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厌食症

故人南延:

愚公和猴子最近很郁闷,不是因为堆积如山的工作,也不是老三和微微师妹瞎人眼的秀恩爱。


而是郝眉!


对于宿舍三个人来说,郝眉的存在就是可以随便欺负顺毛的软萌弟弟,除了那家伙一张长不大的娃娃脸之外,得罪他之后一餐饭就能解决,三天就能忘得干净,决不放在心思。所以总体而说这个小子还是很人讨喜的。




可是,这个讨喜的小子最近和他们关系疏远了,倒不是郝眉的过错,归根结底是那个正在帮郝眉倒水的ko。




自从ko来了,美人就变成了k家人,一靠近郝眉就要被瞪,稍稍和郝眉亲近一点就要小心电脑里的文件。


占有欲这个东西真是旁观者伤心,兄弟伙流泪。




发现郝眉不对劲是在某人入住他家之后,愚公和猴子很郁闷,虽然他们一早就知道ko对自家兄弟图谋不轨,但是,郝眉一直都处在懵懂状态,所以,短时间内他们并不担心ko能把美人拿下。




此时郁闷的二人正靠在椅子上,一派家长模样眯着眼睛窥看正在奋力当码农的ok和美人,正好是中午放饭时间,微微师妹拿来公司统一订的外卖,奇怪的询问正在监视人家小两口的二人。


“师兄,你们干什么呢?”


愚公头也不转的嘘声道:“嘘,师妹,我们正在研究人类行为学。”


“人类?行为学?”


猴子撇嘴道:“师妹,你不觉得最近ko和美人很不对劲吗?”


微微恍然悟到立刻转头看去,自然道:“ko不是在追美人师兄吗?这都登堂入室了,怕是很快就能名正言顺了。”


“啥?”二人转头椅子慢慢转过来。


微微明媚笑说:“大神说的。”


“靠,老三真的打算让眉哥去和亲啊。”


二人瞪着还在工作的美人和ko,突然身后响起肖奈淡然的声音:“是招婿。”




“哎,终于弄完了。”郝眉伸长胳膊撑了个懒腰,舔着嘴唇看着ko,眼睛都笑的弯弯:“ko,我饿。”


“嗯。”沉默的男人从桌下拿出纸袋,起身往茶水间走去。


郝眉喜上眉梢的趴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茶水间,很快ok带着四个饭盒走出来,郝眉立刻推着自己的椅子坐到对面和ko并排。




打开饭盒,香味立刻就溢出来,然后四面八方伸过来来带有觊觎目光脑袋,被ko一个接着一个瞪回去。


郝眉拿出筷子,放在两人面前:“吃吧,吃吧。”


“嗯。”




肖奈意味深长的笑说:“看来是时候了。”


不明所以的观战三人立刻转头看向大神:“啥?”


肖奈摇头,牵起微微的手:“我带她到外面吃去。”




眼看着情意绵长的二人远走,愚公和猴子捧着油腻的外卖郁闷的去看吃的正欢的郝眉,他身边面无表情的ok吃着排骨,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郝眉。




愚公戳了戳猴子:“我觉得老三不是在招婿。”


“我也觉得。”


“他根本就是在用美人计,平天下。”


“你说老三在古代会是个什么身份啊。”


愚公抽着嘴角道:“暴君。”




有些事情不太对,就连郝眉自己都意识到了,他次次吃饱喝足之后就会思考,ko如今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除了洗澡之外,很多事情他都帮自己做了,包括早上起不来被强制性的穿衣服。


照顾儿子都没有他那么细致。




趴在桌子上郝眉抑郁的想着,ko要是走了,自己可怎么办啊。




事情发生在三天后。


刚到公司,ko就被肖奈通知需要出差三天,马上就走。


Ko本来觉得奇怪,肖奈不是这样没有计划的人一般这种出差的事情再着急也会提前通知。


接收到微微师妹暗藏消息的眼神,他也算是了然了。


装出信之不疑的模样,ko嗯了一声之后,便回去收拾行李了。


郝眉瞪大眼睛见ko走远,又去看肖奈,最后低下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两个小时后,郝眉接到ko的消息【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记得好好吃饭。】


【那你记得早点回来。】


【嗯。】




见ko不在,愚公和猴子光明正大的把爪子攀上美人的肩头:“美人,别哭丧着脸了,深闺寂寞了?”


