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 娃娃

海晴森:


郝眉总嫌自己的钥匙链丑,店里卖的男款钥匙链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种类型,他都不喜欢。


也不是说不能用女款的,但是那些好像看着都挺花里胡哨的,又是水钻又是毛绒的,就连金属的也都是小熊什么的,更符合女孩子的审美。


他也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比如小狗什么的,但是要让他把小熊当成钥匙链,他觉得画风太诡异。


有一次郝眉看见一个巨大的娃娃款的,穿着粉粉嫩嫩的蕾丝裙,比KO的手掌都要大,他觉得那简直就不是钥匙链,是芭比娃娃吧,那还能用吗?他不能理解。


郝眉也想要一个娃娃的,但是不想要那么大的,他跑去找KO表达意愿。


反正他不管是想吃什么,或者想干什么,想要什么,第一时间肯定是去找他心中万能的KO。


而KO也从来没辜负他期待的小眼神。


KO正噼里啪啦的码代码,郝眉一脸乖巧的挪到他身边,扯扯他袖子。KO转过来捏捏他的脸,


“你说你想买什么?”


郝眉说,“娃娃。”


KO有点小诧异,又问他,“什么娃娃?”


“好看的娃娃。”


KO默不作声,迅速完成了手头工作,收拾了东西带他出去逛街。


他和KO逛了一下午的街,除了收获了无数妹子们的花痴目光和窃窃私语,什么也没买到。


郝眉很郁闷,决定以后还是少去饰品店。


第二天早上,郝眉决定去咨询一下微微,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愚公也拉上。


愚公茫然的看着他,“干什么?”


“开会。”


等到愚公知道是开“夫人会”的时候,他眼珠子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你们闺蜜聊天干嘛扯上我?”


“这还不是因为…”郝眉故意顿了顿,“你现在和我们可是一个世界的嘛~”


微微“噗哧”一笑,“愚公师兄,美人师兄说的对呀,多交流交流,增进感情嘛~。”


“对个毛啊!老子哪有你那么弱?”愚公愤愤还击,又转过来对微微说,“微微师妹,你学坏了啊~”


“你哪儿比我强了?”郝眉昂起头,挺起胸膛质问愚公。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看了看手表,故意咳了咳,露出一脸八卦的表情,“时间差不多了啊。”


正说着,一个长的清秀的男生走了进来,穿着妥帖的西装,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恭敬的走到愚公面前,


“于先生,这是少爷让我送来的。”


愚公露出很不待见来者和玫瑰的表情,一脸嫌弃,“有病啊天天。老子哪有那么多地方放~”但还是一把接过来。


郝眉和微微相视一笑,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嗯,甄少祥送的。


每天。


99朵玫瑰。


上面附一张爱心小卡片:爱你的第21天。by 甄少祥


不是甄少祥不想写老公这样的爱称,是怕于半珊让他睡客厅。


愚公看见小卡片的时候嘴角抽了抽,虽然已经连着21天收到,还是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忍不住又说了句,“烂俗。”


“真水对愚公师兄还真是一往情深,每天雷打不动。”微微捂着嘴笑。


“嘿嘿…那必须啊。”郝眉往愚公身边一站,搂住愚公,“就我们珊珊这长相,肤白貌美的,甄少祥还不被他迷的七荤八素的。”


“哼哼,没有你肤白没有你貌美。”愚公推开他,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好了好了,师兄们,你们到底是过来干嘛的?”微微及时打断他们无休止的打闹。


“哦哦哦,我都给忘了。”郝眉拍一拍脑门。他露出一个很愁苦的表情,“微微师妹,我想要一个娃娃。”


“靠!老子就说你想领养孩子,还不承认!”愚公一脸问罪的表情指着郝眉。


“不是吧,美人师兄,你真的想要个孩子?”微微震惊地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郝眉一脸无语,“你们脑洞真大,我只是想买个钥匙链而已。”


“无趣。”愚公瞬间失去了兴趣,“那就买呗。”


“不是,我今天和KO出去逛街,逛了一下午都没买到合适的。”郝眉忧伤无比,“我就想要个娃娃的,可是它们都好丑。”


“美人师兄,你到底想要哪种娃娃?”微微觉得他想买娃娃让人觉得有点莫名的萌,想笑,又忍着装出很认真的样子问他。


“我也不知道啊,好看的娃娃就行。”


愚公很是无语,原来把他叫过来就是为了讨论买什么娃娃不娃娃。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属于这个协会。


