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采访致一众人(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大家好,我是单身狗联盟的特派记者,接到特快报道,说在致一科技里有一对超高颜值的夫夫,而且平时以虐狗闻名。


今天秉着不被虐死也要少半条命的决心,我站在了致一大厅了,在采访正主之前让我们先走进他们的生活,采访采访他们身边的人。


第一个接受我们采访是新手村村长愚公先生。


“您好,愚公先生,听说您和郝眉先生是大学室友,并且共浴过是吗?”


愚公先生激动的捂住我的嘴:“你小声点,上次就因为共浴这个问题,ko黑了我32G的视频,你小心点别再给他听到。”


“好的好的。”我理了理衣服,重新问道:“那这么问吧,您和郝眉的关系很好是吗?”


愚公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很不错,他就是我弟弟一般的存在。”


“哦,是吗?听说您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和猴子酒排挤他,不愿意带着他一起打篮球。”


“没有的事,这绝对的诽谤啊,诽谤。”


“是这样吗?”我有些怀疑。


他坚定的看着我:“当然了。”


“那么,请问您,您觉得作为一只单身狗,日日都在这两人身边是什么感觉呢?”


愚公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我觉得情侣都应该烧死。”


 


就在这时,我们身边走过了传说中的肖奈大神,他轻轻抬眉道:“愚公上次的优化效果太差重做。”


愚公的脸立刻就白了:“跪求您忘了我方才的话,我这就好好工作去。”


 


正好愚公离开了,咱们来采访一下大神。


“肖奈大神您好。”


“你好。”


“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发现ko对郝眉的心思呢?”


肖奈大神眉宇带着和善道:“自从ko入侵郝眉电脑的时候开始。”


“作为一个直男,大神您知道还真是不少啊。”


肖奈:“自家孩子,必须多费心。”


“大神您父爱如山。”


“确实如此。”


 


在我们与肖奈大神交谈甚好的时候,门外微微和公关妹子走进来。


微微依旧美艳大方,先是和肖奈大神抱了抱后,开始接受我们的采访。


“微微听说你从一眼看到郝眉开始就觉得他有成为小受的倾向是吗?”


微微笑颜如花:“是啊,当时我们在食堂排饭,我觉得这个男生实在的长得可爱。而且有些气质,你明白的。”


“我明白,我自然是明白的,那么当你知道ko对郝眉有意思之后,你的态度是什么呢?”


“自然是看好戏的心态,当然,我也是觉得ko师兄是好人,他们两个总给人一种天作之合的感觉。”


“哇,评价很高。”


“还可以。”


 


然后是正在和猴子聊天的公关妹子。


“您是后来到致一的,您觉得郝眉和ko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妹子看着我:“神一般的存在呗。每天看着他们两个我都觉得自己吃狗粮吃饱了。”


“对了,你是怎么看出来他们是一对的呢?”


“这不要太明显好不好,ko师兄看美人的那个眼神啊,啧啧啧,你是不在现场啊,你无法理解,那种看宝一样的眼神,真是太刺激人了。”


猴子在一旁笑出声:“ko看别人都像看空气,看郝眉就像看到什么似的。哎呦,我鸡皮疙瘩啊。”


公关妹子戳一戳正低头悔恨的愚公:“别烦了,错已经筑成,你还能如何?跪求肖奈大神的原谅吗?起来接受采访吧。”


愚公依旧垂着脑袋。


我接着提问:“那么你们能列举出一件关于他们两个人虐狗的事情。”


公关妹子嗤之以鼻的笑起来:“一件?不用列举,你现在正步走到那两位的办公室门口,耳朵听一听他们两个的对话,你就能明白,我们每天到底在咆哮些什么了。”


我反问道:“你偷听过?”


愚公和猴子纷纷以鄙视的眼光看着妹子,妹子大大方方的承认:“我听过。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只是想去送个文件,这是个意外,大大的意外。”


 


她很真诚,我觉得很扯淡。


 


我走到办公室门口,刚想敲门,就听到门内传来郝眉的笑声,干净透彻。


“ko,你看这个代码动起来就像疯了一样。”


“嗯。”


“像不像咱们那天在街上看到的那个被鼓风机吹的乱七八糟的人偶,哎呦,笑死我了。哈哈哈……咳咳咳。”


乐极生悲郝眉咳起来。


屋内是ko轻轻拍着郝眉的背,另一只手拿来晾好的白开水:“喝一点。”


“哎,好。”


我们敲门进去的时候,两人正好是一个对视的动作。


那一瞬间有些明白,ko先生平时示意什么样的眼神看着郝眉的了,那种爱慕与珍惜交杂的感情……


窝槽!


老子为什么找不到这么好的男朋友。


 


我们的采访正式开始。


“郝眉您好,您觉得ko什么地方最吸引你。”


郝眉笑的灿烂::“什么地方吸引我啊,我觉得什么地方都挺吸引我的,最重要的当然是他做饭的手艺。”


“那么ko先生呢?”


“笑容。”


果然又是面无表情的!!


 


“你们确认关系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郝眉笑道:“他套路我!”


“什么意思?”我问道。


“先上车后补票。”ko解释道。


 


 


“那么对于致一大部分人说你们两个虐狗这件事,你们两个是怎么想的?”


说道此处,郝眉似是有些激动:“这不能怪我们啊,明显是他们缺爱了啊。你看,我两个在公司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肢体接触,你说…这算个毛虐狗。”


我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桌子上的手机响了。郝眉按掉之后,接着和我吐槽平时大家指责他们虐狗的不平之处。


而ko拿着一个大袋子出门走了。


“ko这是去?”


郝眉:“他去热饭了。”


“这么准时就去了?”


“没办法,我饿的快,哈哈哈哈。”


 


我和郝眉又聊了一会儿,ko带着热腾腾的饭菜进来了。


郝眉看了我一眼:“你该问的都差不多了,我们要吃饭了,要不……你先出去?”


 


果然……情侣的吃饭时间,是容不下别人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


 


在浓郁的饭香中,我们结束了这次采访……


他们并没有挽留我,而是开心坐下来吃饭了。


为什么我自己也没有留下来的打算呢,因为ko先生看到我坐的离郝眉近了一点,他已经瞪了我很久。


我想说……


黑客了不起!


妈妈我害怕。


 

评论
热度(382)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