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有句老话说得好,我特喜欢你(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这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愚公和猴子摊上大事了。


“ko,老三,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玩什么泼水节了。”


悲剧是这样发生的,愚公和猴子为了一点事情吵起来,还动起手,其实也就是象征性的闹着玩,玩着玩着就变成攻击,而且两人攻击的方式还特别的奇特,拿水泼。


泼到最后有了愈演愈烈的架势,郝眉和微微从致一大门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愚公抱着一桶水要泼猴子,猴子满致一的逃窜。


眼看着猴子无处可逃,愚公嘿嘿一笑【哗】的一声,那一桶水毫不犹豫的泼了出去,猴子眼疾手快的蹲下身子,遭殃的是猴子身后的微微和郝眉,郝眉当下想也不想的把微微推开,自己淋了一身水。


所有人都惊呆了。


姗姗来迟的ko和肖奈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郝眉抹掉额前滴下的水珠:“你们两个玩泼水节也要看气氛啊,这才开春吧。”


 


猴子和愚公此刻已经任何想法,对面两个食物链顶端的人,特别是那个黑衣服的,ko的四周仿佛都冒出了黑气,连天都快变了。


拉着湿漉漉的郝眉,ko直接把那人的外套脱下来,自己给他披上,抱起人就往外走,路过肖奈身边的时候冷淡道:“我们请一天假。”


 


肖奈扶着微微头也不抬的答应了一声,微微有些担心的看着郝眉和ko离开的身影:“是美人师兄是把我推开,不然……”


“我知道。”


微微绣眉微蹙:“这么冷的天,应该不会生病吧。”


肖奈也不由的皱眉,看向猴子和愚公:“你们两个快去工作。”


二人立刻特赦令般逃离现场。


 


一出大门外界冬意还未消去,郝眉身上全是冰冷的水,寒风灌进心口冻得他直往ko的怀里缩,ko感觉到郝眉的颤抖,不由的把人抱得更紧了一点,赶往停车场的脚步也加快了一点。


郝眉的头发上也全是被泼的冷水,走了一遭郝眉觉得自己的刘海都快被冻住了。


“ko,你走慢点,我快被风吹成冰了。”


Ko低首看着他白里透紫的脸,叮嘱道:“你别说话,快点去车里,你能暖一点。”


极快的飙车回去。


郝眉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被冰泡着,冷到骨子里。自觉地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下,刚脱完大衣,ko就从浴室出来,二话不说的把人抱起来,塞进浴室里。


“是不是手脚被冻僵了,没有力气?”


郝眉咬着牙点头:“我脱衣服都费劲。”


“嗯。”


手上是比语气要温柔许多的动作,浴池的里水也放的差不多了,郝眉被他放进浴缸里,看着烟雾缭绕的浴室,有些奇怪的问:“ko这个水怎么一点都不热?”


“不能太热,慢慢热起来。”


“为什么?”郝眉心情不错,扬着笑脸追问面前人。


Ko冷着脸没有说话,看着浴缸里的人面色渐渐变红,ko松了一口气:“你先泡着吧,我出去给你熬点粥。”


郝眉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湿漉漉的手拉住面前的人:“你生气了?”


“没有。”腹黑男没有回头。


郝眉讨好的把ko拉回来:“你这个语气明显是生气,你眉哥和你生活这么多年,我会不知道你语气里面的情绪?真把我当傻子?”


“……”男人不说话,就这么盯着笑容灿烂的男生。


郝眉道:“师妹是女孩,我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帮她挡一挡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师妹平时对咱们也不错,做人要有良心。”


郝眉拍拍ko的手:“微微师妹身体不好,这一盆子水到她身上,她肯定要生病,你眉哥如今被你养的白白胖胖如此健康,不可能会出什么大事,对不对?而且现在你看啊,咱们平白无故多了一整天的假期。这叫什么?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Ko被他半是夸赞半是自省的语气逗笑:“你总是有道理。”


“那是因为你眉哥是真理的代表。纯天然百分百,无添加。”


Ko低下头吻住男生:“是,我的真理。”


 


夸下海口说自己健康,却还是虚弱的发起高烧。


肖奈第二天接到电话的时候,眉头皱的更紧担心的问:“他要不要紧?要去医院吗?”


