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根八】【哨向】【丧尸】 地平线 29

一只啊嘞:



“事情的发展好像和原计划有些偏离,这一批变异体,有两人失去了生命迹象。”助手看着两台数据已经趋于平缓的仪器,略微担心的说道。


教授看着显示器沉默了一会儿,定位设备上的坐标很完美的处于他预先设定好的范围内,只是这中间出了点差错,不过不至于坏了大事。


他放出去的变异体和他的试验品在屏幕上上只有一节小手指的距离,他仿佛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将要迸发出来那些沁人心脾的野性气息。


“适者生存。”他说。


还在荒草地中的四人精神有些紧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比鬼神更恐怖’,倘若是一群丧尸,倒也没有什么害怕的必要,它们冲上来,他们再打下去就好,只是对方如果是和自己一样,有着灵活的行动能力以及思维的人类,那可该如何是好,更何况是能把一整个人用手撕成一截一截的怪物。


“我们快走吧。”几人一致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Ngern马上发动汽车,掉头离开:“会不会是他们受到了丧尸攻击,还没有完全尸变?”


“不管他变异完不完全,都没理由放着新鲜的人肉不吃。”


White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食人是丧尸的本能,它们还没有进化到可以违背本能的地步。那这次出现的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奇行种?


Ngern狠狠踩下油门,车子猛地向前冲刺了一段距离,突然像是产生了极大的摩擦一般,车速骤然减慢。


“又怎么了?”white以为又是ngern来的急刹车,好在他提前做好了准备。


前边紧握方向盘的ngern无辜的摇摇头,他的脚还在油门上踩着。August环顾一周,车窗外也是一片平静,他把探测仪放在口袋里,让ngern停车。


“我下去看看。”


August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他蹲下身,车轮下只有稀疏的杂草。


还有个模糊的突起,那是什么?August歪着头,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正午的阳光格外刺眼,他移动了一点身子,照在他后背的阳光射进车下,他骤然瞪大了双眼,那双和他对视着的眼睛也模仿着他的样子,瞪得硕大,双眼密布通红的血丝突出的眼球仿佛随时都能从眼眶中蹦出来一样,他扒着车底盘,在August惶恐的那一秒,对他绽放了一个嗜血的笑,便像一条灵活的蛇从车底盘下猛地窜出来双手掐上August的脖子把他扑出几米远。


Ngern只听到了一声没有叫完的‘ngern......’便看见August身上扒着一个黑影从自己眼前飞了出去。


距离August下车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ngern马上甩开安全带从车上跳下来。那个黑影的手劲大到让August根本无意识挣扎,他完全没有一丝呼吸的余地,甚至没有力气去掰开他的手。Ngern冲上去抬腿朝黑影的头部踢去,还没有触碰到,黑影便想当灵活的一个翻滚闪到了一边,四肢匍匐在地上,警惕而又渴望的盯着把August抱起来的ngern。


像一匹捕食的猎豹。


他躲过white的射击,飞速绕过ngern站的位置扑向white,子弹穿过他的肩膀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前进的速度,white一把甩开被他抱住的枪翻身骑上身后的白狮子,与他拉开距离进入作战状态。


那人站直了身子咧嘴笑了,他扔掉手中的步枪,脚下依偎着的美洲豹双眼同他一样,贪婪的望着在阳光下格外耀眼的白狮子,以及一只看起来笨重却面露凶光的白熊。


Ngern和white小心翼翼的向后退,显然他们并不想和那人战斗,他们能感受到他身体里撒发出来的强烈的信息素,这并不是一个成熟哨兵应有的表现。


哨兵和哨兵的信息素本来就不相容,ngern和white是没有多大反应,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位向导,倒情不自禁的浑身发颤,向导对信息素的敏感程度比哨兵高出太多,即使在和自己的哨兵结合之后,他们仍对对面那人充满侵略性的信息素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这简直就是把性欲全部转化为战斗欲的怪物,August在心里暗想。


那人的身上被泥土裹的像个泥人,只能依稀辨认出那一身和他们一样的制服已经唯一露出来的双眼。August觉得有些眼熟,倒不是对这个人,而是那只豹子。


他记得当初还在北部集中营时见过一些改造士兵的精神体,几乎都是大型的凶猛野兽,这只美洲豹在他的印象里是存在的。


他是我们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的向导呢?一连串的问题得不到解答。


对方似乎并不想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他重新弓起身子,人还未动,脚下那只美洲豹便朝着white扑上去,眨眼的功夫,一张血盆大口几乎要吞下white的脑袋,白狮子瞬间直立起来,white从它身上摔落下来,白狮子那尖锐的獠牙狠狠刺进美洲豹侧颈的皮毛里。


