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K莫ABO】【番一】论如何正确攻略岳父岳母

唐幺幺:

【我才没有装B】的番外1


小甜饼,见家长【?】,番外都能分12我也是没sei了,本来想一口气发,但好像很久没有更新……先发一半……


——————正文——————


郝爸郝妈原以为,自家儿子忽然觉醒出omega属性已经是年度惊吓,放下电话立刻定了机票飞帝都。


一万两千米的高空,郝妈妈挥泪如雨,想她宝贝眉眉遭此突变,发情期还要一个人在八十平米的小猪窝里喝凉水啃泡面,埋在换洗衣服臭袜子堆里可怜巴巴,简直心都要碎成渣渣。


我可怜的眉,这次说什么也得跟妈回家。


郝爸掏出老花镜开始研读刚到手的进口抑制剂说明书,大串大串复杂的医学专业单词看得郝董事长一脸懵逼,一篇半的副作用唬的老先生脸色发白,直到站在郝眉家防盗门前也没缓过来。


“他爸,开门。”


“他妈,钥匙在你手里……”


郝妈妈悲痛的做好了一会跟儿子哭成一团的心理准备,酝酿着的一声九曲十八弯的深情呼唤,吸气开门,万万没想到迎面被一阵丧心病狂的呵呵哈哈哈哈生生打断,憋出一身内伤,咳得停不下来。


郝眉盘腿窝在沙发里,身上裹着印着小星星的毛巾被,正对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笑成汪。


郝爸郝妈:“……”


窗明几净,白地板擦得能反光,阳台里挂着还滴水的黑白衬衫,茶几上的果盘里火龙果切块香蕉切段连橙子都完整的剥了皮,怎么看怎么不像郝眉这种吃苹果连皮都不想削的糙汉手笔。


郝妈妈退回门口看了一眼门牌号,“他爸,其实咱俩走错了吧?”


郝爸爸惊叹:“ABO世界真奇妙,这是变性还是变人啊?”


话音没落,一个黑衬衫男生端着牛奶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拽着个抱枕,声音低低沉沉,“沙发软坐的腰疼了吧,垫个抱……”


枕字被吞下去了,KO平生第一次因为紧张而原地宕机,举着杯子枕头跟门口的二老站成三块石头。


郝爸郝妈看看KO 手里的抱枕,又不约而同的瞄向郝眉的腰,空气里弥漫起诡异的静默。


郝眉掀开毛巾被扑过去,“爸妈你们这么快就来啦!”


郝妈妈踮脚抱住郝眉,终于把中心思想表达出来,“眉眉!哪里不舒服?看过医生没?还难不难受?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郝眉一个激灵,想起曾经被母上大人暗黑料理支配的恐惧,默默往KO的方向挪一步,“没事没事都看过医生了,那个,也没啥想吃的……”


KO 注意到郝眉的小动作,终于活过来,抿着嘴角默默放下牛奶杯,想一想还是抱住了枕头。天,手该放在哪里好……KO面瘫着开始深思熟虑。


郝爸爸看郝眉这活蹦乱跳的样子也放了心,注意力就挪到了黑衬衫小伙身上。平头干净利落,眉峰高眼窝深很沉稳镇定,鼻梁笔挺轮廓鲜明有志向有毅力,黑衬衫随性又内敛,包裹住一身尖锐懂得藏锋,久经商场征战的郝董事长分析完,满意的点点头,点完又懵逼,诶?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刚刚在满意什么??


郝爸爸咳一声清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线团,“眉眉,有朋友在也不知道介绍一下?”


郝妈妈也看着KO好奇,“就是,这位是?”


郝眉伸手把KO拽过来,带着点得意的宣布,“这是KO,人长得帅做饭超好吃编程特别厉害还会洗衣服刷碗擦地简直就是十项全能特别特别棒!是我的,额,我的……”郝眉原本想说同事,他之前都是这样一大串前缀形容词的介绍KO给自己的朋友认识,可是……他们昨晚刚滚过床单还这样讲是不是不大合适?诶但是话说回来KO那也是为了帮他控制发情期,就好比雪中送炭?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郝眉陷入了人生的沉思,如果说几天前他还是个beta的时候跟KO干了这些事,那肯定,肯定……就不是纯洁的友谊了,可是他变成了个omega啊,那为了帮他渡过发情期的临时标记到底是互帮互助的纯洁友谊呢?还是……麻蛋好难啊!这是一道送命题啊!都这样了还很纯洁么?可是,会不会是自己想太多啊,KO平时就那么帮他,看他落难肯定要帮嘛,alpha帮omega当然要这么帮啊,我会不会太计较显得不爷们啊……


郝眉脸上顶着两坨可疑的红,默默瞄了一眼身边的KO,啊,KO好帅!……麻蛋又跑题了,郝眉满脑子都是对AO性别论的吐槽弹幕,KO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跟他提这个事,他要还是个beta多好!现在连滚了床单都不能确定关系,这是什么操蛋的世道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于是郝爸郝妈看着自家儿子脸上神情变幻莫测,最后迷迷瞪瞪的吐出一个晴天大霹雳——“……alpha?”


好的,连起来,这是KO,是我的alpha。


郝爸郝妈:“WTF?!”


