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根八】【哨向】【丧尸】 地平线 27

一只啊嘞:

 


August从ngern那里离开,正无神的走在走廊上,手中的通讯机‘哔哔哔哔’不停作响。他看到是总部的代码,心烦的挂掉。


观察了这几天,ngern的状态一直很稳定,完全没有要变异的迹象,然而此刻更让他害怕的,不是丧尸病毒的变异,而是ngern那种没缘由的暴躁。


炼钢厂里那一幕幕让August现在想想还是后怕,本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August觉得自己对ngern的意识云已经算是比较有把握的了,即使ngern经过改造之后不太安分,也不至于完全脱离控制。


他满腹的怨气除了往ngern身上撒,剩下的一股脑全都灌到教授头上,那个该死的疯子。


教授的呼叫还在继续,August抬起手指,正打算第三次挂断时,突然又涌上来想骂人的冲动,于是马上接通把话筒放到嘴边张口就要问候一遍他全家。


“August?”


??


没等August张嘴,话筒那边传来的声音让他愣了一下,十分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不过肯定不是教授那个贱人的声音。


“啊我是,请问你是谁?”August把到嘴的脏话咽下去,礼貌的回答。


对方的呼吸声猛的扩大,August疑惑的皱皱眉毛,过了一会儿,那边才再次传来声响。


“我是white......”


August这次彻底呆住了,他挣扎着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刚想张嘴回应,却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August手里紧握着手机靠在墙上,他听到white的声音那一瞬间不是喜悦,而是害怕。


教授是个疯子。


他窥视white的白狮子不是一天两天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August的冷汗从额头上流下来,在集中营的时候,教授美美看到white身后跟着的那只白狮子,就像一个禁欲多年的老变态看到一位出尘的仙女一样,痴迷到让人恶心。


August闭上眼祈祷white能聪明一点,不要答应教授什么能来见到ngern的条件。


怎么可能啊白痴?!White和ngern那种鬼才能理解的蜜汁感情他不来鬼都要哭了。


听到门外的喊声,ngern马上从床上跳下来趴到门上,探望时间已经结束,两人只能这样说话。


“怎么了宝贝儿,这么一会儿就想我了?”不明真相的ngern还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


August没心情和他逗,张嘴就说:“教授让white知道咱俩的事了,刚才他和我通话,我估计那家伙又要找white下手了。”


Ngern脸上调戏的笑僵在那里,他慢慢的收起表情,用额头抵住铁门,沉默了良久。August静静地站在门外,没有催他,耐心的等着ngern发话。


“好啊......”门里传来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情绪:“他来了正好。”


“你什么意思?White他......他说不定也会变成你这样子。”听到ngern这么平静,门外的August有些急了。


“我们在这里急有什么用?”ngern翻身背靠在门上:“我们急,也改变不了什么,white知道我没死,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见我,你挡也挡不住啊。”


“......”August无言,他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他以为ngern会比他更着急,他准备了一肚子安慰的话,现在只能用来安慰自己了。


Ngern靠在墙上,细碎的刘海在额头洒下一片阴影,蔓延到眼睛。他用指尖挑起脖子上的项圈,上边的红灯24小时不间断的亮着,两根细长的手指摩擦着把玩了两下,慵懒的说了一句。


“正好这种破地方,我也呆够了。”


回到宿舍,August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躺在床上反复的想着ngern那最后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接下来的两天,两人过得格外安静,August没有去看过ngern,ngern也没有要求要见August。战区里每天都会有新的战斗力加入,还要照顾伤员以及分配工作,没有人在意这一对哨兵向导是不是腻歪到一起恩爱了,只有看管ngern的那个守卫闲来无聊问了一句。


“这几天没见August啊。”


“哦,”ngern咽下嘴里的饭,说:“他接受训练去了,那家伙基本功太差了。”


他并没有说谎,August的确在调控室接受训练,自从ngern失控之后他就太闲散了,他需要精神保持一定紧张,这样才不至于在需要的时候成一个拖油瓶。


女生把August太阳穴上的设备取下来,略微有点羡慕的说:“你的抗压能力真的很强,虽然别的指数不是很高,但是这个还真没几个向导比你强的。”


August从椅子上站起来,谦虚的笑笑:“天天和一个神经病在一起,身不由己啊。”


