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今天我做饭

故人南延:

今天和表弟出去吃火锅,想起这玩意不用任何技巧就能做的好,实在是哄人疼人的必备佳品。


脑洞一开就刹不住了。


--------------------------




今天我做饭


 


郝眉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男人就算和ko在一起,就算是下面的那一个,他也不觉得这和自己是个好男人产生矛盾。


既然两个人在一起搭伙过日子,就要相互依靠,守望相助才对。


仰头在椅子上转了好几圈,忆起往日常态,郝眉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依靠ko了一点,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ko帮自己做,自己能为ko做的貌似……没有……


转动着眼珠,偷偷去看对面低头码代码的男人,却正对上男人看过来的视线,男人疑惑的看着郝眉:“怎么了?”


郝眉双颊泛红,而后灿烂一笑:“没什么,我就是随便看看。”


Ko点头然后又去码代码,郝眉舔着嘴唇,开始反省自己,自己这个男朋友真是太不称职了,微微师妹都知道给老三带个饭什么的,反观自己,貌似早上连衣服都是ko给穿上的。


也是时候做些什么了。可是…要怎么才能让ko感受到自己的心意。没谈过恋爱的美人,陷入的了沉思。


郝眉单手托腮毫不掩饰的直视对面的男人,不由想到要是ko能多依赖自己一点就好了。


 


正巧过来送文件的愚公目睹着这一切,叹气道:“这个世界还能好不能好!大白天的眉妹就用这么媚色入骨的眼神盯住他家男人,白日宣那什么,也不能这么明显啊!没羞没臊啊,还想不想好啊!”


偶然路过的猴子给愚公递了一瓶水:“习惯就好!”


愚公大喊一声:“习惯你大爷!”


 


郝眉刚开始盘算怎么能让ko更加依赖他的时候,致一就接了一笔大单子。


微微师妹怀孕了,老三日日家里公司两头跑,大神虽然等级高,也经不起这么消耗,这天开会,老三宣布了一条人事变动。


“由于内人近期需要我在身侧,ko暂代主程和领导职位。”


郝眉立刻向ko看去,只见ko点头:“知道了。”


“散会。”


 


快人一步的郝眉拉住ko,诧异的问:“你就这么答应了?”


Ko拍拍他的脑袋:“嗯,等忙完这阵,我们去峨眉山还愿。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我会安排好的。”


郝眉握住他的手:“我不是担心吃饭的问题,我是担心你的身体!你眉哥是那么没有良心的人嘛?”


会议室里还剩下四个人,k莫小两口和整理文件的愚公和猴子。


郝眉此话一出,ko不见情绪的脸上晕染上一星半点难以察觉的欣喜,嘴角都有些抑制不住的上扬,他将放在郝眉头上的手,移到他后脑勺,只要稍稍一用力,两人就能亲上。


可是……


屋中还有闲杂人等。


“你们两个先出去。”ko的视线牢牢的固定在郝眉的脸上,头也不回的对那二人发布命令。


猴子和愚公立刻抱着文件跑出会议室,还懂事的帮二人把门关上。


站在门外的二人,立刻听到紧闭大门的会议室内,传来暧昧不明的声音。


愚公悲愤的咬牙道:“告诉我,如何才能优雅的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猴子摇头无奈:“我说过,习惯就好。”


 


郝眉的任务很多,基本上都是些动脑子的活,只要计划正确思路清晰,很快就能将东西做出来,一开始大家还在同情他拿到那么大工作量的任务,可是郝眉自己知道,这些都是他极度擅长的东西。


省状元的脑子不是白瞎的,当年的成绩也是真才实学,大量繁杂的工作在他手里几经转变后思路立刻被连成完整的一条线,飞速的完成任务。


 


当他完成自己的工作,独自一人先回家的时候,冰箱里是做好的饭菜,热了就能吃……


Ko还在公司加班……


他吃了吗?


他肯定没吃!


要不……


不由自主的一笑。


心里有了想法之后,做事立刻就快了,加快速度动起来,郝眉满面喜色。


Ko很强大,强大到不需要自己的照顾,自己也照顾不了他什么,所以,郝眉心里清楚他能做的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但,只要他能做到,他愿意博君一笑,费尽心思。


 


拎着热乎乎的饭菜回到致一,还有两三个加班的人,看到他都有些惊讶,可是见郝眉手里拎着饭盒,一副标准的小媳妇千里寻夫的模样,众人自觉地懂事地闭了嘴,安静的工作起来。


敲敲门,门里没有人应声,郝眉觉得奇怪,又敲了两声,这第三下还没有敲下去,就被一股力量拉了进去。


还没反应过来,双唇就被人堵住,攻城略地浑身被紧圈着,动弹不得,那人侵占的意味明显,等到被扒光压在办公桌上的时候,郝眉才喘息道:“你!先吃饭!”


