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牢锢(H)

不挑食的圆咕咚:

开车预警/OOC黑化预警/还敢吗终篇.可独立食用

郝眉一瘸一拐的出了卫生间,四十分钟左右的会议也正好结束,众人一见郝眉出来一窝蜂围过去慰问。
“眉哥你没事吧,这么久才出来,哎你脸通红啊!”愚公一个手臂勾过来揽住郝眉,郝眉没稳住差点栽倒。
“哎哎哎你别动我,我刚刚拉虚了。”郝眉心虚的把愚公的手拍开。
“你到底吃啥了啊,KO给你做的都那么健康营养的。”猴子一脸疑惑,自从有了KO这小祖宗还没怎么生过病。
“哎,我偷吃了泡椒,就拉肚子了,得了你们别问了,我没事了,回去吃药就好了。”郝眉挥着手让众人散了,隐忍着身下的不适回到位上。

一直到快要下班,郝眉才松了口气,他感觉下身像是无数蚂蚁爬过,酥麻的感觉让他心悸。
KO一会就要来接他了,郝眉不是没有见识过KO的惩罚,可之前最起码知道自己错哪了,而现在,死的不明不白。
郝眉心慌意乱的打开相册,翻了两张仅存的女神照片看了起来“哎,还是你好啊,果然男人真是婚前婚后两个样。”郝眉不禁又哀叹起来今天没能见到女神的遗憾。
终于捱到了下班,郝眉又觉得还是上班好,他不知道怎么面对KO,KO这两天的反常加之今天对他的惩罚让他害怕又困惑。
怪不得连微微都说他傻白甜,他可能永远也摸不透KO在想什么。

“KO。”郝眉牵起嘴角勉强笑了笑,坐上了副驾。
KO没有什么反应,见郝眉迟迟没有系安全带,探过身给他系上。
郝眉忐忑的见KO探过身,以为炽热的吻马上就要落下,情不自禁的闭上眼,忘记了今天的羞耻。
结果没等他多想,KO就坐了回去,开始开车。
气氛骤然冷了下来,憋在郝眉心里一天的委屈与愤怒即将到达临界点,但他并不想先开口跟KO吵,就让空气一直这么凝固着。
到了公寓,两人一前一后上了电梯,郝眉站在KO身前,跟KO保持着距离,不予理会。
只是来自后背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像是在叫嚣。
郝眉不由自主回过了头,发现KO在盯着他,那种眼神让郝眉想起野兽在瞄准猎物时谨慎而又暗藏杀意的目光,凛冽而又危险。
郝眉仅仅跟KO视线对上一秒,就快速回过了头,心跳狠狠地漏掉一拍,像是直觉一般,不安和恐惧在电梯逼仄的空间里如病毒般席卷全身。
这是他除了爸妈以外最亲的人啊,他为什么要害怕?电梯门打开那一瞬间,郝眉感觉他额头的汗滑落到了脸颊。
KO见郝眉僵硬着不动,伸手揽过他,走出电梯。
郝眉像是被定格了一般,每一步都要KO推着走,他从KO的步伐中,察觉到KO绝没有像表面上那么波澜不惊。
门被“咔哒”一声关上了,就像是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感知,房子宽敞整洁,郝眉却觉得比刚刚车里还密不透气。
郝眉想试着说些什么调节一下气氛,他刚刚在车里想过了不跟KO吵架,理智的问他到底自己哪做错了,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错,那他会道歉,之前的事也不跟他太计较。
“好饿啊想吃饭……诶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今天那样,我都没看成我女神。”郝眉故意用鼻音说话,像是以往对KO撒娇一般,屡试不爽,然而这次却没有得到回应。
“呃……我开下灯。”郝眉意识到房间里一片昏暗,夕阳的光只剩残影,将室内映照的幽暗而暧昧。
郝眉转身回到门口去打开开关,发现KO还站在原地,维持着在电梯中的眼神,只是他瞳孔微缩,像是蓄势待发一般。
就在郝眉手即将触碰到开关那一刻,导火索像是立刻被引爆。
KO熟悉的味道混杂着香烟的气味直冲鼻息,从背后将郝眉擒住,粗暴的将郝眉两手反剪到身后。
“呃……KO!”郝眉惊恐的大叫,慌乱的挣扎着,被KO一手制住两手腕,狠狠地摔在了地毯上。

请上车:http://t.cn/RVpx4Ck


链接打不开请戳微博:不挑食的圆咕咚

上篇
中篇



————————————————
感谢食用~
够不够粗长
为了弥补前两次的不足
熬夜炖肉 神清气爽
这大概能算段数低的SM吧……
看不懂我懒得写的地方我解释下……
TD是郝眉买✈杯买错了 就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在一起
女神的杂志也没有想象的重要
好就是那么简单粗暴无脑
谁让我想撸肉
然后KO之所以买了这么多道具
当然是为了好好奖励敢买TD的美人
评论请轻拍哈 开头有说过黑化预警了……(忐忑
其实我早就脑补
KO把他关在房间里锁起来 每天除了吃饭上厕所
没有活动时间
一下班就回来草他😀😀
只能想他一个人
脑子里也只有他
病态的占有欲
足以让他进局子😀😀

评论
热度(305)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