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自从带着自己师妹入致一之后,新手村村长的位置,愚公算是坐实了,愚公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每次都是自己亲切友善的带着那群实习生去熟悉公司,最后那些女生不是被郝眉的孩子气吸引走,就是被ko的酷帅迷惑,要不然就是老三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和傲气。


最可气的是这三个都是有家室的人好不好!


自己这么根正苗红的青年难道大家都看到吗?眼睛都长到哪里去了!!


 


最近郝眉和ko为了一点事情闹得有些不太开心,貌似是为了加班的事情,愚公靠在程序部办公的门上,听着里面爱意深深的吵闹声。


“ko,家里不缺钱,你加班加的那么狠干嘛?”


“不是我,就是你,你休息。”


“为毛,为毛啊。你眉哥也是一米八的汉子,老是被你惯着会出毛病!!”


Ko轻轻的笑说:“出什么毛病?”


“还能什么,愚公猴子说你眉哥如今都快被你豢养了,我又不是金丝雀你那么护着干嘛?微微师妹也说了,你每天护我的状态,属于放在手心怕冻着,放在嘴里怕化了。我妈也是,每次来都骂我,说我对你一点都不体贴。我真是!!!委屈!!”


良久ko才低哑着嗓子道:“那……我以后不这么护你了。”


“那也不行!”


 


愚公在门外都能感觉到ko语气里的快乐,里面ko问:“那你想怎么办?”


郝眉说:“就是,你让我也对你好,帮你分担一下工作,你现在工资卡在我这还要买我的房子,在公司还不让我工作,你眉哥好歹也是个高智商人类,明显是可以和你并驾齐驱的。我……心里不平衡。”


“不平衡?”


郝眉咬着牙:“你眉哥在床上是下面那个,也是有想过做上面那个的,但是……在上面好像更累,我不是嫌累啊,我是真心愿意委身当下边那个,让你高兴的,ko我觉得你每天都特辛苦。”


“为什么?真心愿意?”


愚公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就这么听着?那不是找虐吗?


可是现在走?都听到现在了,听戏哪里有听一半的啊,不听到结局有点亏啊。


愚公还在天人交战的时候,就听到房里郝眉得意笑说:“当然是因为喜欢你。你眉哥要是不……唔。”


 


屋中暧昧缠绵的声音层出不穷,愚公看了手里的文件,果然这份文件又送不进去了吗?


猴子看见愚公一脸铁青的从程序部门口走出来,走上前出:“怎么了?又受到了暴击?”


“何止暴击?简直是原子弹!”


猴子叹气:“没事,咱们血厚。”


愚公扬天长叹:“再是血厚也经不起他们这样日日暴击吧,真当你大哥是boss啊。”


“那就……节哀吧。”


愚公把昨天刚买的纸巾扔出去了:“还是不是兄弟!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猴子大笑:“我再也不相信什么深深的兄弟情了,都是为搞基找的借口。”


“……”


“……”


 


每年的暑假都是愚公最快乐的时候,那个时候总是会有大把貌美如花的妹子来致一实习,虽然品质良莠不齐,但是大部分还是赏心悦目的。


这天化身村长的愚公再一次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站在致一门口,等他接完实习生,带着她们在致一晃了一圈之后,ko才神清气爽的姗姗来迟。


愚公多嘴问了句:“郝眉呢?”


一向话少的ko居然回答他道:“他昨晚累着了,今早也累着,今天来不了。”


看着ko离去的背影,愚公觉得ko身边飞了无数个小白胖天使,那些天使都冒着粉色的桃心,一副花痴的欢乐样。


愚公闭了闭眼睛:“我怎么出现幻觉了?”


 


第二天,郝眉和ko一起来了。


除了脸色有点发白之外,一切正常。


两人刚刚走进程序部,身边一个新来的妹子,拉拉自己的衣袖:“村长,那个有个问题问你。”


愚公期待的看着面前娇小可爱的妹子:“大胆的问。”


妹子扭捏了一下:“有几个姐妹要我帮忙问,那个ko师兄和美人师兄是不是情侣啊。”


愚公的小心脏顿时碎的嘁哩喀喳的,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他们两不是情侣,他们两个结婚都好几年了。”


“哇!!!!”


“这么激动?”


猛然的妹子身边的妹子们群涌而起,将愚公围了起来,开始询问关于k莫夫夫的幸福生活,愚公当真是欲哭无泪:“合着我如今是他们夫夫的恋爱村长是吗?”


“村长好。”


 


郝眉发现最近公司的势头不太对,很多女孩子都围绕在愚公身边,而愚公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


“大哥,你咋了?一副缺爱的模样?”


愚公呵呵呵的一串冷笑:“眉妹,你大哥如今已经被妹子供奉为神了。”


“神?”郝眉笑:“村长神吗?”


愚公咬牙瞪着郝眉,却被郝眉身后飘来的ko发现,立刻自己的怨气减少了一半。


 


Ko拿着外套走过来:“穿一点,外面和咱们两个办公室的温度不一样,别冻着。”


“知道,知道,我就打算倒个水。”


眼看着郝眉被ko带走,愚公心里无限感慨,他们的郝眉啊,同居四年的弟弟啊,就这么被人拐走了。


遥想当年,郝眉是省状元的事实曝光之后,愚公很是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入学成绩,眼睛都快瞪大到掉出来,可是一看确实是郝眉二字,而且当郝眉的期末高居榜首亮眼成绩出来之后,愚公对郝眉的敬佩稍稍多了一层。


去恭喜当事人的时候,郝眉只是一副:“不用补考就好。”


本以为这小子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成绩这么好,可后来越来越不对,这小子每月就600块生活费,外加上奖学金度日,为毛每样东西都用的格外昂贵?牌子都是一些自己全然没看过的。


直到房子曝光出来。


愚公知道郝眉不是小气的人虽然嘴上说的比谁都在意钱,可装一阵可怜之后也就不当作一回事了。


真不知道是心大还是心宽。


下班的时候,愚公再次被妹子们包围,前呼后拥的走出办公室。


他们在公司门口聊天的时候,郝眉和ko走了出来,一黑一白两人都背着双肩包。


郝眉朝他挥挥手,ko拉着男生的卫衣帽子就往车子的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唠叨:“外套不穿就走快点,小心又感冒。”


“知道知道。你唠叨死。”


Ko侧看着郝眉。


郝眉立刻扑上去:“你唠叨的样子,我也喜欢。”


 


身边是妹子们的大叫的声音:“村长,你看见了?”


“嗯,我还没瞎。”


“村长,以后我们还可以找你打探他们两个人的消息?”


“不能。”


“为什么。”


“妹子们,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妹子们一脸懵懂,第二天一个妹子把昨晚的话复述给郝眉听,郝眉哈哈大笑。


妹子问:“所以村长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是说,别拿愚公不当男人,他想恋爱了。”


 


Ko走过来:“回家了。”


“嗯,回家干吗?”


淡定的男人笑说:“我想恋爱了。”


郝眉心情极佳的切了一声:“老夫老妻,搞什么事情啊。”


 


妹子们看着二人远走的背影,心化成一滩水。


 

评论
热度(407)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