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我明显是在讨好你(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明天就要从回学校了了,大家同默哀,为了填平自己悲伤的心情,只能产粮安慰自己。


Ko不允许郝眉喝酒,除了伤胃伤神之外,郝眉这个一杯倒的设定让ko很是担心。所以为了郝眉的安全着想喝酒是一定不允许的。


“ko,明天猴子大寿,兄弟不能不喝酒。”


“……”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就喝一杯,保证不喝多。”


“不喝多?”


“是是是,我保证。”


“可你一杯就醉。”ko毫无退步:“不要喝比较好。”


 


“为毛,为毛。求你了,就一次。”


“我不在你身边,你出事怎么办?”ko态度坚决。


郝眉一脸坚决:“你不去?”


“那天要出差。”


郝眉苦着一张脸:“行吧,那我不喝了。”


“嗯,乖。”


 


两人这番一聊已是天晚。


郝眉躺在床上:“你们要去几天?”


“两天。”


“明天就走?”


“嗯。”


郝眉沉默了半晌,把脚架在ko的腿上:“早点回来。”


“嗯。”ko把人抱的更紧了一些。


 


一致无肖奈,猴子称霸王。


“今天你们侯爷,我大寿啊,都给我high起来。别一个个苦着脸,特别是你郝眉,你们家ko不在,你今天就归我管,晚上多喝一点,知道了吗?”


 


郝眉嘴角微微一抽:“我尽量而为。”


 


微微靠在门边拿起手机,给肖奈发消息道:“方才猴子师兄说今天郝眉师兄归他管,大神你说ko师兄知道这件事吗?”


肖奈很快就回复了:“合同谈崩了,我们还有三个小时就回来。”


微微大惊:“怎么谈崩了?”


“我觉得他们提供的技术还没有我们自己做的好。”


微微笑:“这是来自神的蔑视吗?”


 


面前酒杯堆积成山,郝眉稍稍喝了一小口之后就开始装醉。


想起上次答应ko不喝酒,结果自己喝的烂醉如泥……晚上回去真的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教训的很惨,一整天都没下的了床……


宿醉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照顾醉了的自己估计也不是什么讨巧的事情,ko今天不在,鬼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还是保持清醒比较好。


郝眉趴在桌子上,今天的酒有点上头,他有些晕。


耳边是猴子大喊大叫的声音,夹杂着愚公毫不留情的吐槽声。


 


郝眉一时间有些时空错觉,他总觉得这还是大学的时候他们在路边大排档喝酒吃饭的时光,大排档?自己和ko貌似就是在那个地方交换电话号码的。


然后,又在致一遇见,在自己家里定情,又在致一宣布出柜,之后……之后就在家里一直好好的过日子。


好像挺普通的,真的挺普通的……


但是……为什么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心里甜甜的呢。


郝眉懊恼的砸了自己的脑袋两下,每次脑子里一出现ko那张冰块脸,总觉得心里沉甸甸,心里就想被裹了一层糖衣,哪哪都是甜的。


“想什么呢?”


郝眉脑子正是不清楚的时候,有人这么问,他就是直接回答了:“ko。”


“想我?”


郝眉这才抬头,他刚喝了酒又低头闷了自己很久,眼睛聚焦有些困难,看哪都是朦胧的一片,ko却笑了,捏着他发红的脸颊:“还好,没喝多。”


郝眉这才甩甩脑袋,看清人,惊喜道:“你怎么回来了?合同呢?老三呢?不是说去两天吗?”


“对方技术太差,肖奈说算了,我们回来了。”


“哦哦,老三肯定去找微微师妹了。”郝眉拍拍自己的脸:“我没有喝多,只喝了一口就开始装醉,演技一流。”


Ko说:“嗯,乖。”


拿起郝眉挂在椅背上的外套,ko给他穿上:“回家吧。”


“可是……猴子的生日会……”


而此时,郝眉才察觉到包房里异常的安静……


郝眉顺着ko的眼神看往猴子处,他们正在弄蛋糕上的奶油,每个人都弄的满脸都是,肖奈坐在一旁,衣服上已经沾上一大片。


场面异常的安静。


郝眉咽了咽口水:“看来有人犯太岁了,咱们快走。”


“嗯。”


 


出了酒店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郝眉拉住ko的袖口,ko握住郝眉有些发凉的手,直接放进口袋:“围巾呢?”


郝眉摸摸自己的脖子:“嘿嘿,忘记了。”


“走快些,外面冷。”


“嗯。”


 


“ko。”


“嗯?”


“今天猴子他们问了我一个问题。”


“什么?”


“他们问我最喜欢的人是谁。”郝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问他们包括我爸妈吗?”


Ko拂去他刘海的灰:“嗯,然后呢?”


郝眉笑盈盈的说:“他们说不包括。我就说,那就只有ko了。”他嘴角的笑容咧的更大:“然后,愚公就问我,为什么喜欢你。”


Ko竖起耳朵,两人靠的更近了一些。


“我说,因为你好。”


“愚公那家伙又问我,你哪好。”


“我说,哪都好。”


 


Ko拍拍郝眉的脑袋:“看来有时候让你喝点酒也不错。”


“为什么?”


“实话说的快,不纠结。”


“看不出来?”郝眉眨着眼睛问。


Ko笑了:“看出来?”


“你眉哥这明显是在讨你欢心啊。喜欢嘛?”


Ko面色一僵,随即眼中光泽满出,柔情似水。


“喜欢。”


 


郝眉抖了抖身体:“好冷,回家了。”


“嗯。”


 


帝都的秋天温度很低……有个人牵着,就没那么冷了,有个人走路和两个人走路是不一样。


“ko。”


“嗯?”


“咱们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吧。”


Ko回答道:“好。”


 


站在小区楼下,郝眉本要拉开铁门进去,却被身后的一股力量拉住,郝眉的疑问还未出口,唇上就被覆盖了,两人拥吻了一会儿。


气喘吁吁的分开。


Ko顺着郝眉的背脊:“我想起一句话。”


“什么?”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嗯?”


 


“郝眉,我明显是在讨好你。”


 


“真的是……”郝眉红了脸:“套路多。”


 


END


 


问个问题,猴子和愚公之后将何去何从呢?


 

评论
热度(517)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