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我体热,你体寒,以后我暖你。(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郝眉有些体寒,一入秋双手和双脚就开始变得冰冷,ko想着法子给他暖了很久,依旧不见效。


没办法只能多穿一点,所以一到冬天郝眉总觉得自己是个球,被ko捆绑的球。


 


“ko别折腾了,我从小就这样,我爸逼着我吃辣都没把这毛病治好。”


Ko沉默着,抬眼去看坐在沙发上的郝眉。


男生眼里暗藏着笑意,一副讨好的模样:“我饿了,咱们先吃饭。”


“你饿的也快……”


郝眉爬到ko身上:“我长得也好看,我懒得走,你背我。”


Ko笑:“你以前不是死活不愿意让我抱你,背你的吗?”


郝眉爬到ko身后双臂搭上他的肩膀:“我以前觉得我一个男人被人像妹子那样对待奇怪,可是现在嘛……”


男人嘴角笑意越大,最近家里这个人撒娇撒的越来越肆无忌惮,他问:“现在怎么了?”


郝眉咬住ko的脖子:“现在你是彻头彻尾的自己人,反正我做不好的事情,你都能帮我做好,男人自尊什么的哪有你好,我还是好好的躲在你身后,当米虫就好了。”


“嗯,想法很有前途。”


郝眉哈哈大笑:“那是,你眉哥可是省状元,这笔账怎么可能算不清楚。”


Ko拖住那个人的屁股,轻松的把人背到饭桌上:“吃饭。”


“ko…你最近越来越爱耍流氓!”


男人眸中藏着无尽的光泽,柔然似黑夜的静谧:“我觉得喜欢一个人还是坦荡荡的表现出来好。”


郝眉板着脸,学着ko的语调:“嗯,想法很有前途。”


“我平时就是这样的表情?”


“不算,就是……”


Ko把筷子递给郝眉,又剥了个虾子:“就是?”


“大家都说你对他们是隆冬的寒风,对我是春天的和煦。是不是我的光辉太丰硕,所以把你这千年冰雪都融化了?”


“嗯。”


郝眉笑嘻嘻的喂了ko一口脆皮鸡,桌下小腿又不安分的挂住ko的小腿。


 


饭后是一番和谐的运动,郝眉红着脸被人抱出来的时候,哼哼唧唧道:“喜欢虽然要坦荡荡,也不用这么坦荡荡吧。”


Ko食髓知味的舔了一下郝眉的锁骨:“你看,多有前途。”


两人相拥的入眠,半夜ko醒过来见郝眉的手伸在被子外面,他握住那只手,不由的皱眉,冻的冰凉。


梦中的人小声的呓语着:“ko…你快……过来,冷。”


吻着男生的额头,ko把人紧紧的抱入怀中。


 


第二日,两人散步去致一,顺带着还在外面买了小笼汤包作为早饭。


郝眉和ko站在烟雾缭绕的蒸锅前,郝眉笑哈哈的说:“咱们上辈子一定是仙人。”


Ko却笑:“也有可能是妖人?”


“那也不错啊,反正有法力能变钱,想去哪就去哪。”


“你现在也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郝眉接过老板递过来的早饭:“那可不行,我现在去哪都要带上你,要有选择性的。”


“什么选择性?”


某人得意洋洋道:“当然是多去你喜欢的地方,你眉哥这么大方得体,高贵冷艳,你感觉不出来吗?”


“高贵就好,冷艳还是不要了。”


“切。”


 


这天放假,两人在家里腻歪,郝眉缠在ko身后要学做菜,ko不愿意。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稍稍点火就能燎原。


Ko无数次觉得郝眉是故意的,小家伙最近浪的有些没有边界,要好好教训一下才好。


这边刚刚扒下裤子,那边电话就响了,两人本来不想管,可奈何它响个没完没了,无奈之下郝眉推开ko,提着裤子接起电话。


“有快递。”


Ko眼前一亮:“你在家等我,我下去拿。”说罢人就要走。


郝眉大喊道:“等等。”


“怎么?”


“你拉链没拉。”


Ko笑道:“我穿大衣出去看不见,裤子你就别穿了,躺在沙发上等我,回来继续。”


 


Ko关上门的一瞬间,郝眉笑了,郝眉总觉得ko闷闷的,也不爱和自己说他心里在想什么。问了很多人,大家所说要自己主动一点,所以郝眉这几日完全解放天性,可谓没皮没脸的跟在ko的身边,果然,ko比起之前要开心很多,就连脸上少见的笑容,最近都常常挂着,这样真不错。


 


Ko带着一身寒气捧着一个大箱子进门,咚的一声,箱子落地,郝眉立刻被人抓住,情欲熏人,郝眉觉得自己和ko真的是没羞没臊,可是为什么这么开心!!?


 


晚上,二人洗好澡折腾完毕之后,郝眉才看到地上那个大箱子:“那是什么?你买的?”


Ko嗯了一声,拿钥匙划开胶带,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木桶。


郝眉奇怪的看着个桶:“你买这个干吗?炖汤吗?”


Ko摇头:“这是给你泡脚的。”


“泡脚?为什么?”


“我上网问了一个老中医,他说寒从脚起,你不爱穿鞋所以寒气从脚底入了身体,手脚才会冰凉的。用这个配着药材泡一泡对你好。”


郝眉看着木桶,又看着ko:“你……这样弄的你眉哥好感动。”


Ko却微微摇头:“你对我好,我也感动。”


郝眉爬到床边伸手找ko要抱抱,一入温暖的怀抱郝眉就开始唠叨:“完了,完了,咱们两个都这么为对方好,以后在致一忍不住亲一亲抱一抱,猴子愚公他们不得掐死我。”


“他们不敢。”


“那是,他们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你一定弄死他们。”


Ko也笑:“要不要试试看这个?”


“你不会连药材都买好了吧。”


“恩,上次填充急救箱的时候一并买了,就是个桶来的慢了点。”


郝眉摇头:“不慢不慢,和你一样,来的刚刚好。”


“你最近和以前不太一样。”ko低下头吻着男生的额头。


“哪不一样?”郝眉大手大脚的攀在ko身上。


Ko把人抱起来,让男生直接坐在自己腿上:“以前我亲你你都会脸红,现在虽然脸红,但还是会凑过来再亲一次。”


“你!你说的太直白了!!”


“嗯。”


“嗯什么,那你高兴吗?”


“嗯。”


 


一个星期后,ko发现郝眉还是手脚冰凉。郝眉一脸委屈的看着ko:“我每天都有泡,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Ko怀疑的看了一点木盆。


然后愤恨的踢了木盆一脚,搂着郝眉滚进被窝。


“没事,日后我暖你。”


“冻着你?”


“我体热,我暖你。”


 


 


END

评论
热度(531)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