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不用解释,我都知道(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致一最近来了一位男士,这位男士有些特别,他是个gay。


阳光帅气的站在致一中央浑身都洋溢着男性的荷尔蒙,热络的和每个人打招呼。


“Holle,everybody,我是江孝,是新来的程序员,大家多多关照。”


愚公看着面前男性在衣服下都隐隐可见的肌肉,顺带的看了看自己和身旁的猴子:“窝槽都是男人怎么差别这么大。”


猴子嘴角抽了抽:“老子觉得自己的男子气概一下子就结冰了。”


微微偷笑:“他是国外长大的壮汉形,和你们不太一样,不是一个品种。”


 


大家聚在一起和江孝闲扯的时候,致一的大门被打开,郝眉拉着ko急匆匆的跑进来,赶忙的打卡。


然后松下一口气:“还有两分钟,万幸万幸。”


“下次不用跑那么急,我能改打卡机的程序。”


“你不早说?”郝眉大口喘着气,把挂包扔到ko手里:“害我拉着你狂奔。”


“嗯。”


郝眉看着两个人还紧握的手,嘟嘴道:“你绝对故意的。”


“嗯。”


“你大爷!!”


 


“哎,雷锋!这这!!”


郝眉转过头去看,只见一个阳光健硕的男人正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自己。


Ko也皱眉看去。


“我,昨天你帮我找警察的你忘了?”江孝大步走过来。


 


郝眉一脸懵懂的看着面前的人:“我帮你找警察?”


“可不是,就在前面那个路口。”江孝绘声绘色的比划着。


“哦!!你就是昨天那个被碰瓷的。”


 


愚公一脸不解的上前:“怎么着,这是帝都市民欺负归国子女,被咱们眉哥见义勇为了?”


郝眉哈哈大笑:“我昨天正好去那边拿给ko买的药膳,结果就遇上一个他被一个半大的小子坑,当下你眉哥就报警了。”


“呦,见义勇为啊,不愧的党的接班人。”猴子也上前来。


 


江孝人家长得阳光此刻笑的更加灿烂:“雷锋,你叫什么名字?”


愚公大笑问:“哈哈哈,眉妹啊,你还用老办法呢。”


“滚蛋吧你。”


郝眉有些难堪的挠挠后脑勺,这不能怪他,从以前开始做好事就会被登上学校的光荣榜,对此郝眉是觉得很丢脸的,所以,从高中开始,他每次帮人后,别人问他名字,他总是笑说:“做好事不留名,你叫我雷锋就行。”


此刻肖奈和整个致一都看着他,而且,此时郝眉就算不回头都能感觉得到身后ko的死亡光波,郝眉暗暗的把ko的手握的更紧:“对了,你怎么在致一啊。”


江孝大大方方道:“我来这上班,你不欢迎吗?”


郝眉笑:“我有什么欢不欢迎的,那你好好工作啊。我们去上班了,koko走吧。”


 


Ko这才伸手一捞把人牢牢的锁在怀里:“嗯。”


见戏结束了,众人也就散了。


猴子擦擦自己额间的冷汗:“方才ko的眼神,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噩梦。”


“我都快记起我的童年阴影了。”


“譬如?”


“柯南里面的小黑人。”


“ko的眼神可比那个小黑人强多了。”


“……”


 


“你没和我说过。”进了办公室,ko坐在沙发上看着郝眉,表情不太明朗。


“这个……我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我今天早上还扶了一个奶奶过马路!!”


“我知道,我在你身边。”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ko捏着郝眉的耳垂:“我知道了。”


郝眉倏然眼皮一跳:“哎哎哎!!你这个语气让我觉得很不安,说清楚啊。”


 


两人还在拉拉扯扯的空荡,程序部的门被推开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在……”江孝一脸抱歉。


Ko冷着脸问:“什么事。”


“我就是想问问,你们介意我进来工作吗?毕竟我也是程序部的。”


Ko:“外面有程序部的位置。”


“可是大家一起工作也有意思,你说是不是?”他笑着看着郝眉:“雷锋先生?”


郝眉侧过头:“我觉得两个人工作就挺好的,多一个会不协调。”


“可……外面就我一个程序部的,很无聊啊。”


 


远处工作的愚公肩膀给猴子拍了,愚公盯着屏幕问道:“怎么了?”


猴子笑道:“程序部里面正在上演好戏。”


愚公这才回过头:“我去!!龙虎斗啊。”


微微也被程序部的声音吸引过来,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趴在门口偷偷。


“微微师妹,你也来了?”


“八卦是人类交往的阶梯。”


“微微师妹啊,你怎么看?”


“一山不容二虎,一女不嫁二夫啊。”


愚公竖起大拇指:“够精辟。”


“不客气。”


 


屋中三人还处于对峙状态。


“所以……我还是想和你们一起在办公室里面工作。”


“不行。”ko漠然拒绝。


“为什么。”


郝眉眨着眼睛:“你应该知道吧。”


江孝笑:“知道什么?”


