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自从郝眉和ko住在一起并且将男男关系昭告天下之后,两人虐狗的厉害程度丝毫不输给倾城夫妇,有时候还有胜过那二人的趋势。


这是为什么呢?


愚公和猴子研究过原因,微微和肖奈属于言语上的腻歪,肢体上的腻歪都发生在他们家里,一般不让他们看见,可是郝眉和ko不一样,他们两从来不在语言上腻歪,更不会再大家面前动手动脚,只是ko对郝眉的宠溺已经由润物细无声拓展到蛔虫的地步了,郝眉一抬手ko就站起来帮他倒水,郝眉一咳嗽ko就递过去一包开心果,郝眉一打哈切,ko立刻从上前把人抱到地铺上休息。


这种等级的宠人,简直是人神共愤。


反观郝眉,这个家伙虽然总是一副傻缺模样,可是心里和行动上对ko的好也不少,加班的时候给ko准备私房菜,平时一毛不拔的眉哥为了一件ko穿的好看的大衣,一掷千金说买就买,让同去众位同事无限感慨。


要知道那件大衣可是他们半个月的工资啊。


土豪就是土豪啊。


 


总而言之,这两个人的喜欢从来不流于表面,却在暗地里发着耀眼的光芒,闪瞎人都不自知。


 


最近致一单子繁杂任务量大,大家几乎是日日都要加班,这郝眉刚开始还能调侃自己两句,到后来累的连调侃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这天郝眉趴在桌子上戳着上次和ko去云南买的那只草编的蚂蚱,愚公顶着鸡窝头过来找灵感:“怎么了啊,眉妹,你也卡了?”


“嗯,卡的都快成乌龟了。”


愚公拉了把椅子坐在郝眉身边叹息道:“我也卡了。”


“卡卡更健康。”黑眼圈深重的猴子也跑来凑热闹。


Ko抬头看着对面三个垂头丧气的人,不由的摇头:“肖奈,要回来了,你们?”


 


愚公立刻立起腰板,想要和ko辩论一下,这不是老三回来的问题,这是ko不愿意自己和猴子占用郝眉而下的逐客令,可是在对上ko那双寒星的眼睛时,气势立刻就弱下来。


眼见着自家兄弟怂怂的退场方式,猴子也感觉到某些危险的气息,带着自己的椅子,匆匆而逃。


 


Ko满意的点点头,缠着自家媳妇的妖魔鬼怪退散,从包里拿出早上做好的巧克力蛋糕:“补充点糖分,脑子转的会快。”


郝眉原本垂着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我去,ko你也太神了吧,我刚刚想说你晚上回去给我买个蛋糕的。”


“嗯。”某人得意的情绪暗藏的眼底。


郝眉狼吞虎咽的过程中也不忘ko时不时给他喂上一口。


 


整个致一都是浓浓的甜味,愚公和猴子咬着衣角含泪哭诉:“这个满是情侣的世界还能不能好,咱们还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玩耍了?!”


肖奈搂着微微从致一的大门走来,微微笑道:“师兄们,是又被美人师兄和ko师兄虐到了吗?”


“好像是。”


“那要不要帮帮他们?”


“哦?夫人认为要怎么帮?”


“提醒他们两个人一下,不要太刺激单身人群了。”


肖奈清傲的脸上露出笑意,点漆的眼中多了一丝欢愉:“夫人可知道,相爱的人是无法压住自己对对方的情谊的。那是自然表现。”


微微疑惑:“什么意思?”


“愚公和猴子他们日日吵着说我们秀恩爱,事实上我们只是在普通的为对方着想,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郝眉和ko并没有搂搂抱抱,故意刺激他们。”


“你的意思是,愚公他们缺爱了。”


肖奈道:“夫人,心思玲珑一点就透。”


 


郝眉此刻正咬着巧克力蛋糕,吃的正,ko起身给他打了一杯水,叮嘱道:“慢点吃,别噎着。”


刚说完郝眉就觉得嗓子干的吓人,就着ko的手喝了一口水,捶了捶自己的心口:“嘿嘿,没关系,你不是在这嘛,来来你也吃,每次好东西都被我一个人干掉。这可是你的劳动成果。”


Ko背对着致一众人,他身形高大正好能将郝眉遮住,他低下头伸出舌头舔掉郝眉嘴角边的残渣:“你吃蛋糕,我吃你就行了。”


 


据说那天下午郝眉的脸一直都是红的,下班被ko拉回家的时候红度都一点都没有退下。


 


Ko出差了,跟着老三走了,走之前给郝眉留下了三天分量的菜量,那天晚上郝眉趴在沙发上幽怨的喊着:“你真的要走。。。”


Ko回头眼里带着笑意:“嗯,不是一个星期之前就知道了吗?”


郝眉叹息:“知道归知道,我还没有接受。”


用保鲜膜包好最后一道菜,ko走到沙发上将有些萎靡的男生抱在怀里:“你在弄别扭吗?”


郝眉拉着ko的袖口:“微微师妹说,我可以和你闹别扭,你说呢?”


“嗯,可以闹。”


“觉得很好?”


“很好。”


郝眉嘿嘿傻笑:“那我以后就多和你闹闹别扭。”


Ko吻了吻郝眉的眼角:“你可以不用为我考虑那么多,和你在一起已经很有家的感觉。”


“看出了?”


“嗯。”


“看出来就别废话,好好接受你眉哥的体贴。”


恬然静谧的夜里,情绪暗暗流淌,ko迟疑了很久才微笑着:“嗯。”


 


郝眉趴在办公桌上,看着对面没有人的办公桌,心里空劳劳的止不住的叹气,猴子和愚公感觉到郝眉的低气压,却也不敢贸然过去询问。


直到中午,两人结伴上前:“去吃饭不?”


郝眉拿出盒饭:“不了,我有爱妻便当。”


猴子和愚公疲惫的看了对方一眼:“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嘴贱。”


 


三天中只要ko有时间就和郝眉视频通话,本以为今天就可以见到那人,却被肖奈通知,要多留一天。


所以当天晚上ko的手机就炸了。


【ko,家里没有余粮了。】


【ko,我再也不吃外卖了。】


【ko,你在忙吗?】


【ko,干嘛不理我!!!】


【ko,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你快和我说话。】


【ko,我在和你闹别扭。】


【ko,我想你了。】


【被子里全是你的味道,想你!回我信息!】


【你干嘛呢?是不是和哪个妹子眉来眼去!不准勾三搭四。】


【注意一下,你是有家室的人!】


【ko,理我,理我。】


【ko?】


【ko?】


【ko?】


【ko!!!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会议结束。


肖奈看ko急匆匆地往外走:“你去哪?”


“回家。”


“机票是明天。”


“我刚才已经改签了。”


“为什么?”


 


“郝眉,和我闹别扭了。”


 


END


 


 


 

评论
热度(627)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