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O的生日要怎么过(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郝眉某一天在家里找大学时候的一本教科书,可是翻箱倒柜半天都没有一点影子,有些失落的坐在地板上,看见衣柜的角落里放着一个箱子,好奇 把箱子搬下来,箱子比自己想象的要重,打开箱子,看见里面的东西,郝眉的心里猛的暖了一下。


箱子里面有很多玩具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


郝眉坐在地上呆呆的翻动着箱子里面的物件,


先是上次在阳朔买的小首饰,他已经快要忘记这个东西,只记得阳朔的米线没有ko做的好吃。


 


然后是一本旅游手册是关于苏州的,他和ko还在苏州园林里面迷路,最后还是ko找到路,两个人才出的园子。


 


还有一个布袋,郝眉把布袋打开,里面是他们去各种地方的车票,火车票,高铁票,飞机票,以及两人唯一一次一起电影院看电影留下的电影票。


 


郝眉往下翻,一个铁盒子里面放的是一对草编的戒指,他记得。


这是去年去黄山的时候在山边上捡的干草,自己闲来无事就给编了两个戒指,自己以为已经丢了,原来被ko收着呢。


 


还有这颗雨花石,或者说根本就是块普通石头。郝眉自己当时嫌弃一块破石头还要那么多钱,就在路边捡了一颗,振振有词说:“反正都是在雨花台看到的石头,这个也能称为雨花石。”


Ko当时只是安静的把石头放进包里,面露喜色。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


 


盒子是满满的,心里被填的满满的,暖意盈盈绕绕占据了大脑,回忆起来那些都是美好的,甜滋滋的,眼眶有点湿,郝眉揉揉眼睛,吸吸鼻子……


把东西一样样放好,箱子摆回原来的地方,郝眉去看家里,果然被自己翻得乱七八糟,ko去买菜了,自己就整理一下好了。


 


Ko推门回来的时候,郝眉正在扫地。


“你回来了。”听到动静,郝眉伸出脑袋笑盈盈的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男人。


“嗯,放着,我来弄。”男人把菜放进厨房,转身就拿郝眉手里的扫把。


郝眉往后躲一躲:“没事,没事,你去做饭,我,我来弄这个。”


“嗯?”ko稍稍迟疑了一会儿。


郝眉哈哈大笑道:“你这么不信任我啊,以前你不在的时候,我也能做的很好的。”


Ko还是弯腰拿过郝眉手里的扫把:“现在我在,你不用。”


郝眉抢过扫把扔到地上,然后整个人像无尾熊一样挂在ko身上,ko往后退了两步,两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小心一点。”


“你快过生日了。”


“嗯。”


“有想要的东西吗?”


“没有。”ko捏着郝眉的腰肢,果然最近工作强度高,人都瘦下去,最近多给孩子补补。


“你这么无欲无求,让你眉哥很难做啊。”


Ko拍拍郝眉的背脊:“我知道,你不用费心思。”


郝眉:“说真的,只要你想,你都可以说,我肯定答应你,多难的都可以。”


 


“都实现了。”ko吻着郝眉的嘴角。


 


“什么?”


 


Ko举起郝眉的左手,拉起大拇指。


“第一件事,有一个人陪我。”


拉起食指


“第二件事,每天都能在家和你一起吃饭。”


拉起中指


“第三件事,每天都能和你说话,见面。”


拉起无名指,指上的戒指盈盈而亮。


“第四件事,每天你都想着我,讨好我,想让我开心。”


最后是小拇指。


“最后一件事,你也爱我。”


 


Ko将郝眉的手握成拳放在自己的掌心里:“我以前想要的一切,都因为你实现了,所以,我真的没有想要的。”


 


顿了顿ko补上一句:“真的,我觉得这样,就很好。”


 


郝眉呆呆的看着ko的眼睛,又去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不是知道是谁告诉过他,人拳头的大小就是心脏的大小。


 


他就这样,看着,笑着,整个人都仿佛泡在温水中一样,暖洋洋的。


 


“可生日还是要过的。”


“不过也好。”


郝眉眨眨眼睛:“你是不是想说,你和我在一起每天都是在过生日?咿~ko你越来越肉麻了。”


Ko不反驳反倒:“嗯。”


 


郝眉整个人往ko身上靠:“生日什么的,就让我来想吧,先……先亲一个。”


“嗯。”


 


夜晚郝眉从床上坐起来,ko急忙睁开眼睛:“出什么事了?”


“我知道送你什么最好了。”


“嗯?”


“你上次求过婚了还记得吗?”


“嗯。”


“我们结婚吧。”


“嗯。”ko不惊讶反笑。


“我是说真的。”


“我知道,你不开这种玩笑的。”


“那你有没有高兴一点?”


“嗯。”


“可我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魂,不想出国!”


Ko沉默了一会,从床头拿出两个小红本:“其实……我。”


郝眉惊讶的拿过小红本:“靠,你已经黑进民政局了啊。”


“求婚之前就黑过了。”


 


郝眉看着红本半是欣喜半是难过。


喜的是ko的心思。


悲的是自己想送的生日礼物,又泡汤了。


 


“ko,你觉得色诱这个礼物怎么样?”


Ko的眼睛在黑夜里暗暗发亮:“嗯。”


“嗯,是什么意思?”郝眉躺下身。


“我会帮你请假。”


郝眉眉头一跳:“我……可以换一个礼物吗?”


 


Ko摇摇头,咬上郝眉的耳垂:“不行。”


 


郝眉欲哭无泪:“这生日到底怎么过啊!!”


 


END

评论
热度(502)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