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你要好好的陪我到老

故人南延:

当时看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时候,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郝太太会觉得美人师兄是女孩子呢,然后开了个脑洞,至于见家长这回事儿……


能养出美人师兄这种小可爱的家庭,肯定复杂不到那里去。




看来k莫这个萌点,短时间是出不去了……


-------------------------------




你要好好的陪我到老


 


“ko,你什么时候和我回家见我爸妈?”郝眉趴在沙发上,抬起小脑袋寻找在厨房忙绿的男人。


正在切菜的男人,突然一顿,转身看向男生:“你想好了?”


郝眉被ko冷淡的语气顶的一窒,光着脚就冲到男人面前:“什么叫我想好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你别担心,我说了我不走我就是不走,咱们在一起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可不想因为世俗的眼光就这么和你分开,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干。”


Ko揉揉男生的额角:“那你安排吧。”


郝眉讨好的笑说:“ko,要是我爸妈一生气,把我赶出家门,没收房产,我就什么都没了。”


Ko吻了吻他弯弯的眼角:“你还有我。”


 


夜里二人在欲海中沉沦的时候,郝眉眼角含春的看着上方的人,鬼使神差的抬起手,将面前的人抱紧,断断续续的说:“ko,我看不到未来,你也看不到,可是,我的未来一定有你,你别怕,我不走。”


 


句话后,男人的动作更加激烈,昏暗灯光下,那人难掩的声音缠绵悠长,他吻着身下的人,梦想着将他嵌入骨血,真的好喜欢这个人。


 


第二天,郝眉没起得来床,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喊疼,又是请假的节奏。


Ko赶去上班,独留郝眉在家,在床上滚了两圈后,郝眉伸手去勾床头柜上的手机,盯着屏幕看了半晌,打通了自己老妈的电话。


出柜的过程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鱼死网破,郝眉之前在网上百度了很多关于出柜这回事儿的信息,很多人给他支招,电话出柜最好,反正打完就跑,江湖难找。


意料之外……老妈的态度让他大跌眼镜,对话是这样的:


“我和你爸明天过来你和那孩子做好准备。”


“妈,我喜欢他。不想和他分开。你们来也没用。”


“谁说要你们分开了!”


“那你让我们做好准备!”


郝太太在那头叹气:“眉眉啊,你还记得你在什么地方出生的吗?”


提到此处郝眉有些感慨,毕竟这个名字的问题,伴随他一生:“记得,峨眉山。”


“你知道妈妈当时为什么会认为你是个女孩吗?”


郝眉诚实的摇头:“不知道。”


“当时你爸在山里给你求了签,签上说明了你日后的姻缘是男子,所以,我们才会认为你是女孩,后来,我和你爸觉得不对又上山求了一次,结果掉出来的还是一样的签文,一切早就注定了。”


僵在床上的郝眉,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郝眉怔怔的问:“当时签上写了什么,妈,你还记得吗?”


郝太太那边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过去的太久了,我怎么记得。”


郝眉不依不饶的追问:“那是关于什么的你总记得吧。”


“额……好像是一首诗,和寺庙有点关系”


 


心里暖流不断回旋,一句五言在脑中盘桓,郝眉一字一字念到:“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妈,是这句吗?”说完后心脏跳动的咚咚声都快冲破肋骨跳出来,握住电话的手也冒出冷汗。郝眉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终于那头,响起了声音:“好像就是这句,你怎么知道!?”


 


世界上真的有命中注定这回事吗?


真的有的话,自己该有多幸运。


 


母亲那头叹气问道:“那孩子怎么样?对你好吗?”


郝眉眼角有些泛红,抬手揉眼睛的时候居然沾上一滴泪,鼻子也酸,他轻咳了一声:“好,除了你们,他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妈,他做饭可好吃了,而且人长得还帅,他家人在他14岁的时候就走了,我还没有婆媳问题要处理。对了对了,他是我同事,赚的比我还多……”


郝太太听着儿子巴拉巴拉没完的话,多多少少都能感觉到自己儿子如今是被人宠着的,在家什么事都不要做,还管着那人的工资卡,真是一派主人样。


罢了罢了,天命不可违啊。


 


晚上ko回家,郝眉立刻变身小尾巴,黏在ko屁股后面。


ko做饭他跟着。


ko烧水他跟着。


Ko拖地他还跟着。


“你干什么?”


郝眉对着手指,光着脚站在他身后,笑眯眯问:“ko,我爸妈明天过来。”


Ko点头:“他们喜欢吃什么?”顺带着将人扛起来扔到沙发上套上拖鞋。


看着低头帮自己穿鞋的男人,郝眉觉得自己的心都化成一滩水。


天定姻缘啊,他和ko是天定姻缘啊。


“你今天一直在笑。”


郝眉忍不住凑过去抱住ko:“我今天和我妈打电话了,她没反对我们。还和我说了一个秘密。”


“嗯。”


“我听了之后特别高兴,就好像吃了你做的糖醋排骨一样高兴。”


Ko将人圈进怀里,看着他红润水嫩的薄唇开开合合动个不停,心里刹那就被填满了,情不自禁的吻了他的发旋,郝眉往ko怀里钻了钻,将脸贴在他的心口:“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Ko本来不想追问,但是听郝眉不断重复自己的欣喜,他好奇的问:“到底出什么事了,让你这么高兴?”


