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梨园梦

故人南延:

开个摩托车,假期最后一天,就当给自己上路的礼物吧。


-----------正文----------


 


“眉老板,这昔咱家大帅寿辰多谢您来,这点子心意还望老板收下。”


 


这方民国二年,定都南京。


京中定远大元帅,今日过四十大寿,满城喧闹,便是那城中名角也被重金请到府中一唱。


 


被称为眉老板的男子,起身弯腰笑道:“多谢。”前来打赏的那位驼翁,眼看着面前浓妆的戏子挥手道:“小田把这点子心意散给兄弟们,说是元帅赏给大家的辛苦钱。”


名为小田的人上前将红绸香囊上的金线提起,退后恭敬道:“多谢大帅。”


赏钱已经拿走那驼翁却不见走,郝眉笑问:“可是大帅还有什么吩咐?”


驼翁拍着自己苍蓝陈旧的袄子讪笑道:“大帅请眉老板戏后小聚。”


 


腕上带着金银缂花的镯子,随着他手的摆动而叮叮作响:“知道了。”


驼翁低头道:“眉老板,识时务之举。”


 


嘴角冷笑微消,镜中浓妆之人,衬的这抹子冷笑也愈发明艳。


“识时务?可不是识时务嘛。”


 


这方后台热闹,前方也不冷清。


大帅正在楠木椅子上,清看寿礼,满面横肉翻着红光。


 


门外小厮扬声喊道:“司令到。”


大帅眉间稍稍一变,却霎时间又柔下,笑意攀上面色:“ko啊,怎么这么迟才到?”


被称为ko的男人面色清冷,却恭敬十足道:“南昌那方有些问题,稍作处理后才回来。”


“原来如此。”大帅摸着自己唇上残留的胡渣,眼底精光交错:“今日是喜日,莫要谈军务。”又道:“你平日与那梨园的郝眉交往的紧,今日他也来了。一会儿好好看戏。”


Ko眉头一挑,将头低的更低了一些:“是。”


 


 


台上彩衣凤霞,亭台间是缂丝手工的花样祥云,借着几抹烛火,那人袖舞漫天,语调回旋,颦笑间醉态表露,空择海棠一朵,余音绕梁间,是潋滟旧影的余晖,一席红衣妃装仿若被时光沾染,泼上年华的旧态。


有人闭着眼,有人敲着指头,还有人将台上人的举动收入眼中,丝丝入扣。


众人皆听:


雁儿并飞腾,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不觉来到百花亭。


 


曲罢退场,不知何人起身笑道:“好一出贵妃醉酒啊。今日眉老板的风姿依旧灼灼啊。”


 


坐在角落的人,看着瓷杯中宛如轻舟的碧绿茶叶,不动声色。


 


退下一身戏服,郝眉吩咐班子的主事,收拾物品,自己前去为大家讨赏。


他换上一身长衫,披上防冻的大氅,厚厚的毛领子将自己包的暖暖的。


刚迈出雕栏的门槛,方才的老翁就候在门口:“眉老板,这方请。”


 


郝眉浅笑的将大氅合的更紧了一些。


“老板,请在此稍作等候,大帅一会就来。”


 


看着驼翁出去后,郝眉脸上的笑意也消失。


很快,带着醉意的大帅跌跌撞撞而来,那人浑身酒气,一身宽大肥硕的军装上满是冬日的寒气,郝眉丝丝笑道:“大帅,可是吃酒吃多了?”


 


大帅笑:“美人可知?这男子女子,稍稍醉态时,是最动情之时?”


郝眉也笑:“自然是知道。”


“可是,此刻也动情。”一双手握住郝眉双臂,冲锋陷阵多年的力量不容小觑,戏子多会些武艺,而此刻眉老板将大帅的左手轻推开,而后……


身子朝着他那方靠了靠,大氅中银光闪闪,只是一秒的时间,匕首直插入大帅心脏处,顿时血染军装,连呜咽的声音都未曾发出,便断了气。


 


门被人推开走进一人,是方才的驼翁,方要惊叫就被枪声打断,心口中了一弹。


主卧的帷幔被人用手挑开,是ko。


“我说了,你不要来。我来就好。”说罢走上前,将郝眉手中的匕首塞到驼翁的手中。


郝眉强演了一日的正经此刻全消,蹦到某人怀中:“这是老三吩咐的,昨日总理说这个家伙不能杀的太暗,也不能杀的太明。”


“所以,你便用了美人计?”


“你不高兴?”


“嗯。”


“喂。”


“回去再教训你。”


 


当日之事,明眼人都知道这大帅是被上头干掉的,可是却只能说是被手下杀掉的,而手下是被ko司令干掉的。


看破不说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很快就会被新的暗杀事件掩埋,成为旧金陵今南京无数烟尘中最微小的一个。


 


看着浮云聚,浮云散。


某司令府上。


http://www.jianshu.com/p/122758531e32笑纳!~


 


司令总算是有些良心的放慢速度,让身下人缓了缓,吻着那人眼角的泪水。也不知为何,ko想起了两人的第一次,那天郝眉也是耍着美人计自己送上门,却不料被这腹黑司令一眼看中,被喂了某样药物后,顺水推舟的上了司令的床,做了司令的人。


那日也是如此,他所有的神志飞散,只能在无尽的欲海中依靠自己。


事后,那个叫肖奈的少帅告诉郝眉,弄错目标了,ko是自己人。


丢了身,也丢了魂的郝眉,委屈的在司令府大哭,谁也拦不住,最后又被扔到床上教训了一顿才换了一种哭泣的声音。


 


后来……后来便是你躲我追,欢欢喜喜过大节的美满结局。


 


如今这人还是日日让人操心,满世界的宣扬自己的正义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想到此处,ko的动作又激烈起来。


眼含媚丝的郝眉认错道:“ko,你别玩了,我……呜呜……我以后,都!啊!”


身后猛地一撞,似将自己的魂都撞走。


“在床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叫就好。剩下的事情,等你睡醒了咱们再解决。”


 


快感的折磨中,郝眉欲哭无泪,这是又要做昏过去的节奏吗?


 


还未等他思考完,狂风暴雨再次来袭。


 


end


 


 


 


 

评论
热度(222)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