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我是不是太任性了?我觉得很好。(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这两天看完了半路父子……高迈好萌。


今日狗粮^v^


文:


 


“ko!”


“ko。”


“ko~”


Ko从厨房里探出身:“嗯?”


郝眉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我冷,你把空调温度打高一点。”


Ko关掉煤气,把做好的鸡翅端出来,走到沙发旁看了一眼,那个人果然又没有穿袜子。转身去卧室里拿出毛毯和袜子。


郝眉依旧在沙发的角落里缩着,ko走过去把人的脚拉出来,一摸果然是冰凉的,把袜子给穿上之后,再用毛毯把人卷起来,只留了一个头在外面。


“ko,这么麻烦干嘛,你直接把空调温度打高一点不就好了嘛?”郝眉打着哈切困顿的询问。


把郝眉拉进怀里,ko道:“温差太大,对身体不好。”


“什么意思?”郝眉仰头问道。


“外面太冷,里面太暖,容易生病。”


“不明白,人舒服不就好了?”郝眉醒了醒鼻子,好像是感冒的预兆。


Ko摇头,手去摸郝眉额头:“你昨晚把温度调的太高,今天外面降温。”


郝眉缩了缩身体:“可能是早上在路上冻到了。”


“嗯。”


“你不反驳我?”


“你说的都对。”


郝眉美滋滋的笑起来:“你明显是口不对心。”


“嗯。”


“切,果然。”


Ko捏捏郝眉的鼻子:“起来吧,吃饭了。”


“等一下,再躺一会儿,最近工作忙,咱们都快一个月没有按时下班了,今天好不容易多出几个小时,咱们多躺一会儿,这叫享受。”


男人将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些,下巴贴在那人的额头上:“嗯。”


郝眉闭上眼睛,扬着嘴角无奈道:“闷葫芦。”


 


愚公失恋了。


这件事的源头要从ko和郝眉将车上的联系电话换成愚公和猴子的之后。


郝眉和ko十分招人,就连平时下车上车的那点时间空档都会被妹子锁定,可车上的联系电话是不能不放的,不然车子真的出了问题找不到联系人会很麻烦。


两人为了方便,索性将猴子和愚公的电话放上去,确实从那之后两人再也没有接到过任何陌生妹子的电话和短信。


这件事本身是十分不道德的,可是却意外的让猴子和愚公找到了女朋友。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歪打正着。


 


没有两个月,愚公和妹子闹掰了。


原因是愚公不愿意在房产证上写她的名字。


郝眉和微微捧着热可可吃着坚果,专心的听愚公诉苦。


“其实,这个现象如今很正常,谁不希望自己将来的生活有保证啊。”微微掰开一颗开心果。


郝眉喝了一口热可可:“其实,我不这么觉得。”


微微斜睨道:“美人师兄,你们家房产证上面就是你和ko师兄的名字吧。”


“那不一样。”郝眉拿过开心果:“ko是花钱买我的房子,那妹子是想白占愚公的房子好吗?”


微微有些郁闷的看着愚公:“师兄,我们家虽然是两个人,但是房产证上面写的还是大神一个人的名字,我是觉得这样的情况如今挺普遍的,你们两个闹掰就是因为这件事?”


愚公悲伤道:“可不是,我只是在她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她就大呼小叫,说我没有和她过一辈的打算。”


郝眉摇头:“那你应该反问她,她问这个问题是不是不相信你能和她过一辈子,既然两个人是要过一辈子,很多事情就要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不是建立在房子上,说到底是她先不信任你的,这样的妹子不要也罢。”


“美人,你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愚公叹气:“我也知道,所以直接和她断了联系。”


微微明眸一转:“师兄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嫁富婆吗?美人师兄家底雄厚,让他介绍个富二代给你岂不是两全其美。”


郝眉道:“我好像真的有个姐姐,她今年……”


“打住打住,两位啊,我是请你们两个来倾听我的心事的,你们两个不要把这次谈话当成闺蜜之间的下午茶座谈好吗?”愚公悲痛的翻白眼。


微微摇头:“大神说,夫人外交要多多发展,这样有助于解决致一的内部矛盾。”


郝眉点头道:“对对对,攘外必先安内。”


 


愚公疲惫的闭上双眼:“我怎么会想起来和这两个有家室的人倾诉恋爱的烦恼呢?”


