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教我做饭!不行。(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绑住一个人最好办法是绑住他的胃,更好的方式,就是把他养成生活残障,离不开自己。


----------------文--------------


最近ko瘦了,本来肉不多的脸如今都凹了进去,郝眉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心疼的厉害。


 


这几天致一新接的端游,再一次的陷入没日没夜的工作中。


在家做饭这累人的事情,自然是被郝眉强制停止了。因为,某人实在是太累了。


有时候郝眉睡了一觉醒来,ko是醒着的,郝眉睡着了,ko还是醒着的,郝眉几乎看不到这个人休息的时候。


最让郝眉受不了的是ko每天还要监督他的作息和吃饭问题。好几次郝眉眼睛都红了,硬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上去,那个人的唠叨才停止。


 


其实,ko很享受。


 


拿到盒饭额时候,郝眉看里面菜色实在是恶心的很,就自己跑出买。


很多人都不知道,虽然表面上ko一直给他做他喜欢吃的,可是每次吃饭的时候,郝眉也会细细留心ko的筷子多往哪一盘菜里伸。久而久之,他在每天惯例的报菜名里多添上两个ko喜欢的菜。


 


Ko喜欢清淡一点的,可外卖都油腻到让人怀疑是不是用油泡出来的,所以致一的同事们每天都能看到郝眉火急火燎的揣着小钱包跑出公司,提着大包小包跑回来,冲到ko身边把大包小包全都打开。


好几次愚公被那个香气勾的实在受不了,飘过去想蹭两口,还未靠近就被ko身后的低气压威慑的退了好几步。


 


桌上琳琅满目的全是清淡的药膳,郝眉猛地的推到ko面前:“今天和昨天不一样我特地找私房菜做的,全是补身体的,都有中药在里面。”


郝眉额头上还有些细汗,就连说话都有些喘,ko将他拉进怀里,拍拍那人的背:“不用这样也行,和大家一样也行。”


忙活半天的人立刻跳起来:“那怎么一样,他们是什么人,你是我什么人。”


Ko似笑非笑的问:“我是你什么人?”


某人脸立刻飞霞,连脖子都红了:“什么什么人,你是我的人。”


“嗯。”


手上打开饭盒的动作不停,郝眉没好气的说:“你这张死人脸,除了你眉哥这么宅心仁厚的人之外,还有谁敢要啊。”


Ko抬头笑的意味声长,郝眉认得这个笑容,之前好几次那个之前都是这样的表情,真是……太猥琐了。


为了自己的屁股,郝眉立刻转了画风:“所以你也要宽宏大量,知道吗?”


“嗯~”


从一个嗯字里面就能听出来,ko目前心情很好。


“快吃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扫荡完一桌子菜,郝眉从包里拿出一包东西,塞到ko手里:“上次三嫂同学去韩国的时候,我请她帮我买了一箱补药,昨天才寄到家里,你好好喝啊,补身体。”


拎着垃圾,郝眉心情极佳的提着垃圾往外走。


 


正巧微微进来,看到ko手上的补药,小声道:“之前美人师兄给我形容了好久,我才知道他要什么。我就说呢,他怎么会热衷于海外代购这种事情,原来是为了ko师兄你啊。”


ko问:“他想买这个很久了?”


微微点头:“上次咱们做手游加班之后,他就开始问我了,ko师兄,大神说娶妻如此,男人之福。”


闷葫芦半天才道:“嗯,是福。”


 


端游的加班持续了半个月,每天致一的同志们都能被郝眉手中的药膳吸引过去,然后再被ko瞪回来,一次次又一次次。


 


之后便是翘首以盼的假期,两人先是床上好好折腾了一番,然后睡了个昏天黑地。


 


郝眉半睡半醒间去摸身边的人,却是空的,揉着眼睛坐起来,却被一阵疼刺的差点躺下去。勉强适应了一些,揉着眼睛去找ko。


厨房里做饭的动作热火朝天,男人赤着上身,穿着他不要的牛仔裤,该死,真他大爷的性感!!


男人似乎感受到身后的目光,转头问道:“疼吗?”


郝眉侧头道:“还好。”


“嗯,都能站起来了。”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郝眉慢慢走到男人身后,看着一水池的肉类和蔬菜,还有些药材,他奇怪的问:“你买药材干什么?”


Ko弹了一下男生的额头:“学你,补身体。”


郝眉立刻笑开了花,双手挂上某人的脖子:“哈,你眉哥是不是让你特感动?”


“嗯,师妹说娶妻如此,是我的福气。”


“妻妻妻,妻你妹啊,我是男人!!”


Ko的手抬到某人的腰际用力一捏,怀里的人立刻就往下瘫,他笑道:“我知道,我没把你当成女的。”


男生龇牙咧嘴的往男人面前凑:“那你是什么意思啊!!ko,我问了微微师妹,微微师妹说,咱们两个可能就是交流的太少了,所以,你以后想什么,都和我说,别老嗯。”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只要别对我嗯就行,对其他人都还是原样就好了。最好……能更冷淡一点。”


“好。”


郝眉叹息:“不说嗯,你就改说好了是吧,真的是,算了,反正你眉哥打算和你过一辈,咱们慢慢改。”


“好,一辈子。”


“你真是个闷葫芦!!!”


“你话多就好。”


郝眉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这叫互补。”


 


Ko不可置否的点头:“你去看电视,玩电脑都行,我做饭。”


郝眉盯着他半天,兴高采烈的说:“要不,你教我做饭吧。”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啊,这样以后咱们忙起来,我还能帮手,咱们一起在厨房做饭不是也挺有意思的吗?”对上ko的眼神,郝眉实话道:“我不是怕累到你嘛,我能帮着你,你不是会轻松一点?”


“不用。”


郝眉立刻炸毛到飞起:“什么不用,你是不是嫌你眉哥笨手笨脚!你以为我省状元的名头是白来的吗?”


Ko看着面前崩起来的男生,笑意难掩的说:“不是。”


“那是什么?!”


“怕你累着,心疼你。”


“我去,你会心疼,我就不会嘛!”


Ko嘴角的笑意越渐变大:“会,可你刚刚自己也说了。”


郝眉问:“说了什么?”


“咱们互补。”ko凑近他耳边,说完后还象征性的咬了咬耳垂。


郝眉浑身一颤,躲了躲:“我自从和你在一起生活,都快变成生活残障了。”


“嗯,我故意的。”ko丝丝笑说:“这样,除了我宅心仁厚之外,没人愿意要你。”


 


这番话如此熟悉,这不是之前自己嫌弃他的时候说的嘛!!这个家伙居然记到今天。


他没好气的吹了口气:“是是是,你宅心仁厚,我宽宏大量!”


 


“嗯。”


“又说嗯!”


“那……夫人说的对。”


“……你还是说恩吧。今晚吃什么啊。”


 


Ko摸着郝眉的脑袋,报出一堆菜名。


 


时间还很长,咱们慢慢改。


谁让咱们宅心仁厚又宽宏大量。


 


END

评论
热度(572)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