“娃娃是什么鬼?不是女孩子才喜欢的?”愚公无法理解郝眉的世界,他想了想又说道,“哦,我知道了。你如今转性了。”


郝眉也不生气,拱一拱手,“彼此彼此。”


“你就为了买这么个小玩意儿拉着KO逛了一下午?还没买到?”愚公问道。


“嗯。”郝眉点点头。


“矫情,太矫情了。”愚公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美人师兄,你可以在网上看看呀,种类应该不少吧。”微微提出建议。


“我记得KO是请假和你出去的吧?被扣钱不心疼?”愚公又问道。


“工作完成了行不行?于半珊,叫你来是提出解决方案的,不是说这些废话!”郝眉很不耐烦。


“KO大神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愚公眯起眼睛笑了笑,“嘿嘿…我们这种无名小辈就更解决不了了。你多和微微师妹探讨探讨。我还有工作,我先走了。”愚公转身就准备出去。


“哎哎哎,等下。”郝眉叫住愚公,


愚公转过来,“又怎么了,我的眉哥。我真的挺忙的。”


“你那么嫌弃这花,给我一支行不行?”郝眉嘿嘿一笑,说着就要去抽一支出来,“我想送给KO。”


愚公眼疾手快的把花举的高高的,“借花献佛?”他“啪”地打掉郝眉已经探过来的手,“不行~想送人自己买去。”


“于半珊你怎么这么抠,你那花都堆的没地儿放了,给我一支又怎么了?”


“我乐意晒干了泡茶喝行不行?”愚公边说边退出来。


猴子真好路过,就被捧着花的愚公撞了个满怀,一大捧玫瑰全怼在猴子鼻子下边,呼吸里一下子全是浓郁的花香,郝眉又追出来,抢过他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接着去追愚公,边追边喊,


“于半珊,你以后别想蹭我家KO的饭!”


猴子看着两个人开始了幼稚的没完没了的打闹,忍不住吼了句,“大清早的,你们两个还要不要脸了?!”


“不要!”两个人异口同声。


猴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憋了一秒钟又吐出来,安慰自己,“淡定淡定…就当吃了早饭了~”


微微耸了耸肩,去找她家大神了。


最终会议无疾而终。


晚上吃过饭,郝眉枕在KO腿上吃葡萄,吃一颗就把籽吐在KO手里,KO跟投喂小动物一样,一颗接着一颗。


趁着KO剥皮的功夫,郝眉像在问KO,又像是自言自语,“难道我真的很矫情?”


KO把剥好的葡萄递到他嘴边,“怎么了?”


“就今天啊,我跟微微师妹还有愚公说我想要个娃娃的钥匙链,结果没买到合适的,愚公就说我矫情。”郝眉坐起来,双手揽住KO的脖子,嘟着嘴,“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矫情。”


KO停下手中的动作,“嗯。”


郝眉显然没想到KO是这个答案,嘴嘟的更高,“你说真的?”


KO又喂他一颗,“有我在,矫情是应该的。”


郝眉立马又变得喜滋滋的,眉里眼里都是笑。他想了想,“那我的娃娃怎么办?”


“我来解决。”KO把最后一颗往自己嘴里塞。


郝眉急了,伸手就要拦,“哎,你怎么自己吃了。”


KO停了下,还是把葡萄塞进了嘴里。


郝眉哼了一声,撒娇道“我还想吃的。”KO揽了揽郝眉的腰,两个人几乎就贴在一起了。


郝眉脸微微有点粉粉嫩嫩的,脸上却是坏坏的笑,他看着KO的眼睛,“我真的还想吃的。”不等KO说什么就亲了上去,和KO吃最后一颗葡萄去了。


真的很甜~


过后没几天,郝眉就把娃娃的事儿给忘了,他这人对什么都感兴趣,爱好也广泛,每天过得充实又幸福,再者并不是什么大事,加上KO也没有再提过,这事儿好像就这么翻篇儿了,


直到一个月后的某天,郝眉收到了一个很大的盒子。


他倒是也没有很惊讶,KO经常给他买东西,他都习惯了,但是每次的反应都好像第一次收到礼物,非常的开心,开心到撒欢儿。


公司里八卦的群众立即围上来,虽然知道是狗粮,虽然事后肯定要哀嚎着被虐,但依旧乐此不疲。


盒子包装的非常精致,郝眉按耐住激动的心打开,看见东西却愣住了。


一套陶瓷娃娃,有大有小。


再一看,貌似很像自己。


反戴帽子的自己,掀起刘海的自己,蓝色卫衣的自己,点点衬衫的自己…


突然就想起来之前和KO闹着要娃娃,都过去一个月了,他都不记得了。


“我来解决”KO的这句话突然清晰的回想在耳边。


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自己都忘了,可是KO还记得,并且这么用心的…郝眉有点感动。