KO一愣,显然没反应过来,一股醇厚的红酒气息一个没控制住倏然散发出来。


郝眉原本就有点走神,此刻靠着KO忽然就觉得心脏跳的难受,眼里立刻蒙上一层氤氲水雾。临时标记过的信息素对彼此很熟悉,仅仅只是一缕alpha信息素逃逸出来就立刻勾的新晋omega浑身发热膝盖发软。


缠绵的麻痒同时反扑到KO体内,小猫爪子一样挠动他的心脏,让人焦躁的想撕咬些什么。


食髓知味,KO猛然发现,他似乎不能像之前那样可以很好的控制住信息素,灯光下那一小段脖颈细腻光滑,眼前交叠起郝眉沉沦于无上快感里迷蒙的表情,泛红的眼角和泪珠,牙齿咬在下唇留下的痕迹……


KO猛地后退一步,皱眉努力收敛起信息素,血液在胸腔里撞得发疼。


一系列变动只在几个瞬间,空气里爆发出的无形炸裂却让身为beta的二老都心惊胆战。


KO控制好自己,又凑回去按摩郝眉后颈的腺体,温柔的安慰渐渐缓解了omega被引发的焦虑,早上注射过的镇定剂又尽责的发挥起作用,郝眉像顺毛的猫一样往KO手里蹭一蹭,神智渐渐回缓。


KO微低着头,有点自责的语气,“对不起,是我没控制好。”


郝眉最受不得他这种语气,低着头小鹿一样懵懵的眼里只看着自己,再带点委屈的说,喂,我不太懂,简直了,光想想就炸的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没事没事~”郝眉爱心泛滥的给KO整理整理领口以示友好,“AO嘛,不间歇性爆发一下信息素怎么对得起这个世界构架呢。”


KO:“……”


郝眉这会反应过来刚刚说的话很歧义,把面无表情不想说话的老爸老妈拉进客厅,裹着小星星毛巾被解释,“啊,我那个意思是说,昨天不是忽然爆发了……额,那个暴动了……难受的要死,KO是alpha就为了帮我给我做了一个临时标记,我才扛到医生来。”


郝妈妈一听,也想起来此KO大概就是郝眉每次打电话都说个不停的好朋友,赶紧握着KO的手表示感谢,“诶呀那真多亏了KO啊,帮了我们眉眉这么大一个忙。”


郝爸爸看着自己的傻儿子和傻媳妇,不想说话,只想甩KO二斤炸药。


郝妈妈继续握着KO的手殷切,“幸好眉眉有你这么个朋友,欸呦这现在alpha少omega也少,我活这么多年也没见着几个,我家眉眉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这以后怎么办呢。”


KO自幼无父无母,不大习惯被长辈这样拉着,有点不自然的捏着手指,郝眉看见了,既觉得难得见KO紧张好玩,转念想明白其中缘由又跟着心酸,小拇指偷偷在桌下蹭了蹭KO的手背。


KO侧头看他,抿出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回头给郝妈妈解释,“其实beta的基因中也有隐性的偏向于alpha或omega的DNA链,所以在极少数的情况下beta与beta结合也有可能孕育出omega。而且现在社会对第二性别已经没有太多偏见,郝眉还是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等到……以后他找到合适的伴侣,就连发情期都不用考虑了。”


郝眉从没见过KO一口气能说这么长一段话,直后悔自己没拿手机录下来纪念,又听见他说以后找伴侣的事情,一股无名之火升腾而起,努着嘴瞪了他一眼。


KO让他看一愣,郝爸郝妈的存在直接影响了KO的气场,黑老虎笨拙的试图收起爪子跟牙齿,把自己伪装成大猫以求博得好感。


郝妈妈叹气,“我听他爸说那个抑制剂副作用很大,眉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肯收收心,原想给他介绍的女孩子又都看不上,怎么眼光就这么刁钻?”


郝眉挠着头嘀咕,“她们做饭又不好吃。”


KO抿着唇咳了一声,有点心虚的看了一眼郝爸,“医生也建议这种晚期分化还是要谨慎使用抑制剂,其实郝眉找到伴侣之前,我是说,我可以帮他做临时标记,会,会安全一点。”


郝爸爸内心刷出一行加粗大字,你才最不安全!


郝妈妈则满眼母爱简直要视KO为亲生儿子了,“这怎么成,太麻烦你了吧?影不影响你找对象啊?诶小伙子你有没有对象啊?”


KO被追问的有点局促,“暂时还没。”


郝妈妈终于找到了自己进屋以来最大的自信,“诶呀你长得这么周正,阿姨给你留意着啊!诶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总说的这个临时标记,到底是啥啊?”


KO,郝眉,郝爸:“……”


郝眉简直两眼发黑,不明白为啥事态发展成了他爸他妈跟KO一起开第二性别生理研究会,此刻的郝眉不想说话,只想抱着抱枕去死一死。



tbc(?)


同理,不以标记为目的的番外不是好番外,不铺垫的标记不是好标记。


ABO设定用了个粗略的大框,私设一堆,见谅,反正最后都是为了发车【雾】

评论
热度(944)
  1. 泰迪格格博美阿哥的人类皇长姐唐幺幺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