“我和ko,我们是一对~就是情侣那种一对,要过一辈子的那种一对。”郝眉求证的问道:“你明白吗?”


江孝无谓的满脸灿烂:“我明白,我也是gay啊。”


“……”


“……”


“……”


 


外面偷听三人组发出无声的尖叫:“这是要搞事情啊。”


江孝面上笑容不减,诚意十足的看向郝眉:“而且,我对你有感觉。”


“……”


郝眉尴尬的笑道:“那可能是个错觉。”他下意识的往ko身边躲了躲。


 


Ko的神情已经不能用差来形容了,显然的戾气十足,连门外偷窥的三个人透着墙都能感觉的到那股子黑气。


郝眉侧过头:“ko?”


Ko摇摇头:“不用解释,我都知道。”


 


江孝:“我有喜欢他的权利。也有追求他的权利,你无权阻拦。”


“随你,不要给他造成困扰。”


 


肖奈从门口路过,见里面剑拔弩张的模样,又看着看戏正欢的三只,无奈道:“我请你们来是来上班的,还是来看戏的?”


他走进办公室,脸上清傲不减,蹙眉问道:“你们这又在闹什么?”


江孝道:“老大,我能进来工作吗?我一个人在外面写程序挺无聊的。”


肖奈说:“这间办公室属于郝眉和ko,你需要他们两个人的同意。”


 


江孝看着郝眉:“喂,雷锋,我不想一个人在外面上班。发扬一下帮助人的心情,收留我进来吧,我保证不吵不闹,不影响你们,ok?”


郝眉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你要是喜欢里面,我和ko出去,你在里面,这样也可以。”


江孝:“你不用这么快就做出决定吧。”


“这不是决定,是通知。”ko站起来挡在郝眉身前:“我说了,别让他困扰。”


 


场面僵持不下,江孝甩手道:“算了吧,你们还真是连个缝都不给我啊。”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ko叹气:“下次,别抢着当雷锋。”


“当雷锋也没什么不好啊,你看我坚持一个基本点两个凡是,坚决不动摇,别人也奈何不了咱们什么。”


“嗯?”


“苍蝇要叮,也要叮有缝的蛋啊,咱们两个属于天衣无缝形,别人进不来,咱们也出不去。”


Ko低下头吻了吻郝眉的嘴角:“好,我都知道。”


 


江孝依旧没有放弃追求郝眉这条路,每天见缝插针只要ko一个不留神,江孝就拖着郝眉说天谈地,聊东聊西。


每次还没说两句郝眉就会急吼吼的往ko身边赶,要不然就是ko主动过来抓人。


这天江孝委屈的问:“郝眉,你就不能像对愚公他们那样对我嘛?自从我来了致一,你连一句话都没好好和我说过。”


郝眉甩掉他黏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你要是和愚公他们一样,我也能好好和你说话。”


“那个ko有什么好?整天闷的要死,一整天听不到他一句话。你不觉得他很无趣吗?”


郝眉自豪的看着面前的人,自己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那是他对你们这些外人的样子,对我不是这样,他的好,我知道。”


 


郝眉笑的干净纯粹,确实啊,自己的人啊,为毛要让别人知道他有多好?他真正是什么模样,所有人都说ko闷,不爱说话,不爱笑。


但是……


他对自己不一样,常常陪他做他喜欢的事情,在家老是唠叨他不穿袜子,至于笑嘛,笑起来太帅!还是自己消受就好。


 


江孝看着郝眉那样的笑容一时间有些痴。


 


茶水间,ko出来给郝眉倒水。


“你当时没说我不能追郝眉,只说了不要让他困扰。”


Ko回过头气场全开,江孝讪笑:“杀气别那么重,弄得我好像犯了什么死罪一样。”


Ko漠然的看着江孝。


江孝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认真的问:“如果有一天,你成为郝眉的困扰,你会怎么样?”


“不会。”ko直截了当的回答。


“如果会呢?你们都是男人,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Ko淡然道:“我不会是他的困扰,就算成为困扰,在他不需要我之前,我会守着他。”


“仅此而已?”江孝不解。


“还要如何?”


江孝看着手里半凉的咖啡:“你要的还真少。”


 


“是你要的太多。”


 


Ko推开办公室的门,郝眉立刻笑着回头:“ko,你快来看,我刚刚编程灵感爆了,直接一气呵成,快来看看天才的杰作。”


男人将门轻轻关上,眼中漠然消失被柔然占满,他在想……


咖啡,果汁,可可,可乐,这些都很好,可是有时人真的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杯白水。


 


他不是要的不多,而是他要的正好那么多。


面前这个人,才是最好。


是他拥有的最多。


 


“郝眉。”


“嗯?”


“今天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嗯。不过……”


“不过?”


“不过,咱们要先去超市买菜。”


“好好好,早点回去,我要吃……”


 


愿,今生岁月静好,现世长安。


 

评论
热度(594)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