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ABO】我才没有装B

唐幺幺: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设定:alpha牌KO和并不知道自己是只omega的美人,时间线在去上海前一天,私设KO已经搬到美人家,又名KO发掘美人真实属性之路。


摸一小段先试个水


——————正文——————


郝眉最近有点焦躁,心理以及生理上的,各种抓心挠肝坐立不安,脑门上也闷出几颗痘,连带着写代码也没有灵感,上一天班有一半时间都在前台凹造型。


愚公跟猴子酒勾肩搭背的凑过去,一脸赵忠祥,“春天到了,又到了小动物交配的季节……”


郝眉撸一把毛,换个造型继续凹,“滚滚滚,正卡的烦着呢,别找揍啊。”


愚公奇道,“诶呦嘿,这有alpha罩着就是不一样,我们美人都主动约战了。”


郝眉正要反驳,忽然一阵强烈的烦闷翻涌上来,叫他不自觉蹙起眉角,身后电梯叮咚一声响,肖奈牵着微微走出来。


沙尘暴一样的老三,你看你把我压榨成什么样了,看见你头更疼了。郝眉揉着太阳穴,默默往角落里一缩。


愚公瞧见肖奈白衬衫上的褶皱,再看看微微师妹脸上两朵红晕,捂着眼哀嚎,“闪瞎我的钛合金眼,老三,大庭广众的不要这么无下限的秀恩爱!”


猴子酒配合的挥手扫开面前的空气,“看看,这alpha信息素都要实质化了。”


郝眉点头表示赞同。


肖奈一脸高深,“难为你们三个beta都能闻到,看来这一发秀的可以给十分。”


全公司唯一的omega微微红着脸拖走了一本正经耍流氓的全公司唯二的alpha沙尘暴。


郝眉长舒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趴回前台,“恋爱中的AO真可怕,一天到晚释放信息素,有信息素了不起哦……”


愚公猴子酒难得没有怼他,纷纷对着郝眉身后点头,不光恋爱中的A可怕,暗恋中的A更可怕,这占有欲,是个围着郝眉转的活物都要接受眼刀洗礼,还是快溜为上。


郝眉顺着俩人目光回头,KO双手插兜杵在后面不知看了多久。


“你不舒服。”KO走过来,一个疑问句说成陈述句。


郝眉挠挠头,“没有,就是有点闷,老三要的那个优化要求太高了。”


KO也想揉他脑袋,到底还是忍住了,“我来做,你休息吧。”


郝眉一想起来前天分完组KO就一直关在老三办公室,也是连续赶工,赶紧摆手,“还是我做吧,你不是跟老三要搞那个逆天的压缩,你去忙你们的吧,过两天就可以休个长假了,我要大睡三天!”


KO想一想有点不放心,伸手撩开郝眉的刘海,摸了摸对方的额头,触手微凉,并没有发热的迹象。


郝眉眨巴眨巴眼,KO的手罩在额头上,一丝若有似无的味道传过来,不大像他放在浴室里的柠檬味沐浴露,又有点莫名的熟悉,难道KO自己喷了香水?


KO收回手,在衣兜里捻了捻手指,“不热,今天早点休息。晚上我不回去了,冰箱里的菜用微波炉热了吃。”


郝眉表示不开心,耷拉着嘴角鼓气,“哦,老三就是在剥夺劳动力!晚上还要加班,没人性啊!”


KO不太明显的弯了弯嘴角,打算回办公室加紧优化争取早点给郝眉放假。


“诶诶诶等一下!”郝眉忽然反应过来刚刚的气味,回头叫住KO,“KO你喝酒啦?还是偷偷吃了酒心巧克力?”


KO一愣,见鬼一样看着郝眉。


郝眉一看KO的表情,一种小孩子偷吃被抓包的既视感扑面而来,萌的他凑过去仔细闻了闻KO的衣领,一脸得意的宣布:“嘿嘿我都闻出来了,还是红酒对不对?”


KO站直身体,低头盯着郝眉半天没说话。


郝眉让他看的发毛,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一波一波的荡起来,冲的他摇头晃脑的退一步,“……那个其实偷喝也没啥的……诶呦我本来就头疼,让你弄得我更晕了,快去当你的码农去。”


话音没落,郝眉自己先跑了,KO一脸严肃的看着奔去茶水间的背影,单手从包里拎出电脑,站在致一前台麻利的黑进户籍系统。


郝眉,男,24岁,beta。


KO对着这一行字开始怀疑人生,beta不是不能感知信息素么……可是红酒,是他信息素的味道啊……




晚上KO果然没有回家,被惯坏的美人也果然没有自己吃饭,头疼腿软的郝眉迈着虚浮的步子上楼开门,咕咚一声把自己砸进被窝里。


睡也睡不踏实,梦里一群聒噪的猴子,这个长得像愚公,那个长得像阿爽,嘁嘁喳喳撵着他吵的脑仁疼,他一边打一边跑,忽然凭空窜出来一只白毛老虎,一爪子给他拍成小人儿,丢一把锄头逼着他犁那些全是方块格的地,昏天黑地惨不忍睹的压迫,白毛老虎还仰天大笑——“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哇哈哈!”
郝小人不甘屈于命运,丢开锄头大喊,“破喉咙快来救我!破喉咙~~~”


又凭空窜出一只黑老虎,咆哮着跟白毛老虎撕成一团,天崩地裂山河变色,最后白毛老虎不敌,化成一道龙卷风跑了,郝小人儿对黑老虎感激涕零,结果黑老虎一爪子摁倒他,伸舌头舔了他一口,从头到脚,湿漉漉一身口水。


郝眉顿时醒了,扑棱一下坐起来,太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衣服被一身的汗沾湿潮乎乎的粘着,郝眉感觉自己饿的前心贴后背,又反胃恶心,头疼的更厉害了。


“KO……KO?”郝眉有气无力的喊两声,家里一片寂静,这才反应过来KO加班没回来,只好爬起来洗澡换衣服,早饭也不想吃,挤了地铁爬去给白毛老虎贡献血汗。



公司大厅静的可以,KO还有老三他们都围在办公室里,郝眉揉着太阳穴凑过去,“是压缩做好了么?”


KO听见声音回头,郝眉早起没有刷发胶,头发软软的趴在脑袋上,整个人像是从牛奶里刚捞出来一样乖,KO轻嗅一下,文不对题的问他,“早餐吃了么?喝的牛奶?”


“啊?”郝眉发呆,想了想觉得如果说没吃必然要挨说,于是点头,“哦哦哦,对啊……”


愚公刚刚测试完他的部分,激动的一拍郝眉肩膀,“快眉哥,试试河伯水患那个场景。”


郝眉本来就浑身疼,一个不防备差点让他拍散架,直接被摁倒在椅子里,KO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


“卧槽!愚公你谋杀啊!”


愚公一脸懵逼的摊着手,“眉哥你碰瓷啊……这怎么都快娇弱成omega了……”


“你才omega,你全家omega,滚滚滚,”郝眉靠着靠山KO,感觉自己嘴炮技能又max了。


然而一手掺着郝眉的KO却有点心不在焉,他不自觉低头看郝眉的嘴唇,喉结一动,好想咬一口。


郝眉早起喝的早餐奶一定要多买几箱,KO如是想。



tbc


一切不以开车为目的的abo都是耍流氓
一切不铺垫的开车都是耍流氓
好的我先走了,毕竟再摸鱼就不用考试了

评论
热度(1442)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