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衍生#刘地x郝眉】你是我的谁(十一)

总有刁民想睡朕:

前章回顾: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以下正文===================




      酒店的床?嗯,床没问题,挺大的。




      浑身赤裸?嗯,也没啥,偶尔的释放自我。




      和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在酒店床上相拥而眠,对方身上还有疑似指甲划痕和吻。。。吻痕的东西?嗯。。。嗯个屁!什么鬼!自己没那么重口吧!




      受到惊吓后的郝眉第一反应是先摸摸菊花。首先,需要强调一点,摸菊花并不代表他是基佬!真的不是!他只是想确定下和床上裸男之间没发生什么18禁的事儿而已,毕竟这个裸男他挺熟的,至少未来一段时间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真乱性了,就太特么尴尬了。幸好,菊花没问题。然后,黄瓜?额,不是他怂,裸男是刘地呀,刘地是谁,立新市妖怪旅行指南原话“立新市妖界老大,原型地狼”。WTF?和妖界老大一头狼比力量,怎么可能赢的了?如果真发生了少儿不宜的事情,他肯定是被上的那个好不好!




       嗯,很好,菊花不痛不痒,浑身除了脖子疼和记不得昨晚酒吧之后到刚才的事儿外,什么毛病都没有。




      长长出口气,幸好,幸好。




     偷偷摸摸的溜下床找衣服,一只脚刚沾地就被身后人开口叫住。身体顿时僵直,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简直不能再尴尬,郝眉懊悔死了,没事儿作什么死去什么酒吧,不知道自己是一瓶倒的量呀!脖子像电影拉出的长镜头一样慢慢转过去,来回酝酿什么话说出来不那么显尴尬,没等酝酿完就又听到刘地下一句。




      只见刘地单手枕头侧躺着,有些意味不明的看着他:“怎么,睡了就想跑?”




      等等!睡了就想跑?这话不对呀!怎么听起来像是在控诉他拔屌无情,老天爷,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个“睡”!




      或许是太紧张,郝眉完全没有注意到刘地表情其实是好整以暇。




     郝眉没留意,刘地又存了捉弄他的心思,当然也不会说破,故意顺着他的意思点点头。




     莫名菊花一紧。      




      他上了刘地?!




      他居然真上了刘地!




      要死呀!




      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夸自己真硬真尿性还是该哀悼自己真不知死活。




     酒后乱性上了一个比自己强悍的多的同性,一觉醒来想偷溜掉还被当场逮到,要怎么做才能不被对方弄死,在线等,挺急的!




     气氛实在太尴尬。




      郝眉不敢开口,刘地也保持那个姿势没动,到处乱丢的衣服仿佛在昭示昨晚有多疯狂,无论怎么看都是酒后乱性的标准配置。郝眉低头抠手指,整张脸到耳朵根都通红通红,一半是吓得,一半是尴尬的。怎么办,怎么办。




     “那,那个,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了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话。记忆中自己连恋爱都没谈过,更别提还前卫到酒后乱性一夜情了。郝眉自认为不是渣男,上了人家就肯定要负责的。但对方是刘地,传说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儿,不知道他负不负得起责。




      本来只是想捉弄一下郝眉的,没想到郝眉直接说出来要负责任。想要解释清楚的念头只存在脑中一秒就被痛快踢掉,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人主动送上门了,还有推出去的道理?




     “哦?你准备怎么负责。”




      郝眉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比较期待刘地让他负责还是更期待刘地不让他负责,他心里太乱,早就没了主意。听到刘地问要怎么负责,条件反射的接口:“就像男女朋友那样,我会对你好的。”




      会负责这话还是他看电视跟男主角学的,电视剧里男主角不小心看到女主角洗澡被发现都是说要负责,但电视剧男主角说的负责是要娶女主角,郝眉可不敢这样说。先不说俩男人婚恐怕是结不了,娶刘地这话说出来,都怕被刘地打死。所以像男女朋友那样在一起也算是负责的一种吧。




       刘地开心的嘴角都要翘到房顶去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亏得他之前还一直跟孟蜀斗,简直蠢透了,斗什么,先拿下正主的才是赢,这可是郝眉主动要和自己在一起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开心。




       骗来的媳妇儿那也是媳妇儿呀!




       从后面将人圈在胸口,扳过人脑袋吻了个爽。刘地得意的笑,媳妇儿简直萌化了呦。




     “我们先起来吧,万一让别人看到,不好。”比起来刘地的奔放,郝眉要矜持的多,他们身边这群都是非人类,来去无形的,万一谁过来看到他们裸奔,那才是想死的心都有。




      刘地当然更不愿意让人看郝眉裸体,谁敢看他媳妇儿先挖眼再说。




      郝眉先穿上衣服,然后自以为是的想着刘地被上了一晚,想必是没什么力气了,体贴的下床捡回来昨晚丢地上的衣服,想要替他穿上。虽然不知道郝眉想什么,可难得媳妇儿主动,当然是乐享其成。




