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我家孩子傻,我要多看着(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Ko是出了名的话少,冰山,难接近,ko的媳妇郝眉却是出了名的话多,可爱,易相处。


愚公和猴子有时候很郁闷,这个郝眉和ko到底是看上对方哪一点了?两个相差这么多的人是怎么和平相处的。


郝眉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没有啊,ko在家里话多的要死,跟我妈似的,我每天都快烦死了。”


“烦死了?”愚公怀疑的看着郝眉嘴角的笑容和语气中不容忽视的快乐。


郝眉转头去看坐在电脑前慢慢编程的ko:“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挺好。”


 


快要过圣诞了,微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搬来一颗圣诞树,还组织所有人一起许愿,致一的单身狗立刻不淡定的在纸条上写上自己心中最渴望的妹子的名字。


郝眉咬着笔帽颇为纠结的看着对面已经动笔的ko,他单手托腮皱眉问:“ko你写的什么?”


那边的ko已经收笔,开始卷纸条绑丝带了。


“秘密。”


郝眉伸手就要抢:“秘密什么啊,给我看看。”


Ko拉住伸过来的手,坏心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明显的看到那人面色变红一副害羞到极点的样子。


“快点写吧。”说罢男人走到圣诞树旁将自己的挂在不显眼的地方。


郝眉咬牙切齿的盯着远走的背影,转念又回到纸条上,想了半晌才一笔一划的写上。


【希望ko能够开心,健康,最重要的是能永远和郝眉在一起。】


写完之后,郝眉似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忙不迭的将纸条卷好,挂在树上。


 


两人结伴回家的路上,郝眉缠着追问:“你到底写了什么?听过拉到绝不外传。”


Ko看着上串下跳的人,心情极佳的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所以不能说。”


郝眉大笑:“你还信这个啊,ko你小时候是不是还相信过圣诞老人。”


“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圣诞老人。”


“哦,那咱们还有代沟啊。”


“嗯。”ko安静的看着郝眉开始扯他小学的时候为了得到圣诞礼物,把爸妈和家里佣人的袜子全部都借来,挂了一屋子,可惜最后也就只得到了一个psp。后来发现给自己送礼物的是老爸老妈之后就再也没有挂过袜子。


Ko揉着面前人的脑袋:“你还是可以挂,我来送。”


郝眉转过身眉眼弯弯的望着男人:“你打算当你眉哥的圣诞老人吗?”


“嗯。”


“我要的礼物很贵,也没关系?”


“嗯。”


“你很有可能送不起。”


“那也送。”


 


两人一唱一和的时间也到了家门口,ko拿出钥匙开门,郝眉握住那人冻得有些发凉的手,ko抬头去看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觉得,我今年的圣诞礼物已经到了。”


“恩?你想要什么?”


郝眉笑呼呼的拉开门:“快点做饭,做好饭我再告诉你。”


关上门的那一刻,走廊里还扬着郝眉欢乐的语气:“多放肉,没有肉你眉哥生气给你看。”


 


圣诞礼物?郝眉窝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在厨房忙碌的男人,歪着脑袋傻笑。圣诞老人都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礼物给他了,他什么都不想要了。


 


郝眉有了ko,还缺什么?什么都不缺。


 


第二天,ko醒过来发现床边上的人不见了,起床在家里看了一圈人也不在,打电话那人还把电话丢在家里了。


正准备出门找人的时候,就看到那人冻得瑟瑟发抖的回来了。


“干嘛去了?”


郝眉脖子被冻得发红,憨笑着说:“我这不是起早了准备出去买早饭嘛,可是外面都没有摊子,我绕了一圈就回来了。”


“这么冷的天,基本上都不出摊子,你想吃什么?我来弄。”


郝眉笑意浓浓的脱下满是寒气的大衣:“吃什么都行。”


“嗯,你去床上暖……”ko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抱个满怀。


男生身上还带着外界的寒气,和他仰头看自己的笑脸形成鲜明的对比,ko不自觉的也笑了,往下看了看,郝眉又没有穿鞋子。扛起人就扔到床上去。


郝眉落入还带着暖气的被子里,起身挡住男人要帮他穿鞋的手,双手挂在ko的脖子上满是期待的看着人:“ko,我们做吧。”


Ko有些莫名的看着男生:“为什么?”


郝眉笑意不减的看着ko:“不为什么,做不做?”


“你很奇怪。”


“怪个毛。”说罢郝眉动手开始解两人身上的衣服,ko嘴角微微一勾,吻上男生喋喋不休的嘴唇,手上的夺回了主动权。


这个人平时嘴上调戏比谁都厉害,每次在床上却是羞涩的不得了,主动要求还是第一次,古人云送上门的肉不能不吃,不吃就是傻。


 


事后,郝眉沉睡在双人床上,ko守在男生身边,手指拂过男生疲惫苍白的脸,刚刚是不是用力过猛了?也不知道他醒过来会不会炸毛。


Ko低下头吻了郝眉的嘴角,没办法炸毛就炸毛吧,炸毛也挺可爱的。


 


两人昨天逍遥这就代表今天要付出代价,昨天半夜ko就发现郝眉有点不对劲,浑身的温度比起平时来,高的不是一点半点,打开灯发现嘴唇都烧干了。


Ko连忙喂了两口水过去,喊了郝眉好几声,郝眉才勉强有了一点反应。


“有没有哪里疼?”


郝眉睁开烧得迷蒙的眼睛,摇摇头手握住ko的手腕:“我不去医院,你给我吃点药。”


“不去医院?你烧得厉害。”


“反正…不去。”想了想郝眉解释道:“你不喜欢医院,咱们不去。”


Ko搂着郝眉的手紧了紧,两人以前喝酒聊天的时候,自己说过不喜欢医院,因为家里人都是在那里走的,能不去就尽量不要去,他本以为自己随意这么一说不会有人记得,可这个人记下了。


“不去医院,好不了,听话。”


郝眉觉得自己有些虚脱身上没什么力气,脑子也不清不楚,把一切都交代了:“我今天早上去公司了,我去看你写的愿望。”


“那么冷的天,你跑出去看那个?”ko有些责备的看着怀里的人,郝眉拍拍ko的心口:“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看。”


Ko把郝眉身上的被子提了提,顷刻功夫他感觉到自己心口又些温热。


郝眉红着眸子垂着眼角委屈道:“你不和我说心里话,我就只能自己想办法。真过分,有愿望不和我说,反而和纸说。”


Ko摇头叹气:“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这么在意。我以后注意。”


“嗯。”郝眉昏昏欲睡,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半开半阖疲惫得很,他乱挥着手:“ko,我睡了,你照顾我吧。”


“嗯,我照顾你。”


 


第二天郝眉的烧退了,可是依旧昏昏沉沉没有精神,ko帮他请了假,自己套上外套就去了门,帝都的天气真的是冷的紧。


手伸到口袋里摸出两张纸条,ko想起来,昨天郝眉回来的时候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一张纸条上是郝眉一笔一划写下来的愿望,都是希望自己过得好的句子。


而自己的那一张上:


【愿郝眉,现世长安,愉渡一生。】


除了自己写下的之外,还有郝眉小学生的字体:【ko也是。我才不要一个人过日子!!】


 


半路他给肖奈打了电话。


“我今天也请假。”


“哦?”


Ko转身往家走:“我家孩子傻,我要多看着。”


 


END


 

评论(1)
热度(854)
  1. 死守k莫一百年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的 被感动的感觉~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