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做我的家人吧(10)完结

我是少女漫:

郝爸爸第二天就回上海继续出差了。Ko和郝眉又在爸妈家里带了一天后7号早上两人收拾好行李准备回ko老家。


郝妈妈让梅姨准备了一些好吃的,郝眉嫌重不想拿ko笑了笑接过来放在自己的行李箱里。郝妈妈笑着拍着ko的肩膀说“哎呀怎么时间过的这么快,妈妈还没好好跟你呆会呢,这就要回去了,乖儿子你们以后过年过节哪都不能去都得回来陪妈妈,听见没”ko又笑着点了点头,检查了一下郝眉的行李箱确定没落下什么东西后闭锁连同自己的准备一起提下楼。


“郝眉,你没手啊,自己行李自己提”郝妈妈赶紧拧了一下儿子胳膊。


“哎哟歪疼死我了,您是亲妈么”郝眉揉了揉胳膊拿过自己行李三人一起下了楼。


郝妈妈和梅姨一起把两人送到前院大门口,郝妈妈拥抱了一下郝眉和ko,然后拉着两人的手说“不让我送到机场那我就在这嘱咐两句吧。你们俩一定要好好过日子,要相互包容不能吵架,在外面赚钱不容易,缺什么少什么的一定要告诉妈妈,别自己扛着。平时没事多多跟爸妈联系啊,元旦一定要回来,爸妈都很想你们的。好了赶紧上车吧,别耽误了飞机”说完又再次拥抱了一下,拥抱完ko后郝妈妈笑着说“ko,好儿子,下次回来时间充足,妈妈带你去见爷爷奶奶,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ko的家乡位于南部沿海的一个城市,坐飞机过来也不过俩小时,下了飞机后已经是中午快一点钟了。郝眉从新建的家人群里发了条微信报了下平安后就跟ko坐上出租车去了酒店。因为只请了两天假,按计划今天下午去扫墓明天中午的飞机飞回北京。办理完入住后俩人简单的吃了点饭,郝眉搜了一下酒店附近的花店,买了束花就跟ko直奔去了陵园。


出租车开了近四十分钟后到了陵园。这片陵园虽然不在城区但位置特别好,一条马路之隔这边是青山另一边就是大海。Ko的父母去世那会家里没有其他大人帮忙照应也没有钱,所以起初只是葬在了市郊的一个很不正规的小乱岗。后来ko挣了第一笔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父母的坟迁到了这个城市最好的陵园里。


下了车后,郝眉抬头看了看这片青山,因为不是清明节所以几乎没有人来扫墓,只有午后的阳光和一望无际的大海陪伴着,显得特别肃穆安静。郝眉整理了一下怀里的鲜花,拉起ko的手轻轻一笑“爸妈在哪里,带我过去把”


其实郝眉注意到ko在来的出租车上就几乎没说话,只是一路看着窗外。他当然能理解ko的心情所以也很也一路也很安静。Ko拉着他的手一步步的顺着台阶往上走,在走到第14阶第14列后停了下来。Ko的父母是合葬共用一个大的墓碑,墓碑上除了冷冰冰的字外只有两张不是很清楚的照片,一看就是去世很久了。墓碑前摆着一个小香炉,ko拿出打火机和香刚要点着,郝眉把花递给他说“让我来吧”


郝眉点了好了香用手扇了扇把火苗熄灭后蹲下插进了香炉里,然后起身从ko手里拿过花后又再次蹲下轻轻地放在了墓碑前,看着墓碑上地照片,郝眉忽然感觉自己地鼻子一下子酸了,因为即使照片并不清晰,但是他看到ko地父母那么年轻,妈妈眉目清秀优雅,爸爸英挺剑眉又稍微透着一点威严。郝眉甚至能想象出ko小时候也一定像他一样惧怕着爸爸地严厉又在妈妈地蔽护下撒娇放肆,有着如正常小孩子一般幸福地童年。郝眉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微笑着看着面前地两张照片轻轻的说“爸,妈,我们一起来看你们了”说完他就流泪了。