Ko咬住他的耳垂:“不急,我先吃你。这才是正餐。”


抽泣哭喊中的郝眉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事后,ko将半睡半醒的郝眉抱到沙发上,男孩脸上红潮微消,眼里还含着盈盈似水的光泽,比自己小一些的手,拉住自己,只听见男孩低喃道:“吃饭~你记得吃饭~”


Ko吻着他半开半阖的眼翦:“我知道,你先睡,我一会儿带你回家。”


男生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安心的闭上双眼。


捏着男生的耳垂,ko低头注视着沉睡的人,挑动着他头上顺直的刘海。


这辈子真的是栽了啊。


打开饭盒,饭盒被事物撑的有些鼓,他打开后还飞出一些被压得太紧的蔬菜,装餐盒的纸袋里放着两份餐具。


原来,他还没吃啊。


 


郝眉前几天问过ko还没有什么心愿,ko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老实回答说:“现在有你,没有别的愿望。”


脸红成云霞的郝眉,张牙舞爪的追问:“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有任何愿望都能告诉我,你眉哥言出必行绝对准守。”


Ko:“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郝眉当下一怔,立刻心疼的冲到某人怀里:“没事,以后我们餐餐一起吃。”


他自然没有看到,某位卖惨成功男士不怀好意的笑脸。


 


两个星期后,案子顺利通过,肖奈当下就宣布放假,郝眉一蹦三尺高,立刻拉着ko往超市跑。一边走一边喊:“今天,我做饭。”


Ko看他大手笔的往购物车里塞东西,一副要做满汉全席的架势,本想出手阻止,可见他笑的那么灿烂,欲言又止,算了,千金难买美人笑,何必破坏那人的一片纯良的心?


Ko坐在沙发上,十分不放心的盯着在厨房大闹天宫的人。男生正小心的切土豆,嘴角的微笑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满足。


此刻阳光正好,从阳台洒下的光泽,将男生围绕,他好似天生都属于阳光,ko拿出手机偷偷的拍下这一幕。


画面中,男生咬着嘴唇有些苦恼的面对厚厚的土豆片,满脸的困惑和委屈,一身蓝白相交的围裙,总是让人想起从前难看的校服,光阴交合间,围裙的款式看不清,只见那件蓝白相交的围裙,将男生称的格外稚嫩。


Ko不经有些后悔,若是能从小就遇见这个人该有多好。


 


大约一个小时后,阳台只残留最后一点余晖,天暗了下来,郝眉端着大锅,气势汹汹的喊道:“咱们今晚吃火锅!”


Ko看着那些切的歪七扭八,形状各异的蔬菜,不由得开怀。


吃到最后当然,是“正餐时间”。


Ko不断在郝眉身体里索取,坏心眼的与他耳鬓厮磨就是不进入重点,见郝眉瘫在那处动弹不得,眼中含情瞪着自己:“你干嘛!折腾什么呢?快点啊!”


那人今天特有耐心的接着不找重点,凑近男生耳边,轻轻一舔,惹得那人一阵战栗,他轻笑道:“你……今天为什么要做饭?”


郝眉此刻正是欲火焚身难受的时候,偏偏那人不解风情的不肯让自己痛快,脑子一热道:“废话,我心疼你啊。”


“为什么心疼我?”那人接着在他身体里慢慢移动,加大空虚感。


“你心疼我,我也心疼你,咱们是两口子,当然要互相心疼!”


Ko满意的挺身,恶狠狠的开口:“你只要乖乖的被我心疼就好了。”与恶狠的语气完全相反的是柔情似水的眼睛:“你只要依赖我,就好像我依赖你一般。”


 


完全失去意识前,是ko一声叹息般的语气:“你都不知道啊。”


郝眉暗想:“你个木头脸,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从那之后,ko更加心疼郝眉,一副势必把媳妇宠上天的神态,肖奈暗暗记下后,回家照搬着对微微好,夫妻恩爱情深。


 


“为什么受伤的永远是我?!”愚公站在办公桌上,指着窝在ko怀里睡觉的郝眉。


先是被ko一眼瞪的下了桌,后是全体致一成员的统一回答:


“愚公啊!习惯就好!”


 


End



评论
热度(471)
  1. 死守k莫一百年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