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也不愿意忘记你眼睛(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帝都的冬天悄然来临,郝眉带上围巾,扣上帽子,跟在ko身后下到停车场。


“最近太冷了,等暖和一点咱们再走着去上班吧,怎么样?”郝眉钻进车里拉过ko的手,果然也是凉的,哈了一口气帮他搓了搓:“冻死了。”


Ko把车内的空调打开,拉着郝眉的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这里是暖的。”


郝眉立刻把手往回收,却被ko拉的紧紧的:“喂喂喂,多凉啊。”


“没事。有空调一会儿就热了。”


郝眉本想瞪他,可一看到ko那双眼睛立刻就心软似水一样。


“好了,我对着空调吹就好了,你……你开车吧。”


Ko眸中含着笑意:“嗯。”


 


两人一下车一股子寒风就钻进来,郝眉冻得直打颤,ko拉着人快步走进致一。


刚推门就听到愚公的咆哮:“老三,你还能不能管管。”


一边的猴子也帮腔道:“这是什么世道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


郝眉睁大眼睛看过去,只见最近新来的公关妹子,手里拿着几张红钞票,而愚公和猴子拿着钱包一脸哭丧。


“你们?赌博了?”郝眉提问。


愚公假哭道:“眉妹啊,你哥哥被欺负了。”


“你说清楚啊。”


 


公关妹子笑说道:“这两位质疑我的专业素养,我就稍稍和他们打了个赌。”


“果然是赌博了。”郝眉暗暗点头。


“什么啊。”公关妹子把钞票放好:“我这不是昨天才来致一吗,公关最重要的就是识人,我说我已经把致一所有人的名字和样子都记下来了,可他们不信啊,所以……”


妹子狡黠一笑:“我们就玩了个小游戏,只要我能把全公司人的名字叫出来,他们两个人就一人给我一百。”


 


郝眉想着方才妹子手里的钞票,那明显不止是200。他接着问:“可是,你刚刚不止……200吧。”


妹子一摆手:“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


“后来他们两个不服气,还要玩,这次只给我看背影,他们赢了钱就还给他们,输了就再给我200。”


 


郝眉:“所以,你赢了?”


妹子笑:“明显的!!大获全胜。”


 


随后妹子明眸一转:“郝眉师兄咱们两个也来玩一个。”


“玩什么?”郝眉有些害怕的往后躲。


妹子指了指ko:“只要你能在认出ko师兄,我就给你200,但是,你要是认不出来,你就要给我200,怎么样?划算吗?”


郝眉回头看了一眼ko,爽快利落的点头:“行!”


 


微微和肖奈进致一的时候,正好看到郝眉指着藏在黑布里面的人:“这个,这个就是ko。”


Ko掀开黑布,走出来拉住郝眉的手:“嗯。”


随后另外几个黑布里面的人也都出来,猴子大叫道:“眉妹,太给你哥长脸了。”


“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本事,眉妹不错啊。”


妹子一脸疑惑:“不是啊,我把他们裹成这样,你怎么认出来的?”


郝眉从妹子那里拿过来200块钱,直接塞进ko的口袋:“你眉哥怎么会认错自己的枕边人呢。”


他嘿嘿一笑:“ko这双眼睛,可是你眉哥日日都要对视的,他什么模样我没见过。”郝眉回过头对ko嘚瑟的一挑眉。


Ko揉着郝眉的头:“嗯。”


“得得得,你赢了,钱也给了,热闹也凑了,戏也该散了。”妹子笑哈哈。然后突然回头看着愚公和猴子:“我今天还是赚了200。”


还处在傻笑状态中的愚公和猴子,立刻回过神,仰天喊道:“我的血汗钱啊!!”


 


肖奈开口:“干活去。”


“哦~”愚公和猴子好委屈。


 


办公室里郝眉看着ko:“虽然你脸上没有表情,但我觉得你此刻很高兴。”


Ko抬首,对着郝眉微微一笑,郝眉的脸立刻就红了:“不是,ko,你再笑一次,我拍个照,做桌面。”


看着郝眉忙不迭的拿手机,手忙脚乱的样子,ko说:“我很高兴。”


郝眉迷茫的看着ko。


Ko笑说:“你能认出我,我很高兴。”


郝眉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应该的,应该的。”


 


“ko?”


“嗯?”


“抱抱。”


“嗯。”


 


其实,我也很高兴。


 


晚上回家两人坐在车里,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快,天黑漆漆的,郝眉看着窗外,ko从车窗的倒影上能看到郝眉笑盈盈的模样。


“笑什么?”ko问。


郝眉看着天空和灯火:“我觉得你好像外面漆黑一片的夜晚,就是给人的感觉的很像。”


“嗯?”


“我是说。”郝眉转过身,注视着ko:“我觉得你的眼睛也好,气质也好,总给我一种静谧的黑夜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是……特别舒服,就外面的天还有景色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特别好。”


 


Ko笑:“嗯。”


“ko?”


“嗯?”


“我在你眼里是什么啊?我的眼睛像什么?你看到我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喂,喂,你别顾着笑回答你眉哥的问题啊。”


Ko把车开进车库,拉着郝眉进了电梯,两人相拥在电梯里,ko离开郝眉一点,两人对视着:“像太阳。”


“什么?”


“我说,你像太阳。”


“哪像?”


“像你说的,说不清,就是,感觉。”


“真的。”


“嗯。”


郝眉笑嘻嘻说:“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把你的窗户保护好,你这眼睛我可喜欢的紧。”


“嗯。”


“平时在外面,窗户要关紧一点,不许乱勾搭人。”


“嗯。”


 


“哎,ko,这么说,咱们两个一个像白天,一个像黑夜。”


 


Ko开门,两人进了家门。


“嗯。”


“那岂不是天生一对?”


“嗯。”


“ko,你最近越来越讨你眉哥喜欢了。”


“嗯。”


“就知道嗯,闷葫芦。”


“好。”


“快快快,做饭,我饿的要死。”


“你去沙发上坐着。”


“我不,我帮忙。”


“嗯。”


 


就算有一天,疾病和年老把容颜篡改,即使岁月蹉跎,让你我阴阳相隔,我还是不愿忘记你眼睛。


 


END


 


灵感来自,一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


 


 

评论
热度(456)
  1. 哲的母上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