郝眉恍惚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哭声,像是压抑了很久没有压抑住后闷闷地哭声。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去安慰,他只想让身后地那个人自由地彻底地释放他地情绪。


这是ko第一次哭出了声音。这12年期间每当自己觉得迷茫痛苦地时候他都会从打工地城市跑回来坐在父母面前,好像全世界只有这里是让他最安心最温暖最可以回归身心地地方。很多时候他也是只是跪坐着看着墓碑上地照片发发呆,给爸爸倒点酒,自言自语地说两句。然后再默默的回去继续生活。唯有一次他坐在父母面前哭了,就是十年祭守孝地三天,郝眉告白前夕。那时地他像是在黑暗里挣扎了多年后终于看到了一束光照进自己生活,然而那束光却瞬间彻底消失了,他所怀揣地所有希望所有热情也随即全部落空。那三天他没有合眼一步都没有离开碑前,所以当他三天过去回到家后,185那么高大地一个人却像只剩下了一层空皮囊。


然而老天还是垂爱他的。现在,眼前,他生命里唯一的这一束光正好好地在他面前对着自己地父母说话,却也是12年来第一次不再是他自己来这里。如果说在郝眉地父母面前是他不想哭的厉害才紧咬牙齿地话,在自己父母面前,什么紧绷地弦一瞬间都崩掉了,他在这个世界最亲近地三个人以不同地形式终于都在他的面前了,他只这么想着就已经泪流满面。


临走时ko和郝眉一起对着父母地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郝眉牵起ko的手擦了擦他地眼泪,转回头对着墓碑说“爸妈,以后我们每年都会回来看您二位,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生活一辈子,ko就交给我吧”


 


走出陵园后,郝眉说不想直接回市里,于是两人穿过马路拉着手沿着海边慢慢地走,下午三点多海边,波光粼粼,海浪扑打着海滩,远远地有人在冲浪嬉笑声渐渐地传来,这么宁静舒服的午后氛围渐渐地让两个人的心里不再那么沉重。


郝眉走着走着停了下来,ko转过身看着他。只见郝眉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很小的针织线包,打开线包郝眉往自己手上一倒,两枚大小尺寸略不同的戒指掉落出来。郝眉看着略惊讶的ko,笑着上前牵起ko的左手把略大的那一枚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然后笑着说“你知道我为筹备这次的事情准备了多少么,背着你买戒指再带来直到今天给你戴上前,我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你发现。这下终于安心了,ko你跑不了了,这一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ko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刮了一下郝眉的鼻子,从他的手心里拿过另一枚戒指后牵起郝眉的左手慢慢地戴到他地无名指上,然后笑着说“郝眉先生,彼此彼此”


在抱住ko地那一刻,郝眉觉得他终于实实在在地为ko做了些什么,也终于实现了他和ko地梦想。两个人一辈子地时光还很长,一起慢慢地走下去把。




“ko,我是不是没正儿八经地说过”




“嗯?说什么”




“我爱你”


 


 


END


----------------------------


我在word里敲完最后一个字后保存了文本,又回过头把整个这个系列看了一遍。再看一遍时有点小遗憾更多的还是不舍得。这几天一直都在写这个系列渐渐地把自己写进去了,情绪一时半会居然收不回来,但是从最开始想写不知道怎么下笔,到中途思路展开渐渐脑洞变多,再后来琢磨细节开始拉长篇幅,到今天终于终结了。我开始彻底愿意相信平行世界里有这俩个人穿插在我们生活的空隙里幸福的生活着。


感谢一直从头开始追我文的小天使们,你们给了我很多建议和鼓励,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我不是专业写作的,写的自然比较幼稚但是你们还是那么喜欢看,笔芯已经无法表达我的感谢啦。


哈哈哈,今天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追我文的小天使的生日,也是执着于让我开车的哈哈,晚点趁驾校没人偷个车开一下吧,算是生日贺文,可能会根据写的状况考虑是不是公开,毕竟估计比独轮车还难开。


我们下篇k莫暖文,再见啦,么么哒,笔芯!

评论
热度(129)
  1. 钓智的鱼我是少女漫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