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ABO】【中】我才没有装B

唐幺幺:

♚再不更会被打死系列,但时间确实太紧张没能修几遍,行文有几处不流畅先给大家道歉[鞠躬],不着急的建议等我修完文再看@_@


——————正文——————


两只alpha的技术果然很黑科技,连河伯水患的场景画面都6的没边,肖奈终满意的关了程序。


按原计划第二天由肖奈带队去上海投标,郝眉是测试主负责,KO作为被连续压迫一星期的主程序员放假在家修养。


KO进进出出的帮郝眉收拾行李箱,末了还往里塞了一只家庭药箱。


郝眉瘫在沙发里看,惊叹道:“我的天呐KO,我就去三天,你要把家给我搬过去啊……”


KO没理他,点算着箱子里的东西,起身去郝眉卧室里开衣柜,不一会又踩着拖鞋转回来。


郝眉抬眼一看,囧的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红着耳朵扑过去抢KO手里的一打内裤,丢进行李箱啪的扣好,“这个我我我自己收……”


KO好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害哪门子羞,洗都洗过了又来别扭这些。


郝眉逛逛悠悠的在屋子里转圈叹气,“诶KO,其实我还真挺紧张的,我怎么总觉得要出什么状况外呢。”


KO去厨房给他盛面,“我跟你一起去。”


郝眉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是喂自己一口毒奶哈哈哈,你就在家享受三天带薪休假,等我们凯旋了好去自驾游啊。”


起锅,汤面的香味跟着热气升腾起来,郝眉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的肚子开始咕噜叫,反胃感也神奇的消散大半,于是嘴也变甜了,“哇好香好香,KO,你说你一个alpha这么贤惠真的合适嘛!”


KO布置好碗筷,拉开椅子坐到郝眉对面,看他吃的一本满足就忍不住弯了嘴角,“alpha最大的优势不是体现在这些方面。”


“啊?”郝眉叼着一口面发呆,KO毫不避讳的对上他的目光,热烈而略有攻击性,黑瞳孔里倒映出唯一的一个人影。郝眉忽然想起昨晚那个梦,黑老虎摁着他盯着他舔了他一身口水。


气血上涌,郝眉控制不住的红了耳朵尖,气氛有点莫名尴尬,“咳,那个……你要不要尝尝这个面?”


原本就是客气客气缓解一下气氛,KO从来不跟他抢东西吃的,结果郝眉刚意思性的递出去,KO倒真的倾过身来咬住了筷子。


郝眉:“……”


郝眉:“……好,好吃么?”


KO也不答话,居高临下的盯着郝眉,咬着他的筷子不松,郝眉让他看的好像胸腔里装了兔子,抽筷子也抽不动,黑老虎用他无形的爪子死死掐住了郝眉的喉咙,让人呼吸都不顺畅起来。


热意爆炸,beta先生终于不敌alpha先生爱的凝视,先红了脸,手一松筷子也不要了,摸索到一边的水杯抱在怀里,整个人默默的贴到椅背上,“我,我吃饱了,那你吃吧……”


KO应了一声,规矩的坐回去把郝眉剩下的面都吃掉了,连汤都不剩。


郝眉这时候看着又有点眼馋,可是哪好意思再抢回来吃,就眼巴巴的吞口水,“KO你饿了呀……”


KO吃完面抬头看他,“还要不要?”


郝眉吞口水,趋利避害的生物第六感让他觉得这句话坚决不能用肯定式回答,“我,我们还是去机场吧,要不来不及了。”



于是提前四个小时到机场的郝眉拖着箱子在候机大厅里风中萧瑟,送他来的KO也不拆穿,还掏出一条围巾给他带上。


“啊……早知道就在家多呆一会了,”郝眉百无聊赖的靠着KO,继续在机场的椅子里瘫。


KO抱臂坐着给他靠,深刻反思自己刚刚没控制住的行为。徐徐图之,一直以来他都维持的很好,怎么忽然就破功,咬住筷子的时候他在认真想要不要就着这个大好姿势推倒对方,给他深入解释一下alpha到底强在什么地方。


还好最后忍住了。KO侧头看看郝眉,视线一扫又无可避免的落回到嘴唇,KO转回头做了一个微小的吞咽,想起肖奈跟他讲的那个自动化控制专业的冷笑话,觉得自己也很想提前毕业。


等到肖奈愚公他们来齐的时候,郝眉等的脾气都没有了。


KO帮他拖箱子,送到安检口,总觉得心里不安稳,想了想还是一手拽住郝眉,贴上去按着他的脖颈发问:“我有没有喝酒?”


