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买衣服(二)

故人南延:

本来没有(二)的,可是有妹子求,我就编了编~


看我多么的宠爱你们。


-------------


 


最近ko发现,郝眉比自己想的还要多才多艺,特别是在音乐方面。


 


猴子最近交往了一个妹子专业学古典乐的,可怜猴子在这方面一窍不通,每天在致一追着郝眉身后求学霸指导。


Ko这才知道,郝眉会乐器,除了钢琴十级之外小提琴也拉的很好。


郝眉对此的解释是:“我家不是有点钱嘛,多少都要培养点情操的,全是我小时候我妈逼着我学的,每次不好好学就要被打,真是悲催的历史。”


“你从来没和我说过。”


见ko阴沉下来的脸,郝眉立刻讨好的抱上去:“我这不是忘了嘛,你要是想听,咱们晚上就找个有钢琴的地方,还是你想听小提琴?我还会些别的……”


Ko的手放在男生的腰上,虽然软乎乎的,但是还是太瘦了,他摇摇头:“早点回去吧,你晚上想吃什么?”


郝眉欢呼一声:“我想吃,蛋黄焗鸡翅,肉末茄子……”菜名还没报完,他舔着嘴唇注视着ko,觉得男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连这些小事都没有告诉他,实在是心存愧疚,笑眯眯道:


“ko,你别郁闷了,这样吧,眉哥欠你一次,你想要什么补偿?”


Ko捏着男生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上去:“什么都行?”


“嗯。”男生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喘息间才勉强答应到。


不苟言笑的男人眼底闪出笑意:“晚上再说。”


 


晚上回家时,ko从门卫那里拿了一个快递,郝眉好奇的凑过去问:“你买了什么?”


“没什么,晚上你就知道了。”


郝眉笑嘻嘻的围着ko打转:“不会是给我的礼物吧,看不出来啊ko,你这么有生活情趣啊。”


Ko淡淡一笑:“嗯。”


 


晚餐相当丰盛,郝眉的胃很好但是不太能吃凉的,所以家里很少有凉拌菜,就算有ko也会注意不让某只馋猫吃多。


郝眉对着一桌子好菜一顿胡吃海塞,把脸颊撑得鼓鼓的:“ko,你吃这个,这个好吃。”


Ko嗯了一声,将碗里的饭菜吃完。


桌子下是郝眉不安分的小腿,每次两人这样坐着郝眉总是习惯性的拿小腿夹住自己的腿,幼稚的不停晃,ko有想过,这是不是郝眉撒娇的方式,最后肯定下来,这就是他撒娇的方式。


吃完饭郝眉半睡半醒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ko慢悠悠洗着碗,等到他收拾好一切,沙发上的男生已经睡着了。


Ko看着歪到在沙发上的郝眉,不急不慢的将方才拿回家的快递盒打开,包装良好的粉色兔子连体衣,展开来看了看,衣服后面还有个兔尾巴,连带的帽子上还有用铁丝固定住的毛茸茸的耳朵。


举着衣服,视线转移到熟睡的男生身上,ko不自觉的笑了笑。


果然,男人就是要有情趣。


 


没有睡的很熟的男生感觉自己被人抱起来,然后被放在一片柔软的地方,应该是ko把他抱到房间去了。


身上的衣物被脱去,男生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ko觉得自己在致力于养胖郝眉这件事上已经下了很大功夫了,可惜这个人的体重最多就只能在上下五斤浮动,而且稍微一不留神,他立刻就能瘦下去,以至于到现在还是一身排骨。


或许是因为衣服被全数脱掉,郝眉觉得有些冷,下意识的喊了一声:“ko~冷。”


还在欣赏的某人一丝不挂模样的男人立刻回了神,将手里的连体衫打开,慢慢的套到男生身上:“没事,一会儿,就热。”


 


将帽子给男生带好,ko点头嗯了一声,满是心满意足的感慨,正巧床上的男生自主的翻了个身,把屁股处的尾巴露出来,这一身软萌稚嫩的衣服加上男生此刻毫无防备的睡颜,真是让人血脉喷张。


 


Ko揉了揉某人的尾巴,将原本拉上去的拉链缓缓拉下……


 


郝眉是被热醒的,他觉得浑身软绵仿佛泡在热水中,睁开迷蒙的眼睛,浑身的感知归位,他才看清自己正在被如何对待。


“ko~你给我穿的什么!~”原本厉色指责的声音,因为男人的动作变的柔软还多平添了几分媚意。惹得某些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大了好几圈,郝眉立刻叫出声:“拿出去,太~太大了!”


 


某人此刻正化身为午夜饿狼,全然听不进去,反而因为男生无意识的夸赞,动的更加卖力。


第一轮结束的时候,郝眉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感觉到后面灼热液体的流淌。


好不容易恢复了说话的力气,却被男人抬起双腿……


“ko,你吃药了啊。”


随着粗暴的动作和羞人的水声,男人邪魅笑道:“你说的,补偿。”


“补偿你大爷啊!!”


 


第二天郝眉请假了,肖奈握着文件走来:“最近郝眉请假次数有些多。”


Ko面不改色的看着肖奈:“小道具有助于生活情趣。”


肖奈挑眉:“譬如?”


“连体衫。”


大神脑筋一转笑道:“让郝眉在家好好休息……”停了一会儿道:“记得把网址发给我。”


“知道了。”


 


某一天ko接到自家丈母娘寄来的包裹,里面是郝眉小时候的照片。是自己特意找丈母娘要的。


里面是郝眉从小参加钢琴比赛和小提琴比赛是拍的照片,还有好几段视频。


视频里和照片里的郝眉和现在没有什么变化,永远都是一副小孩的样子。


Ko就这样看着,时间一晃就过去。


郝眉睡眼惺忪的从屋子里出来,正好能看到ko坐在沙发上傻笑,他呆愣愣也跟着一起笑,鼻音带着重重的奶味:“ko,你笑什么呢~”


Ko抬头将照片收起来:“看你小时候的照片。”


“嗯?你哪来的?”


男人走过去把男生抱回床上:“穿鞋。”揉了揉那人的脑袋:“刷牙洗脸,很快就能吃饭了。”


“今天吃什么?”郝眉揉着眼睛问。


“糖醋排骨,可乐鸡翅,百合香芹,还有……”


“别说了,你快去做吧,我饿了。”


Ko拍拍那人的脑袋:“别急,慢慢来。”


郝眉看着镜子里面穿着蓝色连体衫的自己,最近ko很喜欢给自己买睡衣,还有……刚刚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要问ko来着。


完了,想不起来了,这什么脑子啊。


几天后,ko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两套燕尾服,带着郝眉去了附近一个小礼堂,礼堂里放着一架钢琴。


本以为ko是想看自己弹钢琴……


 


被燕尾服的燕尾绑住双手的时候,郝眉才意识到他又猜对了开头,猜错了结局。


他只是想在有钢琴的地方运动而已……


 


醒在自己的家里,郝眉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腰:“ko,你最近怎么了?各种花样变着来?”


“没什么,你不喜欢?”


“倒不是不喜欢,就是你连着来,我身体受不了啊。”


“是你说的。”


郝眉疑惑:“我说什么?”


“我拿快递的那天,你说,我很有生活情趣,所以……”


郝眉抽着嘴角问:“所以?”


“我觉得我还可以更有情趣一点。”


“……”


 


某天,致一。


Ko在茶水间碰见肖奈,想了想道:“有时候穿正装也不错。”


肖奈抬头:“网址。”


“你邮箱,发过了。”


 


end


 


 


 


 

评论
热度(429)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