      刘地继续得意的笑,嗯,我媳妇儿真贤惠。




      两人别别扭扭的起床,别别扭扭的洗漱,看到浴室地上也同样散落着的一堆衣服,更别扭了。其实主要是郝眉在别扭,他也不知道自己别扭个啥,明明刘地才是被上的那个,但看刘地却是特别坦然。于是乎相比较刘地的坦然,郝眉觉得自己更别扭了。




     收拾一通手机显示时间已经近中午,刘地说要给郝眉做饭,郝眉不愿意让劳累一晚上的人再去给自己做饭,那也太禽兽了。但是他又不会做饭,想要叫客房服务刘地也不让,看得出刘地心情不错,把郝眉也感染的心情不错了。




      两人一起回到刘地家里,郝眉被刘地按在沙发上看电视,刘地自己则打开冰箱取出食材到厨房洗菜开火。从郝眉坐的地方刚好可以看到厨房的情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似乎很久以前刘地也是这样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而自己看着电视坐等投喂。这种往事重叠的感觉好奇怪。




      像是感应到有人看他,刘地忽然回了下头,和郝眉目光交汇,相视一笑。




     没过多久,厨房就飘出阵阵香味,吃货郝眉坐不住了,溜到厨房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直接吃的。已经出锅的蛋黄焗鸡翅,水煮鱼片,炒年糕,鱼香茄子,还有锅里的炒毛蟹都是他爱吃的!伸手就要抓鸡翅,被刘地一筷子敲手背上:“先洗手。”




     流着口水洗完手把盘子往外端,这时候炒毛蟹也出锅了,刘地娴熟的从锅里倒到盘子里,让郝眉盛两碗饭一起端出去。两人上桌后只见郝眉不停地往嘴里塞食物,身为妖,他们俩本身都可以不用吃人类食物的,不过可能因为郝眉曾经是人类的原因,这些食物对郝眉诱惑力还是很大的。刘地不时夹几个菜放郝眉碗里,惹得郝眉冲他傻笑,腮帮还鼓起着,像极了小仓鼠。




      嗯,我媳妇儿就是可爱。




      待他吃完,刘地起身收拾残局,郝眉吃饱喝足伸了个大大懒腰,刘地把盘子摞在一起看着郝眉,郝眉以为他是想让自己收拾,也是,怎么能让媳妇这么操劳,站起来准备下手被刘地拦住。不明白刘地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也看着刘地。




      刘地稍稍弯下身问:“你要不要搬到我家。”




      郝眉不明就里的啊了一声。




      顿了顿刘地又继续说:“碗我刷地我拖衣服我洗,我什么都会干,你要不要搬过来跟我同居。”




     郝眉回味着美食味道,斩钉截铁的说:“要!”




     说干就干,生怕夜长梦多的刘地放下筷子碗先拉郝眉去酒店收拾衣服然后退房,郝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刘地连人带东西又给打包带回来了。




     说起来也就是巧。




     他们前脚刚走,孟蜀后脚就回来了。就这样,回来后本来是先去酒店找郝眉,结果客房说郝眉刚刚退房了。老妖怪直觉这事儿跟刘地有关,二话不说杀到刘地家里,就看到刚刚吃完饭的两人一个在厨房刷锅碗,一个坐在桌前傻笑。




     傻笑的那个人有人走到他眼前了都没有发觉。




     孟蜀弹了郝眉一个脑瓜崩,就看到他迅速捂住脑袋找罪魁祸首,看到是自己后不满的撇撇嘴:“师傅你干嘛呀,一回来就欺负我。”




     扯出来个椅子往上一坐,大翘二郎腿双臂环胸:“说吧,为什么退房,害我跑了个空。”




      郝眉知道师傅和刘地有些莫名的不对付,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刘地从厨房走出来,一边甩掉手上水渍一边说:“因为他要搬到我家了。和我同居。”同居俩字还特意加重语气。




    郝眉低头不敢看孟蜀,他知道孟蜀可能会不高兴,虽然同居是他和刘地俩人的事儿,但是当着孟蜀面,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更别提原因还是他以为的酒后乱性他上了刘地。。。更不敢说出口了。




      孟蜀一听就急眼了,地狗居然捷足先登,他才离开短短几天,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会是,郝眉想起来了什么吧。




    “郝眉,你说,你是不是打算和这地狗同居。”




      郝眉点点头。刘地挑衅的看着孟蜀,那意思很明显,人是我先追到的,现在已经是我媳妇儿,你,没戏。




     满屋子火药味一点就着,孟蜀气的想揍刘地又拉着郝眉回山里。才起身就被刘地抬手拦住,郝眉看出来孟蜀的意思了:“师傅,你别带我回去。”




     孟蜀气笑了,得,他成棒打鸳鸯了。




    “地狗给你下了什么药,你不是一直喜欢南羽那款的吗,怎么忽然喜欢上男人了。”早知道你会这么容易接受男人,老子早特么下手了。




     郝眉不自在的咳嗽几声,他之前就不该说自己喜欢南羽的。




   “师傅你别问了,反正我现在就是和刘地在一起了。还有南羽那是女神,女神是只能远观的。”  


  


      刘地笑的别提多得意,不行媳妇儿太萌了,好想先抱着媳妇儿亲口。




    

评论
热度(36)
  1. 钓智的鱼总有刁民想睡朕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