忽然被抱住的郝眉半天没反应过来,黑衬衫挡住他大片视线,从里面传出皮肤的温热和心脏跳动的鼓点。他之前觉得KO也就比他高那么一丢丢,现在靠的近了才发现自己的鼻子只能蹭到对方喉结,好生气哦……


“没喝吧……?”郝眉抽抽鼻子,其实他头晕的有点五感失灵,别说酒味,就是愚公的袜子他都不一定能有反应。


KO看着他迷糊的表情,觉得还是自己多虑了,手指在对方脊骨上不轻不重的滑了一段,才收回手放行,“注意身体,不舒服要打给我。”


郝眉点头,“唔,没事,等我回来去烧烤?”


“好。”


郝眉舔舔嘴唇,“呃,其实还挺想吃你今天做的那个面。”


KO终于笑出来,“嗯,等你回来一起做。”


郝眉这才满意的跑去追肖奈他们,又被愚公猴子酒围住不知道说什么,闹成一团。


连背影也瞧不见了,KO深吸一口气,呆站着回味了半天刚刚短暂的拥抱,转身去旁边超市买了两盒牛奶,满怀期待的喝一口又嫌弃的想吐出来。
真难喝,郝眉喝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




然而上海之行并不顺利,到达宾馆的第一天晚上郝眉发起了低烧,他一面感慨KO先知,一面掏出几片退烧药拿凉水吞了,拎着电脑去老三屋里核对程序。


第二天温度也没有降下来,封腾的会议室里不知道谁喷了刺鼻的香水,郝眉熏得一阵阵心烦,服务器连接不上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要砸键盘,灼热烧着他的心肝脾肺,手也抖,代码在眼前发花。


肖奈看着郝眉不正常的脸色皱了眉头,真亿那面有个alpha在恶意攻击郝眉,但郝眉反应之剧烈也完全不是beta该有的状态。肖奈走过去搭住郝眉肩膀,不动声色的释放信息素将他罩进去。


“尽量放慢呼吸。连我们的服务器。”


郝眉身边笼罩起一团温和的alpha信息素,肖奈似乎闻到些奶香,又微弱的像错觉,他疑惑的看了看郝眉的后颈,啧了一声。


郝眉渐渐稳定下来,脸上的红晕带着血色一起褪下去,呈现出不健康的苍白,手里倒是不含糊的操作起河伯水患的程序。


会议室大门打开的时候郝眉简直两眼泪汪汪,新鲜的空气啊,眉哥我终于活过来了。


胜负已定,愚公勾着郝眉的脖颈调侃他,“不是吧眉哥,这就给你吓的小脸煞白了?你可别晕过去啊太丢人了哈哈哈~”


郝眉拍落他的手,“快滚快滚,你眉哥我能那么没出息么,啊?你就说我刚刚操作帅不帅。”


猴子酒笑嘻嘻的凑过来,“帅帅帅!咱这次赢定了!是吧老三?”


肖奈却没有笑,beta感受不到刚刚的明枪暗箭,也不知道郝眉是受人陷害,他一脸严肃的看过来,“郝眉你,该不会是个omega吧……?”


愚公猴子酒:“WTF???”


郝眉炸毛,“卧槽我怎么可能?老三你要不要看看我身份证?眉哥我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一beta!”


肖奈也皱了眉头,“我知道你是,但刚刚有alpha恶意攻击你,你应激反应太强烈。”


猴子酒暴走,“啥?真亿居然暗地里使绊子?”


愚公看看肖奈再看看郝眉,默默缩回手凑到猴子酒面前,“不是,我眉哥刚刚确实挺反常哦,靠美人你该不会……”


郝眉出离愤怒,抽出身份证拍给愚公,“卧槽你干嘛一副贞洁不保的样子?!就算是omega也是眉哥我贞洁不保好么!”


肖奈拿出电话要打给KO,“我看还是回去看一下医生比较好,这不是个小问题。”


郝眉怎么可能乖乖就范,这跟讨论一个男人行不行没啥区别。事关尊严郝眉暴走抢手机,笑话,这要是叫KO知道了丢死人了,“不去不去,咱一起住了四年我是B是O你们还能不知道?你们见过一夜变性别的吗?见过吗?我就是最近感冒身体状态不好,让那群兔崽子得逞,你快看我其实现在还发烧呢。”


猴子酒也一脸不可置信,“你们alpha这种高能群体,恶意攻击的话是个人都会受到影响,眉哥怎么会,呃……”


郝眉赞同的狂点头。


肖奈也觉得自己跳跃了,并两指去试温度,果然有一点点热。肖世仁良心发现:“生病了要提前说,我给你放假休息,我们的人怎么能给真亿的alpha欺负。”


郝眉还没等感动,就听见龙卷风又凉凉的补了一句——“唉,这我还怎么跟KO交代。”


郝眉:“……”




当天回程,比来时心理上轻松多了,郝眉被坑一顿似乎感冒加重了,他也没说,趁人不注意把剩下的退烧药就着飞机餐一气吞了。就不信退不下来一个低烧,眉哥我要活蹦乱跳的参加自驾游,要烧烤,要嗨起来!