从监控室出来天已经黑透了,August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抓着衣服打算回宿舍,不料刚走两步就被人从后边拦腰抱住。


训练完刚冷却下来的身体一下又燥热起来,身后传来的味道太熟悉,把他戳瞎了他都能认出来是谁。


“我身上都是汗。”August轻轻地说,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也只是按照流程走走形式,晚风吹着,这么抱着多舒服。


“这两天你都是穿的这么暴露满大街溜达吗?”ngern说话的热气喷到August耳后,那两只通红的耳朵不知是热的还是羞红的,这小家伙浑身上下可是都有够敏感的。


“暴露吗?我不该露的可一点都没露。”August说着还扯了扯自己宽大的背心,穿的多正经了,哪里露?


Ngern不想和他废话,如果不是在外边,幽静的月光还把他俩暴露的众目睽睽之下,他早就一口咬上那精致白皙撩死人不偿命的锁骨了。


Ngern松开环抱着他的手,August转过身。


“怎么把你放出来了?”


“他们快到了。”


August微微抬着头和ngern对视着。他们很少这么认真地对视,本来总感觉两人差不多的身高,现在才感到还是有一丢丢差距的。


“我先回去洗一下。”


“嗯。”


ngern拍拍August的背,两人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直升机降落时营地的灯难得一见的全部打开,把不大的驻扎区照的灯火通明,ngern老实的坐在营地里等着,教授一打开飞机门没有看到ngern还觉得有些惊奇。


“你们在一起会很完美的。”教授满步蹒跚的扶着扶手走下飞机,他实在不喜欢这种长途跋涉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感觉。


“嗯。”white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在他旁边的captain小心的扶着他的肩膀。


两天的时间,white的身体和教授给他植入的病毒融合的并不是很融洽,刺眼的灯光下清晰可见的只有一张苍白的脸。


“我们一直很完美。”他不习惯的扯了扯脖子上挂着的项圈,像条狗一样,这种感觉很不好,他是不明白ngern是怎么忍到现在的。


他们一言不发直奔营房,教授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惊喜送给ngern当做礼物,虽说ngern早就知道了,不过他还是万分期待着看到那只耀眼的白狮子和威武的白熊像洪水猛兽般在战场上厮杀。


当white的脸正式出现在ngern的视野中时,天知道ngern是怎么强迫自己忍住没有把教授的天灵盖掀了的。他极其自然的走过去,并没有教授想象中的那样激动,上前轻轻撞了一下white的肩膀,算作打了招呼。


“想死你了。”


“嗯,”white又闷哼了一声:“为了来见你我们现在也成死人了。”


“他们在那边可能要崩溃了。”captain无奈的摊摊手,起初他是不同意white接受教授的建议的,但是这家伙坚持的九头狮子都拉不回来,更何况对方是ngern。


三人走着说着,完全把站在一旁想要插话的教授当做空气。直到三人走进宿舍,教授才认命的折返回到营地的实验室。


实验室的装置极其简单,但是各位战士的日常生命体征被清清楚楚的记录的一丝不苟。他调出ngern的观察记录,和他接受到的汇报一样,丧尸病毒在他身体里大部分被杀死,只有少量残余,这一部分丧尸病毒被ngern体内的病毒遏制无法进行繁殖,对身体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然而这并不是教授想要的,他又把受过伤的改造哨兵的资料调出来,只有几个别的哨兵发生了变异,其他人并无大碍。其中他注意到一个人,这个哨兵就是当时ngern和August救的那个人,接受治疗后他并没有变异倾向,令人震惊的是他的感官几乎麻木,他几乎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疲惫,甚至在截肢时不需要打麻醉剂他也能安然的睡一觉等着手术结束。


麻木,无感。


一个有着人类思维却有丧尸感官的战士,简直就是个完美到极致的武器。


他相信,ngern和white这两个有着神圣精神系的哨兵在一起战斗,一定能激发出更强的战斗力,哪怕在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个人他也不在乎。


这个世界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他的实验。他需要让ngern体内的丧尸病毒发挥他应有的作用。


毕竟这个地球,已经没救了。


Ngern带着两人来到宿舍,August已经洗过坐在床上整理衣服,white一进门就看到August穿着松松垮垮的大背心把床铺的整整齐齐的,一脸坏笑的挠挠头。


“你们这是......该睡了?”