郝眉把他放在肩上的手怼开:“滚,你才寂寞!”


猴子从另一边攀上他的肩头:“别啊,眉哥,你们家ko今天不在,咱们正好联系一下感情,你算算咱们三个多长时间没一起吃饭了!”


郝眉低头看键盘,想到ko今天不在就意味着他今天没有早饭,午饭,下午茶,晚饭,宵夜。


一拍案:“行,你们想吃什么?眉哥我请了。”


愚公兴奋的拍了郝眉一巴掌:“不愧是有产阶级啊,这哪是美人啊,这简直就是眉少啊。”




下班后,二人嘴上虽然叫嚣着要狠狠的宰眉少一顿,最后三人还是去了街边的大排档。


这次吃饭两人有个想法,就算不能点醒眉哥,至少也要给他提个醒啊。不然日后这家伙被吃干净了,还怪他们一开始不提醒他。


话题不能直接挑明,二人先乱扯着别的东西,还不忘扫荡桌上的食物,几杯酒一下肚,两人立刻就把正事忘了,酒精的作用下,二人开始鬼哭狼号的呼喊妹子。


二人呼喊的太投入,甚至没有发现,郝眉每个菜只吃了一口后,再也没有吃下第二口。


看着两人在不断的唏嘘对于一生伴侣的需求。郝眉满脸通红,为什么提到过一辈子的人时候,他脑子里满是ko。


不行!ko是男的!他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可是…男的又怎么了?


他扪心自问:




如果ko找了女朋友怎么办?


还是能怎么办,必须把她赶走啊。




自己找女朋友呢?


为什么要找女朋友,哪个女的能有ko对自己这么好,放弃ko和别的人在一起,自己又不是有病。




难道要和ko过一辈子?


郝眉猛地想到,为什么不能和他过一辈子?他们现在这样多好。




提起筷子又吃了一口菜,一种强烈的反胃感袭来,皱眉想起自己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了。他也不太饿,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厌食症?


他被ko的饭菜养坏了!




把醉的走路都歪歪扭扭的两个人送上出租车后,郝眉慢慢往家走,反正离得也不远。浑身被吹的冰凉,打开家门一片漆黑,郝眉觉得自己好凄凉,平时家里都不是这样的。


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环视一周,ko的东西本来就少的可怜,如今一出差家里基本上都没有ko的东西了,就好像那个人根本就没有来过一样。


软趴趴的倒在沙发上,郝眉戳戳黑屏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会死吗?会死吗?”


戳着戳着一阵困席卷而来,肚子咕咕叫,郝眉幽怨的看着家门,期待着ko能从天而降,就这么期待着,期待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他就醒了,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想起自己还没有洗澡立刻爬起来泡热水,然后又在楼下的早餐摊转悠了半天,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食物,往公司去了。




十几样早餐放在桌子上还是颇为壮观的,郝眉看着一桌食物,虽然饿的要死,但是却一点都吃不下去,纷纷散发下去,众人惊奇的看着他。


“眉少,这是脑子坏了?”


“可能是得了相思病了。”


“那我希望眉哥日日相思。”




发现郝眉身体不对劲是愚公,平时不管什么时候吃了什么,吃了多少,郝眉这家伙都会叫饿,这两天他就趴在桌子上,一声不吭的当码农。


看着心里的弟弟日渐消沉,愚公这颗兄长心啊,顿时心疼了。




“美人,你真相思了?”


