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给我唱首歌吧(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


愚公在开会前,一个人在小声的哼哼,第二句还没出口,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整齐划一的唱起来。


“两眼是独相随,只求他日能双归。”


 


进来送水的微微和公关妹子也接茬唱到:“娇女我轻抚琴,燕嬉我紫竹林。”


 


“停。”肖奈放下文件,打断道:“唱歌下班去,现在先开会。”


 


所有人指着愚公:“都怪你。”


 


愚公翻了个白眼:“你们自己接的下茬还怨到我头上来了啊。有没有良心?!”


 


坐在第一位的郝眉悄悄看了一眼ko,他貌似还没有听过ko唱歌。


散会之后。


郝眉拉住ko的手:“ko啊。你貌似还没有给我唱过歌吧。”


“唱歌?”


“嗯。”


Ko拉着人往办公室走,关上门后说:“唱过。”


郝眉高材生的脑子飞速旋转,在脑子里寻了一圈之后,肯定的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Ko揉着面前人的刘海:“你发烧的时候给你唱过。”


“发烧的时候?”


“嗯。”


“哪一次?”


“每次。”


 


郝眉瞬间咧出笑容:“不算,我没听到。”


“回家给你唱。”


“好好好,还有两个小时……”


 


安静下来,郝眉开始努力回想自己生病时候的事情,结果发现基本上都是一片空白。


他偷瞄了正在打字的ko一眼……


Ko立刻抬头:“怎么了?”


“我去,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嗯。”


“恩什么恩啊,回答问题!”


“感觉。”


郝眉眼角抽抽:“你可别和我说什么男人的第六感啊。”


Ko摇摇头:“嗯。”


郝眉单手托腮,直直的凝视着ko:“前天公关老妹和我说了她初恋的事情。”


“嗯。”


“她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能感觉到他的气息。”


“嗯。”ko眼中的笑意更大了一些。


说到一半郝眉不好意思起来:“反正,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吧。”


Ko伸手过来点点郝眉的笔尖:“嗯。”


“又嗯!你天天就嗯吧。”


 


门外过来送文件的公关妹子和愚公傻在门口。


愚公暗戳戳的点点妹子:看出来啊,感情经历还挺丰富啊。


妹子讪笑起来:“废话,你没暗恋过什么校花,校草之类的?白萝卜别说红萝卜,都是萝卜,还分起高低贵贱来了。”


“喂,别走啊,你原话怎么说的?”


妹子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那个人是世界的中心,中心稍微有点动静,咱们立刻就能有感觉,你说,我这是什么意思?”


“ko对郝眉用情极深?”


妹子笑说:“孺子可教也。”


 


屋中郝眉没有心思工作,上网开始收罗歌曲,满心都是晚上ko给他唱歌的模样,光是想一想郝眉的尾巴就摇起来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


 


Ko被喊下来加班了。


 


郝眉幽怨的一步三回首的往公司外面移动。


“真不要你眉哥陪你?”


“嗯。”


“你确定?”


“嗯。”


“我滚了。”


“路上小心车。”


 


Ko看着垂头丧气的男生步步颓然,心里暖暖的。


下班的公关妹子和愚公从ko身边路过:“觉得郝眉师兄很可爱吧。”


Ko看过来:“嗯。”


“不是我说啊,ko师兄啊,你这个眼神稍微收收,太宠小受对你以后的家庭地位会有影响。”妹子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胡言乱语。


她意识到什么的时候,ko的眼神已经带着危险的意味,妹子立刻怂了下来:“我这几天刚收罗了几个电影,明天就打包发给您。”


“嗯。”男人面无表情的进屋工作。


 


愚公摇头:“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


 


“算了吧,我每天在致一上班的唯一乐趣,就是他们两个之间那些让人欲罢不能的暧昧甜宠,真要他们收敛,那我还活不活?”


 


愚公这才反应回来:“你刚刚是故意的!!”


 


“你最近智商有长进,不错不错。”


 


猴子背着包从屋里跑出来:“等我呢?”


愚公表情僵硬的看着妹子远走的身影:“猴子啊。”


“干嘛?”


“哥,突然觉得女人好可怕。”


“啊?”


 


郝眉一个人在家打游戏,吃剩饭,洗完澡之后就躺在床上玩手机。


一边等待ko回来……


等着,等着,等着……


就睡了。


 


Ko回来的时候,郝眉踢了一半的被子,睡的正香。


他脱掉带着寒气的大衣,弯下身子吻了吻郝眉的眉眼。


“我回来了。”


睡的正熟的郝眉微微一动,伸手握住了ko的大拇指。


在梦里呢喃道:“嗯~”


 


然后ko去洗澡,他洗完出来之后,郝眉睡的就有些不安分,不停的说梦话,手还乱挥舞。


Ko立刻抱住郝眉,拍着他的心口:“没事,没事,没事。”


一声声的安慰着。


郝眉这才安稳了一些,可眉头却还是皱着的。


 


Ko揉着郝眉的太阳穴,慢慢的哼起曲子。


是一首很温柔的歌,没有歌词。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男人幽幽的哼着陌生的调子,一下又一下拍着男生的心口。


月柔似水,这幅场景也如涟漪一般,让心觉得温暖,一圈圈漾开,又一圈圈的悠回。


 


Ko在想,感情是表面上的占有,私下的体贴。


 


你好好睡,我守着你。


你不用害怕,保护你的人不会走。


 


在ko丝丝入扣的安慰下,郝眉不安的情绪消失,安逸的靠在那人带着肥皂气味的身上。


 


何为安心?


无言相拥,心却已知一切。


 


梦中的郝眉,又说起梦话:“ko。”


“嗯?”ko应道。


“给我唱首歌吧。”


“嗯。”


 


END


 


 


 

评论
热度(471)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