Captain在一边也好笑,August这么规规矩矩的坐床上俨然一副等着ngern回来睡他的样子。


“不不不你们想多了,”ngern随手拿了件衣服扔给August:“他现在浪的飞起见谁都这打扮,他勾引我的时候往往是不穿衣服的。”


August白了他一眼,把衣服扔一边,以前住十人间的时候天天光着膀子到处乱跑也没怎么啊,现在穿个大背心就犯法了?


“要知道有时候穿了比不穿还要危险,特别是像你这种遮也遮不住若隐若现的真的让人有一种想要撕扯的欲望。”ngern弯下腰拽住背心的下摆,脸毫不客气的朝着August贴过去,完全不在意门口站着的两个人。


August踹了他一脚,把衣服拽过来搭在身上,这死家伙摆明就是故意的,当着white和captain的面往死里撩他,那件衣服估计也是那家伙专门准备给他遮小帐篷的。


White大大咧咧的走过来躺在床上,尽管刚才一直调戏的笑着,但是苍白的脸色还是没有缓过来,他闭着眼躺了一会儿,听着他们三个人聊天,渐渐地有些困了。


他自从接受了疫苗,好像越来越容易困。


“我们在这里......都需要做些什么?”captain有些局促不安,他对这个计划一无所知,white的状况却一直得不到好转,他并不是一个善于接受新环境的人。


Ngern看到white的样子难免也有些担心,虽说自己当时也有一段时间感到不适,但绝对没有像white那样严重,更何况white的身体素质一直都要比他好很多。


“你确定你没事吗?”


躺在床上的white抬起手轻搭在额头上遮挡略微有点刺眼的灯光,他摇摇头,另一只手拽过ngern搭拉在一边的手。


“我现在只剩captain和你,其他的,我什么都没了,”他的气息有些虚弱,实在是太困了:“我只是有点困了.....”


三个人看着white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不久就沉沉睡过去。


Captain站在一边,有些不情愿,有些心疼,有些无奈:“我当初叫他拒绝,可是他根本不听我的。”


“对不起。”


“算了,”captain摇摇头:“这也不能怪你,那我们以后都要做些什么?还是......像以前那样每天出任务吗?”


Ngern抬头和August对视一眼,接着August缓缓说道:“我们打算逃跑。”


“你说什么???”captain有点摸不到头脑,逃跑?这是哪门子玩法?


“教授亲自跑到这里肯定就是冲着ngern来的,这点我们早就想到了,可是他把white拉进来完全就是出乎我们的意料的,我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一定是想让white和ngern在一起,去更大程度上完成他的实验,至于实验代价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人体实验吗?”captain不可置信的问。


“并不夸张,你知道ngern和white注射的疫苗是什么吗?是人类活体培育出来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们两个还说过那座城市的一部分人是被拉去做实验的?”


Captain思索了一会儿,那时他们还在逃命的路上,对这个突然变异的世界感到恐慌,他们多么渴望能碰到自己的同类,却在看到一丝希望的时候发现,原来所谓的救援就是去当一个‘实验品’。


他点点头。


“培养疫苗的实验从来没有停止过,只是可能在之后教授接手了这个工程之后,把它变得更丧心病狂了。”


Captain沉默了许久,认真地消化了一下刚才August的话。


“所以,我们只要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Ngern看着captain一脸天真的样子,忍住笑摸了摸他的小平头:“不简单,看到这个了吗?”


Ngern拽拽自己脖子上的项圈,white脖子上有个一模一样的


“这里边有定位器,而且精确度估计还不低,最要命的是我们俩试过各种方法也没能拆下来。”


Captain上前拽住ngern的项圈摆弄了好一会儿,果然和white的一点不差,他和white当时也尝试过拆掉这个东西,可是貌似把脖子掰断这东西也掰不弯的样子。


“那要怎么办啊?”captain丧气的坐在床上:“这就不应该让我们来啊,让你哥来多好。”


“我哥?”


“我哥还好吗?我爸妈呢?”August急忙问道。


“好,除了咱们几个,其他人都挺好的。”


Ngern扬起嘴角,他也想哥哥了,或许是时候让那个哥哥来关爱一下弟弟了。


 


 


===================


 


来刷一发存在感


 


【继续滚走做数学题。

评论
热度(50)
  1. 钓智的鱼一只啊嘞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