Ko侧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郝眉,男生嘴里喃喃低语着:“不去医院,ko不喜欢,不去。”


男人有些心疼的捏着男生发红的耳垂,对着电话那头答复道:“不用,我照顾他就好了,你们不用担心,这两天我们两个都请假,你体谅一下。”


那边的肖奈低低答道:“有问题给我打电话,我帮你们联系医院。”


“嗯。”


挂断电话,房里男生迷蒙间的呓语格外清晰,喊得很多内容ko都听不清,但是每一句话之前都会加上自己的名字。


低下身子和男生滚烫的额头相抵,一时间有些想落泪,从未想过未来会有这么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喜欢他,梦里梦外都笑意扬扬的唤着自己。


眼看着时光老去,孑然一身无处可归,无人可诉,世间苍凉的孤寂莫过于此,孤身一人时间一长便成了习惯,生活强大的惯性把人热情磨灭,失去亲人,孤独一身,伤心难过,本来都是重大伤心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这些事情就变得轻飘飘,连基本的难过都不会再有,人心是会麻木的。


 


遇上这个人,是什么呢?


上苍的补偿?


命运的安排?


或许这些都不重要,


自己不会再一个人,知道这个就够了。


 


他是自己这辈子的唯一,人的一生只能有一个唯一。


 


吻住郝眉阖上眼睛,唇在睫毛上停留:“快点好起来,一个人在家好无聊。”


 


郝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窗外的阳光也有些刺眼想要抬手去挡,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他撑起脑袋,发现自己带着戒指的手被同样款式戒指的手握住,手的主人正趴在床边守着自己,睡的正香。


没由来的想要亲一亲安睡的男人,可自己一动ko就醒了。


 


“醒了?”ko吸着气,头立刻凑上来感觉郝眉额头的温度,安慰的叹了气:“热度退了不少,再吃一次药,我去给你热粥。”


郝眉乖乖的点头,ko拍拍他的脑袋:“你一生病我就没有好日子过。”


被拍脑袋的人蹭蹭那人伸过来的手:“我生病都是你的责任!!”


Ko笑起来:“我的责任?倒打一耙?”


“你说是不是你的责任?”


“嗯,是。”


“你真好。”


Ko学着平时郝眉的回答:“那你要学会珍惜。”


郝眉伸出手索要抱抱,ko倾下身子把人抱起来,拉进怀里,郝眉毫不掩饰的说:“那是当然,你要是走了,我去哪找这么好看,又会找饭,又能帮我工作,还照顾我,什么都为我考虑,什么都把我放在第一位的人?你眉哥别的不行,脑子还是相当不错。”


Ko点头:“有道理。”


 


一勺一勺给郝眉喂着粥,ko问:“你老看我干什么?”


郝眉舔着嘴角的粥,笑的像一只偷腥的猫:“就想看看,想知道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个样子?”


Ko又吹凉一勺粥:“我小时候?和现在不一样。”


“哪不一样?”郝眉吃着粥含糊不清的追问。


Ko清俊脸上满是道不尽的柔情,大拇指擦着郝眉嘴角的米糊,笑道:“那个时候没有你。”


郝眉呆愣愣的张着嘴,满脸通红的看着说情话的男人,男人趁机放下手里的粥碗,欺身上前吻住发傻的人。


 


第三天,郝眉吵得要去上班,在床上躺的都快瘫痪了。


走在路上,周围很多情侣结伴走路。


郝眉拉住往前走的ko:“ko,有句老话说的好。”


“什么老话?”


郝眉向前夸上一步,快速在ko脸上落下一吻,而后笑盈盈道:“我特喜欢你。”


Ko脸上现出一点红晕,心动的厉害。拉住郝眉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走。


“不是,上班?你去哪?”


Ko回头笑说:“我现在想上你,咱们做完全套,你再说上班的事情。”


郝眉无奈笑:“那我还有力气走路吗?”


 


家里的床:主人们欢迎回来,动作请轻一点,爱护家具好吗?


 


END


 


 


 


 


 

评论
热度(553)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