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给你打上郝家的商标(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自从阿爽走后,致一便开始招收女实习生,猴子和愚公以及一批单身多年的员工都颇为兴奋,这天新的一批实习生过来,新手村村长愚公特意换了一身西服,光鲜亮丽的站在门口。


郝眉火急火燎赶来的时候,差点被闪瞎。


“大哥,走红毯啊?”


愚公推开他上下移动的脑袋:“怎样?你哥这身帅吗?”


郝眉捏着下巴细细看了看:“还可以,就是刻意了一点。”


“可以就行了。”只见郝眉一人,愚公问:“你们家ko呢?”郝眉指了指后面:“他去买东西了,我先来打卡。”


愚公低头:“你们两口子,这日日虐狗,看爷这次不找个妹子过来刺激你们。”


“……我什么时候虐你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四个实习生结伴而来,原本还在和郝眉争论的愚公立刻换上一副和煦的笑容:“女士们,一路辛苦了。我是愚公,今天我带着你们熟悉公司环境。”


女孩们见领导和善而且长相颇为帅气,各个有礼的道了一声谢谢。


其中一个胆子大的实习生对站在一旁的郝眉微微一笑:“大几了啊,来实习的?”


郝眉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愚公挺身解释道:“这是致一的程序员,他和我同岁,程序部的大家可以叫他美…眉哥。”


“啊?”


接着就是愚公众星捧月,一群四个实习生在门口对着他问东问西,了解公司情况。


 


“不进去?”


众人被低哑磁性的嗓音吸引过去,只见ko穿着一身褐色大衣款款而来,郝眉指了指面前的实习生:“他们在说话,我进不去。”


愚公这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把门挡住了。


Ko手里还拎着药店的塑料袋,装的鼓鼓的,郝眉走到他身边拉开袋子往里面看:“你生病了?”


“没。”


“那你买那么多药干什么?”


“前几天你生病,家里连个药都没有,补一个医药箱。”


郝眉想了想自己前几天生病?前几天他没有生病啊,似是看穿郝眉的疑惑的ko在她耳边道:“你那里发炎了,晚上烧得。忘记了?”


某人脸立刻通红:“那都快一个星期前的事情了,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本来第二天就想买了,可是不知道什么牌子比较好,在网上找药花了很常时间。”


郝眉咬住唇恼道:“你还是真是!好烦心。”


“什么?”


“我生病是因为谁啊!”


Ko捏着郝眉的后颈:“我,因为我。我以后小心,不尝试新动作了。”


两人说的小声,而且气氛暧昧,愚公对此已经是见怪不怪,只是感慨大早上又被别人恩爱秀了一脸。


他带着一群实习生进公司,无意识的听到其中一个女生感慨道:“刚刚那个穿风衣的男人好帅啊。”


愚公眺望远方:“如今的姑娘都是以貌取人的嘛?我的美貌为何无人欣赏啊。”


 


Ko坐在郝眉的位置上,自家媳妇已经被自己哄睡了,昨晚运动的有些过头,要不是最后刹住车,今早郝眉又要请假了。


将媳妇的工作快速完成,ko走到沙发旁握住郝眉的手,最近天气越来越冷,自己体热倒还好,只是可怜了郝眉,只要一不运动就手脚冰冷。


将男生的手提到嘴边,轻轻的哈了一口气,轻微的动作把沉睡中的郝眉惊醒。


“怎么了?”还有些迷瞪的人眼神迷茫的看着自己,ko低下头吻他,细碎的空隙间ko带着热气的呼吸撒在郝眉的皮肤上:“没什么,想亲你。”


郝眉傻笑起来:“流氓。”


“还好吗?早上来的时候,不是还很疼吗?”ko顺着郝眉的衣服摸到腰际,在酸软的地方来回揉按。


“不疼,你按按就不疼了。”


 


前来送文件的猴子在未关紧的房门前听完了全过程,他觉得既然没有办法躲开这些人秀恩爱,那么自己就好好的学习一下,以后和妹子在一起,至少不会因为不会哄人而分手。


见里面二人只是单纯的按着腰,他敲了敲门:“老三的圣旨,两位谁来接旨啊。”


“放那吧。”ko示意猴子将文件放在桌子上。


猴子嬉皮笑脸的和半睡不睡的郝眉玩笑:“我说眉哥,你这吃喝拉撒全有你们家ko一手包办,日后离了ko你可怎么活啊。”


郝眉抬手就扔了一个抱枕过来:“你个乌鸦嘴,ko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嘛?”


“他不是,可是大千世界万般好,惦记你们家ko的人可不少。”


眉少艰难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大哥,惦记他那说明我们家ko好,有魅力,你在担心我的前提下还是担心一下你和愚公的终生大事吧,为什么没有人惦记你们呢?”


