝眉看了一眼妹子:“怎么这么好的话,一到你嘴里就变了味道呢,不和你说了,走着ko,咱们送鱼汤去。”


 


“嗯。”


 


第二天两个人拍完照片往家走,明天是星期天,也不用上班所以两个人都心情放松,慢悠悠的往回走。


“ko,那个化妆师,对你很殷勤啊。”郝眉酸溜溜的开口。


“打板的看你的眼神也不对。”ko默默开口。


 


郝眉笑眯眯的黏上去:“我果然是绝症晚期,别人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难受。”


“嗯。”


“嗯啥啊,你的病呢?打算怎么治啊?”


Ko低下头对上那人的眼睛:“绝症?怎么治?”


郝眉哈哈笑道:“没办法……那只能带着绝症过一天是一天了。”


“你就是药。”


郝眉眉眼弯弯道:“呦,难得,你也会说情话了。”


“嗯。”


“你要每天吃我?”


“嗯。”


“每天吃不消,还是隔两天吃一次吧。”


“那病发了怎么办?”


“这个……开个玩笑,你还来劲了是吧。”


“嗯。”


 


Ko搂住郝眉的肩膀,亲昵却不突兀:“回家吧。”


“嗯。”


 


“ko。”


“嗯?”


“你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


 


“得绝症。”


“我去,光这么听起来真吓人。”


“你明白,就好。”


“那……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也得一辈子绝症吧。”


 


“嗯。”


“我们是彼此的药?”


“嗯?”


“那我们就守着对方相依为命,过一辈子吧。”


“嗯。听你的。”


 


END



评论
热度(389)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