下飞机直接奔度假山庄,中标的好消息早就传回来了,致一的员工都齐聚为功臣们接风洗尘。


两台越野一前一后刚停稳,一道人影嗖的窜下车扑进人群,伴随着一连串的“KOKO”,精准的拽出一个黑衬衫帅哥。


郝眉心心念念走之前那碗面,天可怜见出差之后他净跟泡面打交道了,此刻挂在KO胳膊上,简直感觉自己抱住了满汉全席。


KO纵容他缠人,“都做好了,先去洗澡,然后加餐。”


郝眉欢呼一声,还要跟周围人嘚瑟一圈,才欢脱的蹦哒回宾馆房间。


愚公叹为观止,“郝眉真要让KO拿下了啊?好几天没精打采的,这见了KO跑的比兔子还快。”


肖奈摘了墨镜,“又恢复成一颗水灵滋润的白菜了。”


愚公黑人问号,猴子酒不地道的笑出声,老三这个父爱哦,真是谁拱他家白菜谁倒楣。



一个热水澡洗的郝眉头昏脑涨,差点睡过去,赶紧套上背心短裤出去。


茶几上摆了一碗点缀着胡萝卜丝小白菜叶的素面,还有一盘烤的黄澄澄喷香的鸡腿鸡翅,KO不在。


郝眉囫囵吃几口,举着鸡腿出去找人,一路逛游到游泳馆才看见大家都围在池边,KO跟老三靠着池壁似乎要比赛。


KO平时都穿休闲装,除了高也看不出来啥,上次集体去试西装郝眉才惊觉他身材不错,这回看着标准的八块腹肌人鱼线,再低头捏捏自己的一块腹肌,只想把鸡腿放下……


一直不怎么喜欢表存在感的KO主动要比赛,围观群众表示很激动,愚公叫唤着开盘押宝,郝眉当然要支持一下自家厨师的事业,结果第一局败北,第二局临阵倒戈,又败北。


郝眉鼓着腮帮不服气,KO看了他一眼,撑着池壁又扎进水里游走了。


郝眉发呆,“啊?KO这是生气了?”


微微师妹点头,“是啊,你都不信任他。美人师兄你快去哄哄KO,他不给我们烧烤了怎么办?”


不烧烤可以,但真生气了呀?郝眉一路小跑去另一边找KO,“KO,KO~”


KO不理人,一蹬池壁流利的转身游走了,愚公他们路过都朝他挤眉弄眼,笑他活像被抛弃的小媳妇。


郝眉唉声叹气的蹲在原地画圈,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KO才终于肯游过来。


“你真生气了呀?”


KO搭着池壁抬头看他,水珠从眉角滑落下来,一路滚到喉结,“你不选我。”


郝眉赶紧找理由,“我那是给老三个面子嘛,你这么全能肯定会赢的呀。”


KO没说话,倒是弯了弯嘴角。


诶呀,很好哄嘛,郝眉放下心来,又觉得KO在前后乱晃,他摇了摇脑袋开口:“唔,KO你别乱晃,我本来就有点晕。”


KO皱眉凑过来,“我没晃,你怎么了?”


郝眉只觉得KO动了动嘴唇却没说话,跟着眼前一花扑通一声栽进水里,砸出一大片水花。


KO吓一跳,下意识一头扎进水里,泳镜没有拉下来,水压激的眼睛根本睁不开,KO半天看不清人,只能摸索着拖着郝眉的胳膊往上拽。


破水而出,KO深吸一口气,猝不及防一口浓郁的牛奶香气顺着鼻腔涌入肺里,无孔不入的散到四肢百骸。


KO脑子轰的炸开,后颈的腺体一瞬热的发烫,不安分的血液跳动着要冲破血管的束缚,而空气里还铺面炸裂开醇厚热烈的牛奶气息。


郝眉脸色通红,咳了几口水的嗓子分外沙哑,不熟悉的热流一阵一阵下涌,勾动着全身的血液灼烧起来,酸痒的人发虚,他挂在KO的怀抱里,听不清看不清,却难堪的发现自己似乎动情了,他不敢靠KO太近,又支撑不住自己,又热又冷难受的要命,整个人一片混乱,终于哽着哭腔开了口,“KO……呜,我难受……”


KO眼睛发红,抱着郝眉的手臂肌肉虬起,却下意识的没有勒到郝眉,生物本能叫他想要吃了这个人,咬他狠狠地贯穿标记他。


妈的,去他的早餐奶,这是omega的信息素,是郝眉的信息素。


郝眉发情了。





不远处愚公他们正在烧烤,笑闹的人群里肖奈忽然站起来,吓大家一跳。


猴子酒举着一串翅尖发愣,“怎么了老三?”


肖奈看着游泳池的方向,皱着眉一字一句。


“有alpha异动了。”





tbc


老司机的慰问——你们听见引擎的声音了么
我发现我刚更完又有人要追杀我……我……

评论
热度(1481)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