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牙痛

西泠不是冷:

郝眉这两天闹牙痛,


右边的脸肿起一小块。


ko一边把家里的糖打包藏起来,


一边哄着郝眉去看牙医。


郝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看牙医,没什么理由,就是莫名地有一种心里毛毛的感觉。小时候被妈妈拉着去看牙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郝眉急中生智,从楼梯滚了下去,然后指着自己破皮的额头对妈妈说


“妈妈,我受伤了,不能出门了!”


当然最后并没有得逞。


郝眉捂着小脸皱着眉,一只手拉着ko的结实的手臂晃


“我不去行不行呀”


这个时候撒娇显然没有任何卵用,ko冷下脸来,直直地盯着郝眉。


“不行”


郝眉嘟起下嘴唇,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戴上帽子跟着ko出门,ko看着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软下声来


“不看的话会一直痛,你乖”


郝眉还是那副样子,只不过点点头,任由ko把他搂进怀里。


到了医院,医生是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拿着小工具在郝眉的牙上倒弄了几下之后确诊,


蛀牙,得拔。


郝眉急了,拉着医生的手


“能不拔吗?!”


医生拍拍他的手背,戴着口罩,露出的眼睛带着笑


“不行,太严重了,得拔”


郝眉把求救的眼神投向ko,ko含笑挑眉,意思是你看我也没用。


郝眉认命了,瘫软在治疗床上,ko觉得他这样像是砧板上的鱼,走过去握住了他的手,郝眉手指动了动,握住。


不是鱼,是猫,爪子软乎乎的。


医生拿询问的眼光看着ko,郝眉用手指在ko的手心勾了下


“大夫,你就让他在这吧,不然我可能会忍不住伸拳头打你的……”


“……”


旁边的小护士噗嗤一笑,调侃了一句


“怎么拔个牙跟生孩子似的,还得握着手”


 ko面无表情“他生不出来”


小护士and医生“哈哈哈哈哈哈”


郝眉“……”



回到车上ko给肖奈打电话给两个人都请了假,郝眉坐在副驾驶,用舌尖顶顶牙洞里那团棉花,觉得有点怪怪的,说话都不利索。


“不许再吃糖了”


“哎呀,我知道了,怎么把我当小孩儿似的”


郝眉系上安全带,觉得有点什么不对


“你怎么也不去上班?”


“防止你偷糖吃”


“……”


“反正我在家也能做”


“哦”


郝眉抿嘴笑了笑,拉着ko的手放在自己软软的肚皮上,还揉了揉。


ko问“干嘛?”


郝眉贼兮兮地凑上去


“孩子”


ko撩开他的衣服,把手指伸进去一点,一本正经的


“白日不可宣淫”

评论(1)
热度(152)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