美洲豹哀嚎着滚出几米远,ngern把视线从white那边收回来,自己腹部就遭到猛烈的重击,他跌撞在白熊身上,一时间直不起腰。那人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冲着ngern的脑袋挥拳,这一重击被ngern及时躲过,实实在在的砸在白熊的肚子上。


一直安静坐立在那里的白熊瞬间癫狂起来,男人的力道让它感到愤怒。它直起笨重的身体向男人砸去,ngern失去依靠的摔在地上。


August和captain跑过去把他从地上拽起来,ngern嘴角的血滴在August的手背上,一会儿便染红了一片。


“妈的。”ngern骂了一句,那一拳几乎打碎了他五脏六腑。


愤怒的白熊在男人面前显得格外凶猛,可又极其笨重。在一边和白狮子撕咬的美洲豹调转了方向,朝着白熊扑上来,男人得以在白熊应付豹子的时间喘口气。


他刚站稳了身子,下颚传来些许的痛感让他难得有些停顿,他只觉得自己的下颚仿佛消失了一样,松松垮垮的挂在皮肤上。他感觉不到多少的疼痛,ngern像是报复,卯足了劲又把拳头砸向他的左眼。


此时他才有了切实的身体感受,左边的眼一片模糊,任凭他努力眨眼,也只剩下了一只眼的视觉范围。


二打一他们有着明显的优越性,两人的战斗力都不在那人之下,只是令人害怕的是,那人好像不知道疼痛不知道疲倦,他的身体已经被打的快成了一个提线木偶,但仍毫不顾忌的冲上来,力道并不比之前轻。


Ngern和white的体力渐渐跟不上战斗的节奏,August只能尽可能的控制那只白熊去帮ngern挡下攻击。


突然,男人愣住了,随即便露出更为狰狞的面孔。


没人去揣摩他的心思,所有人都把精力放在来来回回的打斗上。


August骑在白熊的脖子上,就在白熊站立的瞬间,眼前的泥土路上卷起些许的尘土。


“有人来了!”August大喊。


“又有一个人过去了。”助手盯着定位仪上的坐标显示,另一个‘野兽’离他们越来越近。


“其他的呢?”


“暂时没有反应。”


“真慢。”教授有些失去耐心了,他面前ngern和white的数据监控并没有达到他期望的高度,很明显只有一只‘野兽’是不足以让他们爆发出真正的水平的。


教授想了想,拨通一个连线。


“你们想办法,把其他人也给引过去。”


“全部?!”对面传来诧异的声音。


“对,全部。”教授肯定的说。


“......收到。”


仅仅对付一个人就累得够呛,现在又多了一个,他们只想赶快跑路,一分钟都不想再多打下去。


只是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来人似乎并不是和另一个人一伙的,他们两人只是单纯地对周围的人展开厮杀,形成二对一对一的战斗局面。


虽说如此,但是要和这两人战斗依旧很艰难,两人非常相像,都是和他们一个部队的战斗,而现在都变成了只会疯狂厮杀的野兽。


从原本的二打一变成了现在几乎是一打一,ngern的体力马上就要消耗干净。White在另一边摇摇晃晃的形势不太妙,ngern和August只能往他那里移动试图掩护他。


“卧槽,这他妈吃春药了吧!”那两人死死地黏在四人周围,完全不给他们一点撤退的余地。


Ngern大声的抱怨着,用自己的背支撑着white的身体。


“你行不行了?”


“不太行......”white摇摇头,他觉得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听到white的话ngern的心里一下没了底,他的体力也快要耗尽,而面前的两人仍像刚投入战斗一般轻松。


和人战斗不像是和丧尸,只用闷着头一通乱打就OK,和人较量,你还要防备着他下一分钟就要偷袭你,并且,都是训练有素的哨兵,他们清楚地知道人类身体的弱点,并且毫不留情的攻击。


对面两人对扯着扭打了一会儿,感受到ngern他们有一点想逃跑的迹象,便一致对外的扑上来。


“还没到吗?”教授不耐烦的再一次问道。


Ngern和white的数据有所波动,战斗力也有小幅度的提升,但是ngern的身体各项数据和在钢铁厂那一次战斗相差甚远,他很不满意。


“已经进入战斗区域了,”助手将定位显示放大,周边正有零星的坐标向目标移动,速度飞快:“教授,white的情况不太好。”


教授面色铁青的看着white的战斗力正在快速的减小,同时呼吸和心率也在逐渐衰弱。


他皱着眉头冷漠的哼了一句:“他怎么这么弱。”


在他的印象中,white和ngern相比,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当然除了ngern暴走的情况。


说道暴走,ngern暴走起来真的是连August都害怕。


现在ngern就要频临崩溃的边缘,妈的这东西怎么接二连三的冒出来!