“你!你个死美人啊!”猴子这话还没说话,ko转头淡淡看了他一眼,某人飚起的火焰立刻降了下去。


“送完文件就出去吧。”ko淡淡道。


“……”猴子战败而归。


 


致一的新办公室只是新添了ko和郝眉的单独空间,其他的还是保留了开阔式的建设,所以某个实习妹子在了解这一点后,不断的在茶水间和ko制造偶遇。


每次ko都只会轻轻的回她一声嗯,再也没有多余话。


妹子觉得奇怪,为何每次ko和那个小孩郝眉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话说不停,一遇到其他人立刻就是万年大冰山呢?


她好奇的去问愚公,愚公讪笑的回答她:“那是他们的友谊!咱们普通人是消受不起的。”


妹子挠头:“他们关系很好是吗?”


“嗯,非常好。”愚公心里烦躁,那都是一张床上的结发夫夫了能不好嘛?


“那……为什么那么好呢?”


愚公算是感觉到了点什么:“妹妹啊,你不会是对ko有……什么吧……”


妹子立刻红了脸,娇嗔道:“愚公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愚公扯了扯嘴角,还真是。


 


猴子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能看到愚公僵硬的表情,凑过去问:“怎么了?你们两个怎么这种神情?”


愚公小声的比了个口型:“看上ko了。”


猴子饶有情趣的看向妹子:“妹子,哥问你,你对男男这事怎么看?”


妹子皱眉:“同性恋吗?”


两个看戏人点头:“嗯。”


妹子有些不舒服的说:“我不太喜欢,感觉有点恶心。”


“……”


“……”


正巧肖奈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拿着文件,对着妹子喊道:“去喊一下郝眉和ko,程序部来我这开会。”


妹子一听可以接近ko,立刻跳到办公室门口,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装,才跳进去。


肖奈一副抱臂看好戏的模样。


猴子点了点愚公:“每次老三露出这种笑容,我就知道咱们又被算计了。”


随着猴子的话语落下,远处ko和郝眉的办公室,传出妹子一声尖锐的尖叫声。


肖奈笑看过来:“这个的水平太差,让ko和郝眉找个理由把她赶走。”


猴子站在原地追问:“所以……程序部,要不要开会?”


“你觉得呢?我去找微微了。”


愚公摇头叹息:“阴险如老三啊。”


 


妹子尖叫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进去时,郝眉和ko正在接吻。


当她以苛责的语气质问两人的时候,郝眉莫名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我们是不是同性恋和你有什么关系。”


Ko更是冷冷的看着妹子:“有事?”


妹子被他们的态度刺激到,立刻流着泪跑到实习生面前痛述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世界上有人不能理解,就有人能够理解,当然大部分人还是习惯用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绑架他人的,总是认为自己认为的便是对的,与自己预想偏离的就要恶狠狠的指责,无知又庸俗。


Ko带着郝眉下班的时候,接收到了全致一的注目,郝眉打着哈切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ko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交给猴子后说:“叫这个明天不要来了,基础太差。”


“哎好。”猴子看着文件,好死不死就是那个哭诉的妹子。


当下愚公就把文件送到妹子手上。


 


妹子怒气更甚,指着郝眉道:“他一天也什么都没做,我走?我为什么要走?”


郝眉打着哈切,将要为他说话的猴子,愚公和ko拉到身后:“pk吗?”


妹子咬着牙道:“行。”


“赌注。”


“我输了,我就走,你输了,你走。”


“可以。”


 


结果……


郝眉在十五分钟内三连胜。


事毕,郝眉挑眉看着妹子:“我告诉你,ko生是我郝眉的人,死是我郝眉的鬼,你在茶水间和办公室那些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眉哥不和你计较,不代表我不知道。”


说罢,拉住ko的衣襟,当着全致一的员工面前吻住他。分开后,对着面前所有人得意洋洋道:“都看清楚,这是我男人。”


一直面无表情的ko微微一笑,在谜一样死寂的公司里轻声道:“嗯。”


 


目送二人相伴离去,猴子和愚公有些感慨:“老子觉得眉妹今天特男人。”


“那必须,也不看看是谁室友。”


“眉妹刚刚pk技术够强啊。”


“他…大小也是个省状元啊。”


“老子突然觉得眉妹好优秀……”


猴子又道:“那可是咱们的室友啊。”


 


半道上,郝眉愤愤的拉着ko去了珠宝店:“本来不想那么招摇的,看来现在不给你打个郝家的商标是不行了。”


“所以?”


“眉哥给你买戒指,咱们买一对!天天带着,带无名指!昭告天下,你是有主的。”


“嗯。”


 


Ko那一刻觉得,郝眉的占有欲其实不比自己的差。


 


 

评论
热度(931)
  1. 死守k莫一百年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