“不告诉你。”小孩在他怀里嘿嘿傻笑:“等明天,我爸妈来了,让他们告诉你。”


“好。”


“ko,咱们不分开。”


“你今晚到底怎么了?”


郝眉仰起头反看自己的爱人:“什么我怎么了?”


就着反方向ko低下头吻着男生,两人耳鬓厮磨,唇齿相交,愈演愈热的气氛中,ko在那人耳边道:“你今天怎么这么讨人喜欢?”


讨人喜欢的美人立刻翻过身,骑上男人,双臂挂上那人的脖子,主动送唇上门。喘的乱七八糟的美人将脑袋歪在男人的心口:“其实…我从小就讨人喜欢。”


“不行。”


身体悬空被人抱了起来,朦胧熏人醉酒的炙热中,郝眉艰难的询问:“什么不行?”


明显比平时兴奋的ko笑道:“从今以后,你只能讨我一个人喜欢。”


“到老?”


“嗯。”


“好。”


 


郝家父母是第二天晚饭时刻来的,ko做了一桌子好菜,最重要是一大盘子绝美的糖醋排骨,果然,吃货这种东西是遗传的,一桌子六人份的菜量,郝家三人半个小时内就,结束了战斗。


饭后,ko在洗碗,郝眉从冰箱拿出ko一早就准备好的水果拼盘,盘腿坐在地上,同父母一起咯吱咯吱的吃起来。


Ko擦着手出来的时候,看到正在吃东西的一家三口,莫名有一种养了三只松鼠的错觉。


郝太太见到儿子和男人的一刻就放下心来,儿子一副被人包养的模样,小脸比小时候还水润,一双手也是不沾家务的模样,吃完饭连碗都不用洗的。


 


“ko,你自我介绍一下。”郝眉拍拍身边的位置,ko看了郝眉一眼,从沙发的一角拿了一个靠垫,又拿起拖鞋,放到郝眉身边:“垫着,地上凉,鞋子穿好。”


“好好好。”


Ko正坐在地上:“叔叔阿姨,我叫ko,真名叫鑫城。”


郝太太打量ko的眼光变了变,就连一直沉稳如山的郝先生都有些惊讶。


知道一切的郝眉挽住ko:“爸,妈,你们当年求得那个签上不是写了,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嘛。我们两个是在游戏里面认识的,他在游戏里面的名字,就叫手可摘星辰。你们说这是不是天注定?”


 


一向冷淡平静的男人,惊叹的注视面前笑颜如花的男生,原来他昨天知道的秘密就是这个。姻缘天注定!


刹那间,心里似无数烟花璀璨。ko曾经幻想过,如果郝眉的家人不同意他们的事情他会怎么做。可能会放手,消失干净,反正自己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消失了也只有郝眉会知道,又或许会带着郝眉一起走,两人找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藏起来,无论哪一种,他都做好了准备。


可如今……


一句姻缘天注定是怎么回事?


求签?求得什么签?


 


郝眉握住ko满是汗的手,眉眼弯弯的问父母:“那你们还满意他嘛?”


郝太太看看郝先生,郝先生低下头无奈摇头道:“糖醋排骨不错,以后年夜饭就让这孩子做吧。”


“你们两个有空去峨眉山还个愿。”


 


郝眉笑嘻嘻的冲到沙发上:“爸妈,我命怎么这么好,我有你们,还有ko。”


郝太太拍着儿子的后背,眸中含笑的看着ko:“好好照顾他。”


Ko点头:“嗯。”


 


致一科技上了轨道之后,工作一个接着一个,在公司睡觉似乎成了常态,郝眉累到在自己的地铺上,ko打着哈切躺在男生身边,惯性的将他圈进自己的怀里。


郝眉还没睡熟,ko一来他就醒了,半眯着眼睛,带着浓浓的奶音喊了一声:“ko~”


“嗯。”


“咱们什么时候去还愿啊。”


“肖奈说这次端游公测拿下之后,给我们两个星期的假期。”


“ko,你还记得你把我的屏幕换成寺庙的事情吗?”


“嗯。”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是李白写寺庙的句子,我百度到的。”


“嗯。”


“我们的姻缘真的是天注定。你知道这个的时候有没有高兴一点点?”


Ko将人抱得更紧了些:“嗯,我高兴的快疯。”


郝眉也动了动毛柔柔的脑袋,鼻翼旁皆是熟悉的味道:“ko,等咱们老了,咱们就去各个寺庙玩,在每个寺庙的墙上都写上,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嗯。”


“可是随手涂鸦会被骂吧。”


“没事,咱们晚上去。别人抓不到我们。”


 


“那你要好好的陪我到老啊,我这个人哏的很,认准了你,就咬定青山不放松了。”


“嗯,我好好的陪你到老。”


 


 


END


 


 


 


 





评论
热度(651)
  1. 死守k莫一百年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妈呀!命都给你!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