Captain在一边吃力的拖着white躲避来人的攻击,此时August已经完全无暇去照顾那头熊,只能紧紧地跟在ngern的身边,掩护几乎要昏迷的white,他们无法向车靠近,完全暴露在荒草之中没有任何掩护。


“你别管我了,保护好他们。”ngern回头冲着August喊了一句。


August嘴唇动了动,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他用思维触手把白熊拽过来,挡在身前,完全放任ngern自由活动。


脱离了August的ngern像遍地撒野的熊孩子一样,怎么舒服怎么来。他顾不上会不会伤害到自己,看到有一点空隙就钻上去打,没有丝毫的条理。


White眯着眼看着ngern逐渐通红的双眼,他看身边的August还没有说话,这显然不是ngern最可怕的状态,这样的ngern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哪怕是在他最有能力的时候,也几乎没有。


他真的恐慌到了极点,像ngern这个样子,会不会有一天也变得像这群‘野兽’那样?


“Ngern!妈的你能不能看看背后!”August一边在这里防备着随时想要进攻上来的其他精神体,一边还要注意着那个家伙的四面八方。


“我背后又没长眼!你看好你自己!”ngern头也不回的吼了一句。


August没时间和他耍贫嘴,把企鹅朝着ngern的脑袋砸过去。企鹅的空中回旋技术倒是很好,拽着ngern的耳朵荡了一圈稳稳的骑在了ngern的头顶。


Ngern这一脸黑线的,这企鹅不会说话,自己也不是它的主人又没法和它精神交流,每次周围有危险靠近那不大点的小企鹅只能用翅膀抽他的脸当做提醒。


短短几分钟ngern的脸被抽的黑红黑红的,ngern一肚子气又不能骂,只能撒在打上来的那几个人身上。


好在这几个来人不分你我自相残杀,倘若全都针对他们,那现在草堆里早躺了四具尸体。


教授无暇再顾及white那边,只看到ngern的战斗力起起伏伏,但总体还是处于增长趋势,他难得的咧嘴笑了一下,从开始战斗到现在,只过去了十几分钟,时间还有很长。


“教授,ngern也快到极限了。”


“嗯,”他悠闲地哼了一声:“我就是要让他突破极限。”


他再次接通连线:“出一组人,把August带走。”


旁边的助手诧异了一下,随后恢复了平静,他也习惯了。


“三组收到,我们就在战区边缘,马上执行任务,”对讲机内传来回复:“只带走August一人吗?”


教授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对。”


Ngern不需要向导,这样的他才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或者说,没有向导的哨兵,才更容易狂化。


战斗区不远处的一辆装甲车停在那里,里边的男人关了对讲机,用望远镜看了看那里混乱的战况。


“你决定了?”开车的男人问道。


“嗯,我觉得他们......人也挺不错的,虽说蠢了点。”


装甲车朝着他们冲过去,几人看到那尘土飞扬的,像是大家伙,反正逃也逃不掉了,打!


装甲车在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来,从车窗伸出一支枪管,瞬间几人所在的地方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烟雾从脚底蔓延开来,August只觉得快要昏厥了,眼睛被熏的完全睁不开。


身体被束缚的瞬间他下意识的就拔下腰间的匕首朝着受力方刺去,手腕却被猛地捉住掰倒了头顶。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泪止不住的刷刷往下流,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他吃惊的看着前座的两个人,大脑还没从那片荒草地上回来。


“你们是谁?”August扒着座椅问。


“你猜。”副驾驶的男人转过头笑着,两个深深的酒窝倒是分外迷人。


“说!”August又抡起匕首死死地卡住酒窝小哥的脖子,他现在看见穿着和他们一样制服的人就像是仇人。


“哎哎哎,你淡定淡定!我们是来救你们的,救你们!”酒窝小哥小心翼翼的推开August拿着匕首的手:“这孩子哪来这么多刀。”


August有些晕晕的,将信将疑的把刀收回来。


“我是palm。”酒窝小哥再次朝着August友好的微笑。


“pluem。”开车的男人淡淡的说。


August呆了一会儿,无暇顾及他们的名字是什么,焦急的问道:“ngern呢?”


“再等等,”palm看了眼手表:“五分钟之后去救他们。”


==================


趁着有劲多写点


港真要不是根根昨天去盼盼那里蹭饭我还真忘了盼盼这个超深酒窝肌肉男


palm就是盼盼


pluem是......游泳小哥kom


对就是相爱相杀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要给盼盼配什么cp了


【话说我为什么一直在解锁新人物。


【最近废话好像很多。

评论
热度(44)
  1. 钓智的鱼一只啊嘞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