吃瓜群众已经开始尽职的发表吃狗粮的心情了,一人拿起一个看起来,


“哇,美人师兄,这些娃娃长的好像你啊,好可爱啊~”微微冒着星星眼,一脸小女生的表情。


“这是陶瓷娃娃么?但是感觉比那些卖的要精致啊~”同事A认真瞅了瞅。


“这哪里订做的啊?手艺很不错啊,真的抓住了我们眉哥的神韵。”


刚赶过来的愚公也挤进来看了一眼,“这什么玩意儿?俄罗斯套娃?”


众人开始嘲讽他,“愚公,你不仅成语用的不行,怎么视力也下降了。这是KO送给郝眉的陶瓷娃娃。”


郝眉拿起一个娃娃,怎么看怎么喜欢,他拿起手机打电话,声音里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开心,“KO,你在哪儿?”


“马上到公司。”


KO听到郝眉声音如此欢快,立马就知道是陶瓷娃娃到了,脸上也洋溢着春风般的笑容。


一个月以来的辛苦,都在此刻化为乌有。


刚进了公司,郝眉就冲过来抱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KO,我好感动。”


众人看见这场面,都一个个笑着散了,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你喜欢就好。”KO弯着嘴角揉揉郝眉的头发。


“我超级喜欢。”郝眉抬起来看着KO,“我不是因为娃娃。而且因为你对我这么用心。我其实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但是你给我的远远超过我想要的。”


“嗯。”KO松开郝眉,捏起郝眉手里的娃娃,“捏的不算好。”


“是你自己做的?”郝眉吃惊地问,


“嗯。拿到景德镇烧制的。”KO点点头,“觉得这样比较好。”


“你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都不知道?”郝眉问道,想了想,“可是,你捏的这么好看,是不是学了很久?”


“你睡着的时候。”KO宠溺的看着他,“这个不难,很容易。”


怎么会不难。郝眉知道KO只是不想让他担心罢了,那这一个月KO是不是睡得时辰很少?自己真傻,居然都没有注意到,郝眉想到这,顿时心里涩涩的。感叹道。郝眉啊郝眉,你还真是不称职!


“KO…”郝眉又重新抱住KO ,闷闷地叫了他一声,


“嗯?”


“你对我太好了,我怕我还不起…”


“那就不要还了。”KO捧起郝眉的脸,手指覆上郝眉的唇,轻轻的吻了上去,带着无限的温柔和缱绻…


                                                                  end


后记


于半珊无意当中和甄少祥说了这件事。


甄少祥还以为他也想要娃娃,一脸豪气的说,“你也想要娃娃?这个好办啊…”


于半珊横他一眼,“鬼才喜欢娃娃!你要是敢拉一卡车娃娃送到我们公司门下,你就再也不要想上老子的床。”


甄少祥面上一滞,转而又赶紧哄于半珊,“不会不会。我哪有那么俗气。”


结局是,甄少祥自己设计了一个玩偶,送去厂子里加工出来,包装的异常精美的放在了床上,等待着于半珊的夸奖。


是的,我们甄大少爷业务爱好是花漫画,花的还不错。


回家的于半珊拆开一看,懵了。


设计的非常…怎么说呢,别人一看就知道是甄少祥,嗯,对,甄少祥按自己的样子设计的。


甄少祥一脸得意的说,“怎么样?喜欢不喜欢?”


于半珊其实想说还不错,但是他觉得他要是一夸,甄少祥简直要上天。


他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神经病啊,把你自己弄上去干嘛?”


“你看出来是我啦?”甄少祥笑得更开心,又换了一副垂头丧气的面孔,“我也不想的,还不是你老把我赶到沙发上,我想让他代替我晚上陪着你~”


愚公在心里骂了一句,你个傻缺!默默地觉得有点小感动。嘴上却说,“那好。那你今天睡沙发。”


“又睡沙发?”甄少祥委屈的快哭了。


“试试这个玩偶好不好用。”于半珊有意逗他。


甄少祥觉得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面上懊悔的很。


于半珊看着甄少祥,只觉得此刻他耐看的很,他拎起玩偶,扔给甄少祥,清了清嗓子,“今晚让它睡沙发。”


“啊?”甄少祥愣了下,又瞬间露出笑容。

评论
热度(401)
  1. 撩吧青风海晴森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