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我觉得我好像太幸福了一点(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其实……我私心还是不想让愚公和妹子在一起的,他和猴子还有妹子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的。


暂且还是…让他们先单着吧。


 


自从愚公上次说了自己有喜欢的人之后,郝眉经常观察他,观察的连ko都觉得自家媳妇不对劲,某一次郝眉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ko直接道:“他只是缺爱。”


郝眉立刻就没了兴趣……


再加上,愚公确实没有什么动静,天天和妹子猴子在一起打混摸鱼,恨不得肖奈和贝微微永远在外休假,再也不要回来。


 


郝眉最近总觉得自己嗓子不舒服,ko给顿了小梨盅都没什么效果,ko说要带着他去医院检查,可郝眉又死活不干,ko没办法只能自己想着法子找原因。


“你找什么?最近天天扒在网上。”郝眉吃着冰淇淋从ko身后飘过。


Ko起身拿走郝眉手里的冰淇淋:“嗓子疼不要乱吃东西。”


“哎哎哎,我再吃一口,就一口行不行?”


“不行。”


“ko,你别扔啊,放冰箱!!那个贵啊。”


Ko当做没听到将手里的冰淇淋全部丢到垃圾桶里。


“啊!!!”屋中是郝眉的尖叫声。


 


郝眉生气了,他是假的生气,他真的只是想吃一个冰淇淋,为毛?为毛?


Ko端着刚蒸好的小梨盅,放在郝眉面前:“吃吧。”


“我……我现在不想吃。”


Ko盯着郝眉鼓鼓的脸颊看了一会儿,无奈摇头:“那就迟点再吃吧。”说罢就要把梨盅拿走,郝眉眼疾手快按下ko的手。


“你!手怎么红了?”


 


Ko面无表情的把手抽回来:“没事。”


“靠,你!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有事要说,要我和你讲多少遍。”郝眉光着脚就往小房间跑,翻出医药箱之后,坐在ko旁边:“是不是刚刚蒸梨子的时候烫到了?”


Ko看着郝眉放在地上的脚,伸手把男生的腿拉上来:“别放地上,地上凉。”


郝眉小心翼翼的给ko上好药,ko看着郝眉低眸的样子……


两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全部处理好后,郝眉看着被烫伤膏覆盖的通红,噗的一声笑了。


 


“笑什么?”ko看着他笑弯的眼睛,也跟着他笑。


 


郝眉伸出手去摸ko的眼角:“没什么,就觉得自己有点生在福中不知福。”


“嗯?”


“哈哈哈,但是我知道自己在福中,也算是有自知自明了吧。”


“嗯。”


 


“ko,你有皱纹了。”郝眉摸着ko的眼角:“你又不经常笑,怎么眼角会有皱纹呢?”


“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ko回答道。


 


“那我呢?我有皱纹吗?”


Ko笑着摇头:“昨天不是还有人把你当成大学生吗?”


 


“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居然还要我出示学生证!”


“他是好心。”


“也是,学生证可以半价。”


 


好开始观察ko脸上每一个细微的细节:“时间能过慢一点就好了。”


“怎么了?”


“总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又过的太快,你看那个电视里面有超能力的,一下就……额,就时间停了。”


 


Ko察觉到郝眉话语间的不对劲:“你今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平常不会这么多愁善感。”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做梦?你昨晚确实说梦话来着。”


“梦话?我说什么梦话了?”


“什么早知道,我没听的太清楚。”


 


郝眉大笑起来:“其实,我做完梦之后也不记得了,就是觉得……我命不错。你看啊,我有爸妈,有喜欢的工作,还有你,圆满的不能再圆满。”


“嗯。”


“ko,要是早知道我会这么这么这么这么离不开你,我当时在游戏里面就应该和你结婚。”


 


Ko没有说话,只是把郝眉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或许还要更早一点,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这个秘密就不说了。


就当做是在这份感情里比你都付出一份……


这样才会心安。


 


郝眉:“ko,我能给你安全感吗?”


没有料到郝眉会这么问,ko一下就愣住了。


郝眉有些犹豫的开口,面上全是担心:“不能吗?”


“我不知道。”ko老实回答。


郝眉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


他们两个有些不一样,一个是家里长大的孩子,有点不知人间疾苦,好吧,是完全不知人间疾苦。


可ko不一样,他是苦过来的人……


郝眉能保证自己不会变心,不会离开,可是要怎么说才能让这个人明白,让他明白……


 


这件事好难。


 


想把心里话告诉别人,为毛会这么难呢?


 


Ko开口:“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啊?”郝眉立刻瞪大眼睛望向他。


“时间还长,你可以慢慢证明。”


 


郝眉一愣,立刻反应过来:“你这是在欲情故纵我吗?你又卖惨!”


 


“是你先问我的。”ko心情很好。


“切。”


郝眉拍拍ko的手臂:“喂我吃小梨盅。”


“嗯。”


“好甜啊。我说你以后别那么浪费,那个冰淇淋是你花钱的,我也是会心疼的。”


“嗯。”


“不去睡一会儿吗?昨天加班到那么晚。”


“等你吃完。”


 


Ko进房间睡觉,郝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玩着,玩着,就觉得没意思了。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在地毯上坐下。


“嗯?”


“我守着你。”郝眉笑眯眯的说。


“嗯。”


 


郝眉握住ko放在外面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人的脸,嘴角的笑意不禁上扬,眼底是盈盈的欢喜和留恋。


“怎么了?”ko半睁开眼睛问。


“看你。”


“我知道。”


“ko。”


“嗯?”


“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太幸福了,会不会招天谴啊。”


Ko睁开眼睛,把人拉上床,抱进怀里,轻轻哄道:“我比你高,天塌下来也砸不到你。”


 


“有道理。”


 


END


 


 


 


 


 

评论
热度(495)
  1. 哲的母上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