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智的鱼

根八强烈中毒ing

Heaven-send 5 fin .

DMM:



「你早就知道了吧。」
「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你還要接近我。」
「為什麼,你還要出現在我面前⋯」
「Ngern,我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啊!!!!!」
Pete,或者該說是August 在碰觸到槍柄的瞬間,腦袋瘋狂的湧入那些駭人的記憶,好的、壞的全部沒有一絲保留的灌入他的身體,讓他直接崩潰在這一個漩渦裡,身體不自覺的顫抖,嘴上憤慨的向Ngern大吼,眼淚卻沒有停止掉落,而August身上原本的柔光也伴隨著August的最後一聲吼叫後黯淡消逝,原本擱在腳上的白色箱子與握在August 手上的槍也落到了地上。

Ngern愣在原地,望著August 朝著自己大吼,看著他為自己流淚,內心充滿心疼與不捨,Ngern知道August一直在自責,August一直介懷著年少的自己折斷了Ngern的翅膀,一直無法解開的心結,讓August漸漸失去了理智,他停止了哭泣,雙眼回到空洞狀態,Ngern看著August用他的翅膀環繞著他的身體,空洞的眼神和慢慢散發出的黑色氣息感到相當的驚慌,「August要墮落了!」

Ngern奮力的要往前碰觸August,想要將正在魔化的August拉回正途,但是當Ngern伸出手在靠近August三公尺的地方時,手指毫不留情的被劃出一道傷口,讓Ngern刺痛的縮回雙手,「August!」任憑Ngern再怎麼對August大喊,August 都無法聽見,墮落的力量讓Ngern沒有任何方法靠近他,August周圍彷彿形成一道無形的防護網,只要靠近就會被斬的體無完膚,Ngern著急的看向August,心想「再這樣下去,等到August墮落後就再也來不急了!」,於是Ngern退回了原位,做好了一次呼吸的調整後,輕輕的對著August說「不管發生任何事,我只要你知道,我永遠都會保護你的,即使犧牲我的性命,我也不會有任何遲疑。」,語畢後Ngern不顧一切的抗力,朝August身邊走過去。

距離August 5公尺,Ngern的身體感受到一陣原本不屬於這裡的壓力。
距離August 4公尺,Ngern感受到來自於August悲傷自責的負面情緒。
距離August 3公尺,Ngern的臉上被劃出一道淺淺的傷口。
距離August 2公尺,Ngern的全身遍佈著傷痕,血液潺潺的流了下來。
距離August 1公尺,Ngern全身已經浸泡在紅色的泉水裡,皮開肉綻,寸步難行。
距離August 0公尺,Ngern已經失去了意識,只靠本能的擁抱著August ,面目全非。
「August 、我的August ,快醒醒,別再墮落下去了,我在這,別怕,我從來都沒有怪你,你別再自責了,你沒有折斷我的翅膀,那對翅膀,本來就是偷來的,只是為了見你從別人身上偷來的,但是因為我破壞了天魔兩界的平衡,所以祂們懲罰我,也將我的骨翼也收走了,遺棄在人間,但也因為在人間,我才有機會再見到你,很抱歉我騙了你,但是能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也很幸福,謝謝你。」在August 腦海裡浮現了Ngern對他說的話,August 的墮落漸漸停止,魔化的氣息緩緩消散,慢慢的August 的意識漸漸模糊,與Ngern輕輕的倒在床上,臉上帶著微笑,安然的躺在Ngern的懷裡,「好濕啊。」,August最後的知覺遺留在那混身的血液裡。交握的雙手與幸福的心,原來自己始終都是愛他的,不管是August還是Ngern,不管再怎麼想遺忘,儘管終將置身血珀之中,彼此也不後悔。

這一天裡,他們發生了很多事,但世界依然平靜,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小房間裡的動靜,房間裡一如既往的簡潔,少年打開了房間的門,看到床上靜靜躺著一隻邱比特與一隻小惡魔的吊飾於是大喊「媽,你今天是不是進過我房間!」「你說什麼傻話,今天我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的嗎,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進去的啊,Paint!」,少年將那兩個吊飾掛在窗前的檯燈上,輕輕碰觸的兩隻小手,在夕陽餘暉的照射下,格外的動人。

《要是可以選擇,我願用盡所有力氣,只為與你安穩度過餘生,你說過意念夠強的話,願望就會實現,不是嗎?》—August

Fin.

评论
热度(15)
  1. 钓智的鱼舔根八到天黑 转载了此文字

© 钓智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