郝眉没什么力气勉强抬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一张娃娃脸煞白煞白,平时用发胶固定起来的头发,顺直的趴在额前,说话有气无力,全然一副小孩的模样。




愚公觉得不太对劲立刻摸了摸孩子的额头,这一摸把他吓坏了:“我去,你头上都能摊鸡蛋了。”


郝眉这才后知后觉的摸摸自己:“是嘛,怪不得我觉得没什么劲呢?”


“走走,我带你上医院去。”


郝眉摇摇头:“算了吧,我熬一会儿,ko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去医院可能今天就看不到他。”


“熬?”愚公的大呼小叫引来猴子和微微。


微微问道:“怎么了,师兄。喊的那么大声!”


“他生病了。还挺严重的。”


猴子也伸手去摸:“去医院啊”


愚公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模样:“他说他要等ko回来。”


微微倒了一杯温水过来:“你……美人师兄,咱们打个电话给ko让他直接去医院看你好不好?”




郝眉此刻已经烧的脑子一团浆糊,只能勉强听到他们的声音具体他们在说些什么,他一点都听不懂。


“我给他打了很多电话,他一个都不接。”


听到电话,郝眉觉得委屈全都上来了,这几天晚上他在想既然ko不打电话过来,那自己就打电话过去。结果这两天晚上他次次都打到手机没电,那边都铁了心一样不接。




微微有些内疚,大神说了,既然要欲擒故纵就要狠得下心。


三人还在商量怎么劝他,只听见【咚】的一声,郝眉脸色煞白的倒在地上。




受凉了,加上长时间没有好好吃饭。作息也不规律。




Ko和肖奈赶到医院的时候,郝眉正安静的睡着,一张小脸满是疲惫。


Ko立刻后悔,不应该玩什么欲情故纵,不接电话,不理他的短信。




原本守在屋子里面的三个人一看正主来了,立刻跪安。


刹那间,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除了吊针滴露的声音就是他们均匀的呼吸声。


“ko”躺在床上的人,半眯着眼睛看着守着自己的黑衣男子。


“嗯。”


“我饿。”


“我去…给你…”


郝眉拉住守着自己的人,用尽全力拉住他,深怕他又走掉。


他瘪着嘴因为发烧眸中含水,脸颊一点血色都没有,看起来格外委屈可怜。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对不起”


郝眉摇摇头:“ko我有个事要问你,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嗯”


“大家都说你对我图谋不轨,你喜欢我是吗?”


面前难见情绪的男人,依旧没有表情变化。


郝眉见他不回答,以为是自己会错意了,瞬间跌进冰窖般寒冷,他又摇摇头,对上ko带着歉意的眼神。


“你别有负担,我就这么一问。你不回答也没关系,但是…你…以后能不能别丢下我一个人?”


Ko又坐下来,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


“嗯。”


“你生气了吗?”


“嗯。”


“我不是故意不吃饭的,都怪你,把我养坏了,我现在除了你经手的东西,其他的东西都吃不下去,就像得了厌食症一样。”


“嗯。”沉默的男子起身轻吻了一下苍白的男生。


“你把我养坏了,我离不开你了。”


“嗯。”


“你是不是在我的菜里下药了?”


男子揉着他软绵的头发:“我喜欢你。”


“我知道。”男生和煦的笑起来。


“嗯。”


“ko,你爱人饿了。”


“嗯。”


男生往男人方向靠了靠:“你别老嗯,说话好不好?”




“郝眉,我们好好过吧。”


“好,不过,我饿……”




ko回来了,郝眉复活了,小日子越来越滋润了。


住院掉下去的几斤肉也被补了回来。皮肤也水润起来。只有一件事很奇怪,为什么日子越过越好,可请假的日子越来越多。




愚公和猴子又郁闷了,拿到工资表的一刻,他们一拍案进了大神办公室:“老三,这美人一个月有一半都请假,为毛他还能拿全勤奖?




肖奈抬起头温和一笑:“这是作为娘家人给他准备的招婿嫁妆。”


愚公郁闷的猜测:“这难道是…”




“嗯,父爱。”




END

评论
热度(1437)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