微微:“因为整个致一只有我们两个最闲啊。”


“就是,不然你以为我们两个吃饱了撑的不工作,过来听你说故事?”郝眉扔了一颗开心果到愚公怀里。


愚公叹息道:“所以,致一这么繁忙,为何你们两个这么清闲的在这里喝水吃零食呢?”


微微说:“我的工作做完在家做完了,今天没事了。”


愚公:“老大的女人,就是有特权啊。”又看向郝眉:“你呢?”


郝眉舔着嘴唇:“ko说我这几天太辛苦,他不让我工作,然后老三就把我赶到茶水间来陪微微师妹说话。”


“……”


愚公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晚上下班两个人走在路上,郝眉大大方方的和ko手牵手。


路上行人匆匆,却还是有很多人回头注视着两个样貌出众,举止暧昧自然的人。


“ko啊,愚公失恋了。”


“嗯。”


“咱们是不是应该帮他寻寻啊。”


“嗯?”


“就是你看啊,要不是咱们把他的电话号码放在咱们车上,他就不会认识那个妹子,就不会失恋,这么算来还是我们的错?”


“不是。”


“为什么,这样看来源头就是咱们。”


Ko将男生的围巾围的更紧了一些,将他冻得发紫的手拉住放进自己的口袋:“姻缘这种事情,是自己的,不能怪任何人,任何物,一切是注定的。”


郝眉点头:“哦,比如微微师妹和老三那样?”


Ko面无表情却把郝眉的手握的更紧:“还有,咱们两这样。”


郝眉觉得手心开始发烫,就连耳朵都有些热:“也是。”


往ko身边靠了靠,两人靠的很近,郝眉道:“你最近不让我工作,我就和微微师妹学了一样东西。”


“什么?”


正好走到小区楼下的公园,公园门口有一个音乐喷泉,走到喷泉前,正好赶上时间,喷泉虽然在冬天不会喷水,可是在喷泉四周的霓虹灯是会亮的。


四周没有什么人,郝眉从包里拿出一团毛线。


“每次出门你都把围巾给我,我……我觉得挺不好意思,正好微微师妹在给老三打围巾,我就偷学了几招。”


面前的围巾实在是称不上好看而且可以称得上破破烂烂,但却厚实的很,拿出来之后就连送礼的人都有点难堪,他傻笑了几声:“有点难看啊,我不太会这种事情,下次!我下次!肯定给你织一条更好的出来。”


郝眉盯着ko的眼睛:“就算这么难看,你也要带,我打的很辛苦!”


Ko嘴角扬起笑容:“嗯,会戴。”


郝眉脸红的吓人,他在霓虹初上的华灯中把围巾塞到ko手里:“现在说也不迟,生日快乐。”


Ko觉得奇怪,可嘴角还是止不住的笑:“今天不是我生日。”


郝眉低头:“我知道,这个是补你去年的。”


沉默了良久,ko唤了一声:“郝眉。”


“干嘛?”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哦……ko。”


“嗯?”


 


“没什么,我也就是想叫叫你。”


 


Ko上前,低下头吻住有些羞赧的男生,分开后拉住男生冰凉的手:“咱们,回家吧。”


“好,回家。晚上多做点好吃的。”


“嗯。”


“空调温度调高一点,我不想穿袜子。”


“不行。”


“不能不行,你眉哥说一不二。”


“容易生病。”


“没关系,到时候你还是会照顾我。”


“嗯。”


“我这么任性好吗?”郝眉开始反思。


Ko拿出钥匙开门,想也不想道:


“我觉得好。”


郝眉一进门就大喊道:“那我就不改了。”


 


END


 


 

评论
热度(634)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